“你怎麼那麼愛乾淨?鼻屎有那麼髒嗎?”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蔡玉皺了皺眉什麼也沒有說,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與此同時,蔡玉向其中一個蔡家弟子望去。

這個蔡家弟子微微點了點頭,從人羣中走出來:

“秦巖,聽說你是佈陣高手,我們想領教一下!”

不等秦巖答應,“呼啦”一聲,人羣中走出將近二十個人。

他們將秦巖緊緊圍在中間,並且組成了一個天圖萬宇九絕陣。

其實這二十多個人即便不組成陣法,只是一窩蜂似得跑上來羣毆,秦巖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更何況他們還組成了一個陣法,而且還是天圖萬宇九絕陣。

據秦巖所知,這是一個極爲厲害的陣法,可以滅殺一切天師級別的高手。

“我去!多打一啊!而且還佈陣,這也太不要臉了!”

姚啓靈撇了撇嘴,鄙夷地搖了搖頭。

蔡家人聽到姚啓靈的話,一個個羞愧無比,但是沒有一個人離開,依舊緊緊地圍着秦巖。

“姚啓靈,你不是說過嗎?年輕人的事情你絕不插手!”

蔡玉語氣陰冷地說,目光犀利如刀地看着姚啓靈。

姚啓靈聳了聳肩:“我插手了嗎?你哪隻眼睛看到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姚啓靈話音剛落,天圖萬宇九絕陣就啓動了,一道道靈氣從四面八方向秦巖飈射而去。 秦巖沒有躲閃,左手掐指捏訣,右手緊握槐木劍,嘴裏念動咒語,向東南方向衝去。

剛纔秦巖已經看過了,東南方向是天圖萬宇九絕陣的生門。

“砰!砰!砰!砰!”

一道道靈氣分別打在秦巖的身上,發出刺耳的金鐵交鳴聲。

秦巖安然無恙,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人們再次被驚呆了。

剛纔蔡皖南沒有刺傷秦巖,他們覺得秦巖也許會某種護體道術。

但是秦巖此刻被這麼多靈氣攻擊,卻依舊安然無恙,這就有點駭人聽聞了。

這可是天圖萬宇九絕陣發出的靈氣,不但攻擊力爆棚,就連數量也極多。

“咔嚓”一聲,秦巖一劍斬中其中一個蔡家弟子的胳膊。

他的胳膊應聲而落,手中還攥着桃木劍。

“啊!”蔡家弟子淒厲地慘叫起來,抱住斷掉半截的胳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少了一個人,天圖萬宇九絕陣自然也就被破掉了。

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秦巖居然一劍就破掉了天圖萬宇九絕陣,他們愣怔無比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承讓!”秦巖收起槐木劍,對着坐在主席臺上的蔡玉等人說。

蔡玉臉色陰沉,什麼也沒有說。

姚啓靈哈哈大笑起來,一邊摳鼻孔一邊說:

“不錯啊!居然能擋住天圖萬宇九絕陣的攻擊,真是後生可畏!你說說吧!你修煉的是不是天地輪迴道的護體道術?”

說罷,姚啓靈向秦巖眨了眨眼睛。

聽到姚啓靈的話,秦巖皺起了眉頭,在心中暗想:

天地輪迴道的護體道術?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莫非道家就像佛家那樣也有護體道術?

不過當秦巖看到姚啓靈對着自己眨眼之後,心裏面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姚啓靈肯定知道我帶着護身法器,所以才找了一個藉口,說我學會了天地輪迴道的護體道術。

對敵廝殺可以戴護體法器,畢竟沒有什麼原則可講。

但是切磋道術如果戴護體法器,那就相當於作弊了。

如果這件事情讓蔡玉知道,蔡玉必然不會善罷甘休,甚至要求秦巖爲蔡皖南償命。

與此同時秦巖也明白了,剛纔姚啓靈爲什麼不擔心他被天圖萬宇九絕陣殺掉。

因爲姚啓靈知道他佩戴着護身法器。

爲了配合姚啓靈,秦巖露出驚訝無比的樣子,睜大眼睛看着姚啓靈,不敢置信地問:“你怎麼知道?”

看到秦巖這麼上道,居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姚啓靈十分高興,他裝出高深莫測的樣子說:

“老夫是從一本古典上看到的,據說這護體道術乃是當年天地輪迴道的道主劉若男所創!是也不是?”

看着姚啓靈吹牛的樣子,秦巖特別想笑。

不過秦巖憋住笑,繼續配合姚啓靈:

“這你也知道?沒有錯,我這一身護體道術的確是從天地輪迴道的典籍上學的。只要修煉好了,在同級之中,沒有人能破開我的防禦。”

聽到秦巖這樣說,所有的人都露出了貪婪的目光。

特別是蔡玉,一雙眼睛緊緊地盯着秦巖,恨不能將秦巖解剖了,恨不能現在就學會這種道術。

能防禦同級的攻擊,這就相當於立於不敗之地了,自然會引起別人的貪心。

“不過這種道術不是一般人能修煉的!某些人渣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比說你,還有你!”

秦巖先是指向了蔡玉,然後指向了蔡天騰。

秦岩心裏面十分清楚,他和蔡玉算是撕破了臉,沒有必要再給他留面子。

所以趁機好好的羞辱一下蔡玉,以及蔡玉的走狗蔡天騰。

蔡玉憤怒地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地看着秦巖。

“蔡玉,秦巖說的是事實,你又何必生氣呢!”姚啓靈趁機補了一刀。

“你……”蔡玉被氣得七竅生煙,轉過頭眯起眼睛看着姚啓靈。

姚啓靈根本不怕蔡玉,打斷他的話聳了聳肩撇着嘴說:“這年頭,說實話都不行啊!真是悲哀!”

“好了!既然秦巖會護體道術,我覺得他沒有必要再比賽了。即便比賽,也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秦巖,你趕快走吧!”

姚啓靈擺了擺手,示意秦巖趕快離開。

秦巖也不想待在這個是非之地,向姚啓靈和蔡詢點了點頭,轉過身帶着周小雨和慕容雪菡準備離開。

“等一等! 戀愛技能可以打敗魔王嗎 秦大師,我想和你比試比試!”

一個蔡家弟子站出來,走到秦巖面前,挑釁地看着秦巖。

傻缺!居然還有送死的。

秦巖冷笑起來:“你不怕死嗎?”

“我不和你比道法,我和你比畫畫!”

“畫畫?”

秦巖皺起了眉頭,想不到蔡家人這麼無恥,居然想用偏門和他比高低。

不過秦巖並不怕,雖然他沒有畫過畫,但是他相信他畫的畫絕對比這個蔡家人好。

因爲他是鬼匠傳承人。

“對!畫畫!”蔡家弟子非常肯定地點頭。

“如果我輸了,我就砍下我的右手,因爲我不配畫師這個稱號。如果你輸了,那你就砍下你的右手!”

蔡家弟子叫蔡旭東,道術很一般,只是一個道師,但是他在作畫上的造詣卻無人能及,可以說達到了一流水平。

“難怪敢和我比畫畫,原來是個畫師!”

秦巖冷笑起來,用嘲諷地口吻說。

“秦巖,不要理會他,趕快下山去吧!”姚啓靈擺了擺手,示意秦巖趕快走。

“蔡旭東,你怎麼和蔡玉一樣無恥,用己之所長攻他人所短,這不是耍無賴嗎?”

姚啓靈狠狠地瞪了一眼蔡旭東。

在姚啓靈看來,這種比賽肯定是蔡旭東贏。

秦巖雖然道術很高,也許畫符的造詣也很高,但是畫符畢竟不是作畫,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就像會開轎車的人,不一定會開挖掘機一樣。

“姚啓靈,你不是說過嗎?不參與小輩之間的事情!”蔡玉冷笑起來。

“姚伯伯,剛纔秦巖擊敗了我蔡皖南師兄和其他師兄,不也是用己之所長攻他人所短嗎?”

蔡旭東立即反駁。

姚啓靈被說的啞口無言。

嚴格來說,秦巖剛纔也的確是用己之所長攻他人所短。 “怎麼樣?你不敢嗎?”蔡旭東冷笑起來,眼神輕蔑地看着秦巖,想激怒秦巖答應他的挑戰。

在蔡旭東看來,像秦巖這樣的高手,特別還是年輕高手,那必然是年輕氣盛,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

他們蔡家的蔡皖南和蔡宏宇就是這樣。

但是蔡旭東看錯了人,秦巖是一個很務實的人,雖然也要面子,但是知道孰輕孰重。

其實秦巖原本準備答應,但是他現在改變主意了。

他就是要看看蔡旭東氣急敗壞的樣子。

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我不是不敢,我是不屑。只有你這種傻缺纔會和別人比賽畫畫。”

說罷,秦巖轉過頭向廣場外走去。

幾個蔡家弟子移動腳步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秦巖是我夫人的救命恩人,你們誰敢攔他,就是和我作對!”

許久不說話的蔡詢聲音平靜地說,但是語氣中卻充滿了霸氣。

阻攔秦巖的幾個年輕弟子對視了一眼,又給秦巖讓開了去路。

秦巖擺了擺手,笑眯眯地說:“各位,再見!”

“懦夫!”蔡旭東吐了一口口水。

“懦夫就懦夫吧!反正我沒有中了你的激將法!”秦巖不屑一顧地說。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被秦巖拆穿了計謀,蔡旭東氣得臉色煞白。

就在秦巖走到廣場外圍的時候,他突然停下,轉過頭笑眯眯地說:

“既然我已經拆穿了你的陰謀,我覺得我應該和你繼續比!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我不送你去死說不過去!”

嗯?這小子瘋了吧?

姚啓靈和蔡詢對視了一眼,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去而復返。

蔡玉也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小子爲什麼不按常理出牌?難道他真的會作畫?

蔡家的其他人也愣住了,不可思議地看着秦巖。

“主人,你瘋了嗎?咱們爲什麼不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

“離開了還怎麼找馬嬌?你不要忘了,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找馬嬌!”

秦巖立即給慕容雪菡傳音。

根據秦巖估計,馬家的人極有可能被擄到了蔡家。

因爲有兩條線索都指向了這裏。

首先是假扮馬騰飛和馬夢姍的蔡卓和蔡薇姬。

他們是隱祕世家蔡家的人,他們對馬家的情況瞭若指掌,如果想擄走馬家的人可以說易如反掌。

還有一條線索自然就是姚莎莎了。

當初姚莎莎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果想找馬嬌就跟着她走。

雖然姚莎莎有騙人的嫌疑,但是秦巖覺得這個肯定性很小。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繼續給秦巖傳音:

“主人,可是我怎麼覺得,姚莎莎帶你來,是爲了讓你幫她救姚曼玉?”

“沒有馬嬌做人質,你覺得我會幫姚曼玉治療嗎?”

“可是你不是已經幫姚曼玉治療了嗎?”

“沒有錯!我的確幫姚曼玉治好了鬼疾,但是我又給她種下了鬼蠱,就是防止他們翻臉不認人,同時也爲我能找到馬嬌留下了伏筆!”

聽完秦巖的話,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對秦巖佩服的五體投地。

她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現在居然這麼聰明。

其實這不能怪秦巖,如果他不學的聰明一些,他早就死翹翹了。

就像蔡皖南那種人,臨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蔡玉的棋子。

“你真的要和我比?”蔡旭東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秦巖非常認真地點了點頭。

“哈哈哈!這可是你自找的!”

蔡旭東心中激動無比,想不到秦巖居然真的答應了他的比試。

看着蔡旭東激動的樣子,秦巖不由在心中搖了搖頭:

這個世界上爲什麼有這麼多傻叉,明明自己就要掛斷了,卻覺得別人會被掛掉。

“來人,上桌子,上文房四寶!”

蔡旭東大聲叫起來,樣子張狂無比。

就先讓你囂張一會兒,看我一會怎麼剁掉你的手。

浪漫愛情幸福1號街 秦巖撇了撇嘴,看向了別處。

看到秦巖的樣子,蔡家很多人都冷笑起來:

“這個傻缺居然敢和旭東比作畫,這不是找死嗎?”

“是啊!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可是這個秦巖根本沒有自知之明。他以爲他道術厲害,作畫就一定厲害。真是一個傻缺!”

“咱們就看着他的手被砍下來吧!哈哈哈!”

聽到四周的議論聲,秦巖渾不在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