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站在一旁,突然起手拿下了眼鏡放在一旁,漆黑的眸子眨眼不眨地緊緊盯着薄片的變化,緊握成拳頭的雙手在輕微地顫抖着。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過了許久,終於呆板的機械人聲終於響起:“融合完畢。融合度98%。現在進入生命磁場同步階段,預計花費一週。同步結束後將正式激活啓用。”蘇華耳後乳白色的薄片已然不見,光滑的皮膚上只見一條隱約可見的黑線。

伊恩這才長吁了一口氣,鬆開了緊握的雙拳。他上前幾步探手到蘇華的耳後摸了摸,仔細感覺仍能摸到薄片略硬的質感。把本就好好蓋在蘇華身上的被子掖了掖,伊恩看着蘇華仍舊沉睡的臉龐露出了微笑。

…………

“閣下,卡羅爾博士的通話請求。”寬敞的房間內突然響起好聽但平板的機械女聲。

“接通。”寬大的辦公桌後坐着的男子挺了挺身,用手整理了一下領頭和袖口。

“嘿,尊敬的c國元帥大人,好久不見。”卡羅爾一露面就滿面笑容,一臉熱絡的模樣。

“卡羅爾博士,真是難得啊,你居然會主動找我。”元帥玩味地笑了笑。

“元帥閣下,您知道我的研究就是我的生命,現在您向我展現了新生命的美妙,我怎麼還能不來找您呢。”卡羅爾博士的心情顯然很好,元帥大人明顯的揶揄也被他聽而不聞。

“哦?那份身體檢查報告你看過了,有什麼結論?”元帥也被卡羅爾的興奮感染了,身體前傾,一臉急切的模樣。

“元帥,首先我要確認,你絕對沒有拿一個‘那些人’的樣本來忽悠我對吧?”卡羅爾博士收起了笑容,滿面嚴肅地盯着元帥。

“這點我可以保證,我還沒有蠢到拿自己的國家和民族開玩笑。”元帥也斂起了笑容,同樣嚴肅地回答。

“那我可以告訴你。他!將會是我們的希望!是地球的希望!哦,上帝啊,地球終於有救了。”卡羅爾博士聞言綻開了燦爛的笑容,變得有些癲狂地手舞足蹈起來。

“成功的把握有多少?”在卡羅爾興奮的襯托下,元帥顯得冷靜多了。

“理論的匹配值雖然沒有達到百分之一百,不過有我天才的卡羅爾在,八成以上的把握我還是有的。”

“八成……”元帥沉吟着,半晌之後才說道,“有一個事實我不得不事先提醒你,卡羅爾博士。這個人不是軍人,是我們的戰士在執行任務時偶然發現的平民。並且他也沒有經受過任何訓練。”

“哦,天哪。一個平民,居然是一個平民,這太令我失望了。”卡羅爾的沮喪顯而易見,不過很快他又打起了精神:“不管是什麼人,這都是我這些年來見過最合適的樣本。元帥,我請求你一定要把他交給我,我保證,這將會是一個奇蹟。”

元帥結束了通話,隨即在桌上按了幾個按鈕,很快進來了上次的年輕軍官。

“上次你帶來的那個蘇華,現在接受我的命令,執行a計劃。記住,不許出任何紕漏!”元帥遞給年輕軍官一塊金屬銘牌,“這個是身份驗證,你親自帶他去‘核心’的時候帶着。”

“是,元帥。”年輕軍官接過銘牌,行禮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

蘇華這幾天都早出晚歸,天天泡在實驗室裏,手上的人體地球磁場感應細胞的實驗到了關鍵的階段,已經找到了人體中感應地球磁場的細胞了,接下來就是如何才能讓這些休眠的細胞活過來。即將看見實驗成果的興奮支撐着他,蘇華每天都像超人一般透支着自己的體力。今晚也仍舊在實驗室呆到了深夜,這才整理好數據,設置好實驗儀器的自動裝置,換下實驗服,走出了公司大門。

走到大街上,蘇華深深地吸了口氣,一月的天氣還很是陰冷,冷冽的空氣進到肺裏,讓人頓時頭腦清醒,之前在實驗室窩了一天的疲憊一掃而空。蘇華裹緊了身上的大衣,把雙手□衣袋,信步在街道上慢慢地走着。

雖然時間還不是很晚,對於一直號稱不夜城的城市來說,現在正是夜晚的狂歡剛開始的時刻,可是這條街上卻幾乎看不見人影,連半空中漂浮的飛車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幾輛。

現在的交通已經很是發達,幾乎不用出地面,就可以從各個建築物的地下只通城市地下交通網絡,地面上也大多行駛的是浮在半空的飛車,地面街道已經幾乎成了擺設,可是蘇華卻很喜歡走在地面街道的感覺。每次在夜晚獨自一人走在空曠的地面上,一邊感受着夜風的寒冷,一邊想着回到家裏能感受的溫暖,心情就會變得十分地好。

可是今晚蘇華卻發現他似乎享受不到這份獨霸整個街道的樂趣了,從他出了公司門開始,就有個黑衣男子一直跟在他後面慢慢地走着。

蘇華皺了皺眉頭,終於在經過一個路燈時轉身停住,揚起脖子冷冷地發問:“請問閣下何人,一直跟着我有何貴幹?”

“蘇華,23歲,孤兒,父母不詳,畢業於f大生物技術專業,工作於翔宇生物科學技術有限公司……”來人慢慢地說着,從陰影中慢慢走到路燈的光芒照射下。

“你究竟是誰?”蘇華打斷了他的話,仔細打量着來人。來人年紀不大、身量很高,明顯的特徵只有一頭略微卷曲的褐色頭髮。身穿一件黑色經典款的大衣,雙手隨意地插在口袋裏,一步一步的走路姿勢背挺腰直,很是英挺。

“我?我是一個將會給你帶來不同命運的人。” 唐宋總算知道郁可詩為什麼胸這麼平了,經脈堵塞等病因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挑食!

不是一般的挑,不吃肉,不吃青菜,太軟的也不吃,太硬的也不吃。一盆菜下來,就吃了兩口。米飯也是,就挑其中比較白的米粒吃,其他只要看不慣的,都不吃!

看著細心地郁可詩,唐宋額頭冷汗直冒,低聲道:「怪不得你平胸,不多吃點,哪有營養長胸?那是脂肪!」

郁可詩俏臉微紅,翻著白眼:「你管我,反正我餓不死。等下回去,我還吃零食呢。」

這就是現代女生的生活習慣?太悲慘了!

猶豫了一下,唐宋忽然起身坐到她旁邊,嚇得郁可詩本能往裡邊挪:「幹嘛?」

「張嘴!」唐宋冷冷的瞪眼,筷子挑起一團米飯,「快點,要不然我從你的鼻子塞進去。」

兇惡的樣子,讓郁可詩頗為害怕。咬了咬嘴唇,面頰火紅的微微張開小嘴。

唐宋將筷子慢慢遞過去,輕柔的把米飯送到她嘴裡,然後嚴肅道:「吃下去,不許吐!」

強勢的樣子,讓郁可詩不敢反駁。閉上嘴慢慢咀嚼,然後拉長脖子咽下去,心頭小鹿卻撲通直跳得厲害。

他竟然,親自給自己喂飯……

唐宋可不管她想什麼,繼續挑起一團米飯送過去。郁可詩顯得有些羞澀,耳朵發紅的張嘴繼續吃。忽然發現,也不是那麼難吃。

吃了兩口,唐宋又挑了一些菜塞進去。郁可詩剛想反抗,唐宋就兇惡瞪眼,讓她不得不吞下去。

活脫脫就是在喂小孩,就差沒有先幫她咀嚼了。郁可詩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味道,就感覺自己的臉頰發燙得厲害,心臟都快蹦出來了。

等她吃了好幾口,唐宋才起身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以後,多吃點。別信他們什麼減肥,你不胖。你需要營養,尤其是開始治療之後,更需要營養。」

「嗯……嗯!」郁可詩微微點頭,感覺自己全身都在發燙,耳朵快要榨出油了。

很霸道,可是這種霸道,讓她很是著迷……

唐宋可不是開玩笑,這都還沒開始治療就不吃,以後經常吃中藥更加沒胃口。她的身體可經受不住這樣的挑食,必須得多吃才能長胸!

正準備低下頭吃飯,快餐店門口忽然傳來叫喊:「老闆,一份荷包飯,加個鴨腿!」

是個老人的聲音,唐宋猛地回頭。門口那人也發現了唐宋,頓時停下腳步。

空氣安靜半秒,老頭轉身就跑。唐宋啪的將筷子放下,轉身跟著跑出去,大聲喊著:「你先回去……董雲清,別跑!」

就說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竟然是這老傢伙!

董雲清哪裡敢停下,弓著腰飛奔出去。因為是在一條小巷子,而且正好是飯點,人來人往的。董雲清不停的把前邊的人推開,或者往後拉。

唐宋在後邊窮追不捨,兩人看起來就像是在拍抓賊電視劇,相當精彩。

這老傢伙相當聰明,總是往人多的地方鑽,還順手把人家的電動車推翻擋在後邊。

一時間,小巷子裡邊各種罵娘的聲音。唐宋可沒心思理會,好不容易碰到這傢伙,可不能放過。上次讓他跑了,還以為很久才能找到,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

跑出小巷,外邊是寬廣的馬路。董雲清拼盡了吃奶的力氣往前飛奔,唐宋緊跟在後邊。

到底是年輕,再加上有功力支撐,很快唐宋就追到董雲清身後了,罵道:「老傢伙,你再跑,我打死你!」

董雲清哪裡敢回頭,咬著牙繼續賣命往前沖,就跟逃命似的。唐宋衝上去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董雲清立即轉身轟出拳頭。

啪!

打掉他的拳頭,唐宋順勢翻轉到他身後,將他的手臂往後轉,擒拿按下。

董雲清被迫彎腰,氣喘吁吁的嚷嚷:「臭小子輕點,散架啦!」

「知道散架還跑。」唐宋狠狠抽了一下他的腦袋,一點尊重都沒有,「老傢伙,跑得挺快啊。跑啊,我讓你跑。」

董雲清沒有掙扎,喘息了好一會,苦笑道:「行行,不跑了,我認了。」

唐宋這才鬆手讓他起來,上下打量才發現,這老頭又換了模樣,明顯是易容了。雖然還是看得到原來的輪廓,可要是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好在他是率先聽到聲音,如果是先看到容貌,還真有可能被他糊弄過去……

叉著腰喘息了一會,董雲清喘著氣靠在路燈上:「碰上你,我到了八輩子大霉。方家那死丫頭,怎麼就跟你這小子攤上關係。」

唐宋撇嘴:「老頭,你倒是挺賊,上次讓你坑一回,這次想都別想。」

「不坑了,哎喲累死我。」董雲清擺著手,「回去吃飯,餓死我了。哎喲我這老骨頭,哎喲喲。」

「裝,接著裝!」唐宋鄙視翻白眼,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這老頭有武功?雖然不強,可一般精壯男子絕對干不過他。

跟著董雲清往回走,唐宋忍不住問道:「上次為什麼跑?」

「因為有些話不能說。」董雲清斜著眼,「有些事,知道了對你,對她甚至對整個方家都沒好處。」

「別跟我來這套。」唐宋不屑冷哼,「告訴我關於她媽媽的一切,其他與你無關。」

「哎,你這年輕人怎麼就不聽話。」董雲清尤為鬱悶的嘆息,哪裡還有之前的威嚴,分明就是個老頑童,「告訴你又能怎樣,你又不可能讓她活過來。再說了,你泡妞也不至於用這個做交換啊。得得得,讓我吃點飯,都告訴你。」

唐宋可不放心,緊跟在他身旁。這老傢伙認識自己的師父,身份肯定沒那麼簡單。

忽然,董雲清停下來,滿是無奈的側頭嘆息:「你又何必呢,對你們真沒好處。她的背後,有一個非常龐大的秘密,大到你無法想象。大到,這座城市容不下。一旦爆發出來,會被居心叵測之人是利用,很可能會引起國家大麻煩。」

將婿 這麼嚴重?

唐宋半信半疑的凝視:「你認識我師父?」

「當年他來過方家,有幸見過一次。」董雲清很隨意的回答,「她媽媽的背後……老婆!」

忽然驚呼,還沒等唐宋來得及反應,這老混蛋竟然將旁邊路過的一個大媽拉過來,順勢往唐宋懷裡推,自己卻跑了…… 卧槽!

唐宋猛地推開懷裡的大媽,剛要追上去,那大媽倒下的時候竟然順勢抱住他的小腿,大聲驚呼:「哎呀,撞到老人啦!」

臉色瞬間發黑,唐宋不得不低下頭,這才發現地上的大媽滿臉老年斑,長得不是一般的丑。死死的抱住唐宋的小腿,順勢往地上一趟,還顯得很痛苦的叫起來:「哎喲,我的腰被撞斷了,賠錢,賠錢。」

抬頭看到董雲清已經消失在拐角,唐宋真的很想把這老太婆踢開。不過他也知道,這會兒是追不上了。這老頭跑得非常快,天生就是跑路的。

鬱悶的吐了口氣,唐宋低頭嫌棄道:「行啦,我是醫生,要不要我帶你去醫院檢查檢查?」

大媽一怔,還是抓著他的小腿嚷嚷:「醫生了不起啊,醫生就可以撞倒老人啊。哎喲我的腿斷了,我的腰也斷了,哎喲喲……」

叫得相當虛假,讓唐宋一臉的黑線:「大媽,你確定要這樣嗎?」

抬頭看他那毫不畏懼的樣子,大媽倒是機靈,忽然鬆開他的小腿扭曲一下身子,一副驚奇的樣子:「咿,好像不疼了。哎呀小夥子,你真是神醫啊。」

說完屁顛屁顛爬起來,咧著嘴轉身就走。

唐宋雙眸一凜,猛地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冷哼:「你跟他是一夥的?」

「啊,不是!」大媽被捏得疼痛,臉色霎時發白的驚叫,「我不認識他,他給了我兩百塊錢,讓我跟你碰瓷的。暗號就是,他叫我『老婆』。」

尼瑪!

唐宋差點沒罵娘,意思是董雲清是故意出現在這裡?

這死老頭幾個意思,故意來這裡露個面,跟自己透露了一點莫名其妙的消息,然後就跑了?

皺眉凝望了一會,確認大媽沒撒謊,唐宋才鬆手。大媽屁都不敢放,跑進了人群。

董雲清到底要幹什麼,為什麼要安排這一出?方怡的媽媽背後,到底牽扯到什麼?

沒等多想,手機響起。唐宋不得不壓下困惑,翻出手機,是學校打過來的。一邊接通,唐宋一邊朝著學校方向走。

不出所料,是周流陽的媽媽過來了。出了這樣的大事,人又在這座城市,想不來都不行……

回到學校,學生們還在午睡,校園尤為安靜。

周流陽跟一個中年婦女在校醫院門口等著,他媽媽看起來也有點肥胖,長得也一般。不過從衣著跟氣質可以看得出,應該不是很缺錢。至少,算得上是個女強人。

上前打了招呼,唐宋才開門讓他們進去。一進屋,周媽媽迫不及待問道:「周流陽他到底得了什麼病?」

唐宋一怔,見到周流陽心虛的低頭,立即明白過來。抿著微笑:「周流陽,你先回去睡覺吧,有什麼事我會去找你。」

周媽媽更是錯愕,就打電話來說,兒子要跳樓被救下來,然後又說兒子有病,而且很嚴重。到底什麼情況,她現在還雲里霧裡的。

等周流陽離開,唐宋才沖著周媽媽苦笑:「他,陽脫。就是,自我安慰太多,導致失去了男性能力。」

「啊?!」周媽媽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站起來,「這,他,我……」

真是無話可說,沒想到兒子竟然是這樣的人!

唐宋嘆了口氣,繼續道:「陽脫,其實就是腎虧陽痿最嚴重的一種表現。好在,他還年輕,還有救。當然,如果你覺得我不可信,你可以讓他去男性科看看。」

反應過來,周媽媽緊張的坐下:「那,要怎麼治?只要能治好,不管多少錢我都願意。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可不能廢了。」

輕抿著微笑,唐宋耐心解釋:「具體多少錢我暫時不敢確定,不過你放心,估計也就幾萬塊,只是時間比較長。最重要的是,你得督促他,不能再讓他放縱。」

「嗯嗯,肯定的,這混小子竟然……」周媽媽鬆了口氣,還真是哭笑不得,「我就說這段時間他的身體怎麼浮腫得這麼厲害,黑眼圈還那麼重……哎,也怪我,平常工作忙,周末也沒時間他……咳咳!」

說著忽然捂著胸口咳嗽,臉色顯得有些發白。

唐宋頗為皺眉,這才仔細審視對面這個女人。臉色略顯發黃,兩眼略微空洞,舌苔發白……

等她咳嗽完,唐宋低聲道:「要不,我給你把把脈?」

周媽媽也沒在意,伸手過去,笑道:「現在用中醫把脈的好像不多。我這是老毛病了,經常胸悶,之前做過手術,沒什麼大礙。」

確實,她的肺部有過創傷,做過手術,胸悶是後遺症。好在,不算太嚴重……

正準備放手,唐宋猛地想到什麼,忽然牢牢按住周媽媽的手腕。周媽媽一驚,不明所以的問道:「怎麼了?」

唐宋沒有回答,眉頭緊鎖的仔細把脈。好一會,忽然抬頭死死的盯著周媽媽,眼神極為犀利。

周媽媽被看得有些發毛,心虛的擠出笑容:「唐醫生,你這……我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我上個月,才剛體檢……」

「他不是親生的,對嗎?」唐宋冷不丁打斷,雙眸寒光更是閃爍。

這話一出,周媽媽大驚失色,慌張的把手縮回去:「唐醫生,你,你說什麼?」

唐宋冷冷的盯著她:「你沒有生育能力,我可以非常肯定,你沒有愛人。」

本來唐宋只是覺得她肺部有問題,沒想到一把脈才發現,她失了一脈,還是女人最重要的一脈!

她應該很年輕就沒了生育能力,而且一直都沒跟任何男人親近。一來是身體問題,二來估計她也比較冷淡……

「你……你胡說什麼。」周媽媽臉色發白,滿是心虛的往後退,「你胡說八道,我……我不能把兒子交給你治療。」

唐宋豁然站起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他發現,會怎麼想?!」

周媽媽剛想轉身離開,聽到這話忽然停下來,臉色更是發白。

這反應,更是讓唐宋斷定,周流陽跟她毫無血緣關係,很有可能是買來的……

身子微微顫抖,周媽媽轉過頭來,臉色顯得有些蒼白,低聲哀求:「你別跟他說,我求你了。你要多少錢,我給你……」 蘇華並沒有被對方故作神祕的說法擾亂心神,他警惕地打量着對方。來人在說完那句話之後卻很紳士地略微彎了彎腰,繼續開口說道:“請容許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魏嚴,律屬國家安全局。這次來找您,是希望能得到你的幫助。能否借一步說話。”

蘇華看了看四周,並不想和這個男子多做糾纏。這裏四周雖然很安靜,可這畢竟是大路,說不定會有人經過。可還沒等蘇華開口,魏嚴就強勢地上前半強迫地拉着蘇華向前。魏嚴的氣力很大,手像鉗子一樣嵌入蘇華的手臂上,蘇華完全無法掙脫。

“兩位的咖啡,請慢用。”咖啡店的店員面帶微笑把蘇華和魏嚴的咖啡放下,轉身離開。

“我的時間不多,請長話短說。我不認爲我能幫到你們什麼。”蘇華沒有去動店員放在面前的咖啡,這個咖啡廳是魏嚴強拉他過來的,這個路段這個時刻,店裏居然空無一人,這種種反常讓蘇華越加小心。

“蘇華先生,首先我對之前我的部下不小心誤傷了您,害你住院三天一事深表歉意。”魏嚴並沒有直接道出來意,而是先低下頭道歉。

“原來是你們。我本來就覺得事情有些奇怪。”蘇華眯了眯眼,“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也並不打算追究。你現在來找我,難道說那次誤傷有什麼後遺症?”

魏嚴察覺到蘇華的刻意轉移話題,不過他並沒有繼續追問,拿起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小口,稱讚:“真不錯,沒想到隨便一家路邊的咖啡店也能有如此的味道。”直到看到蘇華隱約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這才放下杯子,說道:“沒有後遺症,這點我可以保證。只是我們在替你做全面檢查的時候,發現你很適合執行我們的一個任務,所以冒昧來請你幫忙。”

“任務?與我有關嗎?”蘇華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我可以有拒絕的權利嗎?我可不想被你們拉去做什麼間諜。”

“蘇華先生,這個任務不但與你我有關,甚至與全人類都有關係,而你,是適合這個任務的唯一人選。希望你能慎重考慮。”

“如果你不願意明說任務的內容,我想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我拒絕!我不希望我的人生與你們這些複雜的間諜反間諜有任何的聯繫。”蘇華說完就起身準備離開。

“蘇華先生,我想我必須很遺憾地告訴你,在這件事情上,你沒有選擇的權利。”蘇華只聽見身後傳來魏嚴這樣冷冰冰的一句,感到腰上一痛,整個人就沒了力氣。魏嚴快速站起身扶住蘇華,讓蘇華軟綿綿地靠在他的身上。

蘇華想開口,卻發現說不出任何話,只能眼睜睜地被魏嚴扶着,靠在他身上被他向外拖着走去。經過櫃檯的時候蘇華瞪大了眼睛想要向店員求助,可是店員卻只回了他一個不明意味的微笑。

大虞奇俠傳 蘇華有些慌亂,他小看了魏嚴的能力和決心,居然在大庭廣衆之下使用麻醉劑,身體越來越無力,連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他努力想要睜大眼睛,眼前的一切卻越來越模糊,終於慢慢地失去了知覺。

與此同時,離此不遠的一棟公寓樓八樓的房間裏,伊恩關上了面前的光幕。最近調查的事情沒有什麼進展,世紀光棍節那天,附近的急救中心並沒有什麼當街昏迷的案例。伊恩的心裏劃過一絲不安,蘇華究竟遭遇了什麼,這種未知的不安令伊恩有些心慌,下意識地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蘇華怎麼還未回來,平時再晚這時候也該到家了。

伊恩的坐立不安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日出,一夜未眠的伊恩紅着眼睛靠坐在桌旁。蘇華昨夜又是一夜未歸,凌晨時分就忍不住打電話去研究所裏問過了,蘇華昨晚就離開了。這樣的情形是第二次了,可這次伊恩的心裏卻更加發慌,總覺得似乎要再也見不到蘇華似的。

伊恩幾次三番地按出手腕的光幕,又關上了它。終於,伊恩用力地按下了通訊按鈕,似乎是想借這個動作下定什麼決心一般。在光幕彈出之後,伊恩急忙說道:“帕迪,替我查查這個人的下落。”隨即將一直藏在手腕光腦中的蘇華資料發送了過去。光幕中的男子聞言露出了詫異的表情,卻什麼都沒問,直接鞠躬一禮:“是。”

伊恩看着窗外已然明媚的陽光,臉上卻是一片濃厚的陰霾。

…………

蘇華再次醒來的時候有一瞬間的恍惚,他看着這完全陌生的房間和擺設,不知身在何處,直到耳邊傳來一聲陌生卻又熟悉的聲音。

“你醒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