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沒懷疑兩人認識,主要是林羽一身樸素,實在看不出什麼厲害的地方,再說了,他這種身份的人,有身份的人他誰不認識?而這個林羽他表示沒見過。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謝婷婷迴應:“我哪裏幫了?只不過這一次是我們謝家舉辦的交易會,我不想讓來的人有不滿意的地方。”

“嗯,婷婷,你想的真周到。”

“那我們進去吧。”

“走吧。”

………………

林羽這一次還是第一次一次性見到這麼多修真者,只見這個露天的廣場上,正三五成羣聚集着海內外的武者,這些武者高談闊論,相互交流修道經驗,讓從沒有和修真者打過交道的林羽一下子開闊了很大的眼界。

餘青光作爲這裏的老江湖,自然認識不少同道,所以和衆人一個個熱情的打着招呼。

一個身形健碩的男子迎了過來指着林羽問:“老餘,這位是你的新徒弟麼?”

餘青光連忙擺手說:“你可別胡說,這位是林羽前輩。”

“林羽?”男子朝林羽點點頭,我有一個羣,裏面有一個前輩叫林羽子,你們只差一個字啊,哈哈哈……不過那位前輩實力通天,可是很厲害的。

林羽:“……”

林羽內心是比較無語的,原來大家是一個羣裏的啊。

於是問道:“朋友你叫什麼?”

男子說:“我叫凌風。”

林羽想起來,以前羣裏似乎確實有一個叫凌風的冒過泡,還一直嚷嚷着讓藥老前輩發紅包啥的,敢情是他啊。

不過林羽沒怎麼和他說話,因爲怕暴露自己就是林羽子的事實。

“凌風他年紀比我小,可是已經是道靈境巔峯的高手了。”餘青光豔羨的說。

他辛辛苦苦修煉到現在,也只是道靈境中層,年齡比凌風卻高出了五歲,也難怪餘青光羨慕。

林羽點點頭,通過藥王心經他也能覺察到這個凌風氣息悠長,日後再度晉升也不是沒有可能。

凌風打趣道:“誒,說什麼呢,我也就是一般,你餘青光的七傷拳才厲害呢。。”

餘青光搖搖頭,“我這可不是亂說,你的實力我們都知道。”

凌風苦笑一聲,索性也不回了,然後看着林羽問:“這位兄弟面生的很,哪裏來的?”

“東海市來的。”

“呀,東海市來的啊。”凌風很驚訝。

“你這一驚一乍的幹嘛?”餘青光問。

“是這樣的,你們沒聽說嗎?東海市出了一個叫白狐郎君的大人物,一舉統一了地下黑道,更是把前陣子風頭正盛的洪熙給滅了。”凌風一臉神往的說:“那個洪熙聽說可是通仙境的大人物啊,居然就這麼被殺了。”

“真的假的?這消息我怎麼不知道?”餘青光驚訝問。

話題吸引了周圍人過來,一個老者說:“當然真的了,事實上,我見過那位白狐郎君。”

“見過!”林羽很震驚的看着他,心想:你特麼的不是在吹牛吧?我怎麼不記得你?

老者點點頭,“白狐郎君身高兩米多,提體型健壯,眼如銅鈴,鷹鉤鼻,大厚脣……”

林羽摸了摸自己臉,問:“你說的真的假的,怎麼描繪的好像是一個怪物。”

“哼,你懂什麼,那位大人可是白狐郎君。”老者不屑的看了一眼林羽,再看了看林羽胸口處的小白狐,嗤笑鄙夷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一出什麼大人物就跟風學他們的樣子,要學也學像樣一點嘛,比如這白狐,白狐郎君身邊的白狐,長有兩米多,長得猶如花豹,你這長得跟花貓似的,呵呵,可笑之極。”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可笑之極?

林羽神色怪異,自己的事蹟貌似傳的有些離譜。

這時候一個女子走過來說:“你說的不對,我聽說那白狐郎君明顯是個黑人,是北美洲而來,那小狐狸也不是狐狸,而是他的靈寵,妖虎。”

我擦,我變成了黑人!

林羽問:“怎麼你們的版本不一樣?”

“哼,沒辦法啊,當時白狐郎君和那裏的人說了,不允許他們傳出他的名字和容貌,所以這麼一傳,各種版本都有。”女子搖頭嘆息。

“是啊,搞得現在不少年輕人都跟風起來,隨身都帶着一隻靈寵。”老者說道。

林羽四周瞅了一圈,直接笑了,尼瑪的,果然,好幾個年輕人或牽着小狗或抱着小貓的,威風凜凜的在四處閒逛,只差在自己臉上寫上“我是白狐郎君”這六個字了。 看到這些,林羽表示很無語啊。

自己居然變成了偶像,呵呵,這感覺也不錯嘛。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也不用擔心暴露真實身份了。

林羽始終認爲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修真是爲了從霓裳的手下活下來,順便裝比發財,這才這麼拼命,否則的話早就躲在溫柔鄉里泡妞然後賺錢去了,用得着這麼打打殺殺嗎?

就在這幾人在爭執白狐郎君到底是黑人還是長得像怪物的人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林羽看了一下,發現是謝婷婷的信息。

謝婷婷:對不起哦,剛剛那是我未婚夫。

林羽:看樣子你明明不喜歡他啊,爲什麼在一起?

林羽很氣憤的質問,沒辦法,他已經把謝婷婷當成了自己人,怎麼能容其他人染指?

這一刻,林羽突然覺得若是擁有強橫的力量那也不錯,分分鐘讓所有人臣服。

謝婷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林羽:……

謝婷婷:我未婚夫是白家的人,勢力很大,剛剛爲了保護你所以沒和你相認,他是個記仇的人,齜牙必報,若是發現我和你認識,並且不清不楚的,一定會報復你的。

林羽那個感動啊,沒想到謝婷婷是爲了保護他,所以假裝和他不認識。

謝婷婷:先說這麼多吧,以後再聊。

林羽:你真的要嫁給他嗎?你明明不喜歡他。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謝婷婷:沒辦法,這是我的宿命,還記得我當初纏着你要練功嗎?其實,我就是爲了擺脫這種宿命,可是沒用,來不及了……

林羽還要發信息,這時候只見前方走過來一羣人,所過之處大部分人都讓開一條道路。

“這些人是誰?”林羽好奇問。

“中間那人是我謝家少主,謝文兵。”謝巧巧複雜的看着前方,這些人可都是天之驕子啊,尋常他們就是想要見都是見不到的。

謝文兵對着場下說:“歡迎諸位參加我謝家舉辦的交流會,此次舉報交流會,和以往一樣,目的是廣交各路好友,同時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互相交流武道心得,有什麼需要的也可以四處看看,這裏的場地均爲免費,大家若是需要售賣東西,隨地擺攤即可。”

一陣掌聲響了起來,這時候,在謝文兵身旁的一些人果斷開始佔據了此地最好的位置,這些人都是大家族人士,所以也沒啥跟身邊的一些散修客氣的,直接開始售賣丹藥以及藥材。

還別說,這種大家族出來的丹藥格外受追捧,基本上過去買賣的人很多,哪怕是很低階的丹藥,這些人也趨之若附。

林羽身邊的衆多散修搖頭輕嘆,豔羨的說:“哎,我們比不得那些家族人士哦,只能自己擺攤賺點零花錢了。”

“你就知足吧,三年前我在這裏賺了不少呢。”

由於這裏的修真者和小仙界沒有交流,所以丹藥奇缺,哪怕是藥王宗,事實上也只能滿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和藥老那種層次的完全沒有可比性。

林羽想到自己也有挺多丹藥的,雖然之前他爲了晉級,把補充靈氣的丹藥基本上揮霍完了,但是還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丹藥啊。

比如什麼美顏丹,淬體丹,療傷丹,這些丹藥雖然不是主流的那種靈氣丹,但是越是偏門的丹藥越珍貴,因爲煉製的人少!

所以林羽直接脫下衣服,往地上一放。

謝巧巧瞪大了眼睛,說道:“小羽,你不會也要擺攤賣藥?”

“你有賣藥許可證沒?”陳虹問:“別賣假藥啊?”

這兩個女生還是第一次接觸修真者世界呢,所以完全就是小白。

林羽好笑說:“你們倆就在旁邊看着好了。”

餘青光是知道林羽身上丹藥不小的,可是在看到林羽拿出的數十隻瓶瓶罐罐之後就傻眼了,土豪啊,出門帶這麼多丹藥,尼瑪的!

想到這裏,餘青光眼中寒芒爆閃。

這麼多丹藥引起了很多散修的注意,一個老者走了過來,不屑說:“一個散修居然有這麼多丹藥,該不會想糊弄人騙錢吧?”

“應該不會吧,依我看他也是個煉藥師,只不過這裏的丹藥都是失敗品,失敗品嘛,便宜點也就賣了。”一個有着絡腮鬍子的人說。

“那萬一吃了出事怎麼辦?”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唄。”

周圍圍了一大羣人,硬是沒人買,倒是有不少人覺察出這丹香確實不一般,不像是假貨。

見時機差不多了,林羽說:“大家若是不放心,大可拿我丹藥一試,若是假的,分文不收。”

見林羽都這麼說了,之前的老者說:“我看你這裏有一瓶療傷丹,我早年受過暗傷,卻一直沒高級的療傷丹處理暗傷,你有高級一點的療傷丹嗎?”

“這裏有一枚二級療傷丹。”林羽倒出一顆。

老者剛剛入手,便是身軀一顫,震驚喊:“這是二級療傷丹,還是……上品的!”

大唐醫王 “什麼……”沒人會懷疑這個老者的話,這老者大家都認識,叫黃和聰,是一個經驗老道的修真者了,他說的話不會有錯。

因此這一刻,周圍的人都震驚的看着老者手中丹藥,然後炙熱的看着林羽面前的一大堆的丹藥。

要不是在這裏謝家明令禁止爭鬥,不少人恐怕直接出手搶奪了。

“小夥子,這療傷丹正好能治療我的傷勢,需要多少錢?”說着,老者從身上的空間飾物中掏出一大疊美金,說道:“錢不是問題。”

林羽笑着搖搖頭,“錢我不缺,事實上,此次過來,我是來交換藥材來的。誰有齊心草,連玉花,我這些可以等價賣了。”

“這……”

老者遲疑了,因爲林羽所說的這兩種藥材他幾乎聞所未聞,如何能有?

其實想想也是,這裏的人若是有這麼珍貴的藥材,早就想辦法往外賣了,因爲他們根本不會煉製啊。

見老者沒藥材,林羽拿過丹藥,說道:“諸位沒有這些丹藥的話回去找找吧。”

老者沉吟了一下,說道:“你說的藥材我沒有,不過其它珍貴的我有一些,要不你看看唄?”

說着掏出一個玉瓶,然後拿出一朵鮮豔花朵,這一刻,林羽體內一陣悸動,霓裳傳音道:“要了它!” 尼瑪的,差點被你給嚇死!

林羽把霓裳都曹翻了,嘴上卻是不留痕跡的問道:“這是什麼?”

“呵呵,這叫仙氣草,時時刻刻散發着靈氣,在這靈氣睏乏之地,隨身放在身邊能夠隨時吸收裏面的靈氣。”黃和聰解釋。

這一下子,周圍人都鬧翻了。

其它不用看,光聽這功能就牛逼了啊。

想想看和人對戰,大家都靈氣枯竭沒有丹藥,但是擁有着仙氣草的人等於無時無刻吸收着靈氣,而且在平時修煉的時候,有這仙氣草能省多少丹藥?

就是林羽,此刻也炙熱的看着仙氣草。

不過,他也不是笨蛋,如此珍貴的仙草,這個老傢伙怎麼會這麼容易交出來。

所以他並沒有作的很緊張的樣子,只是微微點頭,說道:“嗯,聽起來不錯,不過對我來說效果不大。”

“嗯?小子,你不知道這仙氣草意味着什麼吧?”

林羽說:“我當然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不缺靈氣丹,所以這仙氣草對我來說可有可無。”

“你就缺齊心草,連玉花?”

林羽點頭,“這兩樣對我來說至關重要。”

周圍人一聽,連忙圍上了黃和聰,“老人家,多少錢我買了。”

“我來買,我有療傷丹,也是兩品的。”一個人肉疼的說。

“我出兩顆。”

周圍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着,林羽那個鬱悶啊,這些修真者也太不道德了吧,竟然來我這搶生意。

正欲尋思着多花點價格吃點虧把這小玩意買下來的時候,黃和聰卻是含笑說:“不必了,我感覺我和這年輕人有緣,所以我想聽聽小兄弟的想法,若是小兄弟實在不願意買,那便罷了。”

霍,老好人啊,就等着他林羽買。

林羽內心一陣激動,畢竟這年頭這麼好的人可不多了。

只是,當看到黃和聰那笑眯眯的眼神之後,林羽總是覺得,這老頭面相不是很好。

不過林羽也不管那麼多了,於是說:“那好,我要了,你出個價吧。”

“你這裏丹藥的一半,我全要了。”老者說。

“行!”林羽幾乎毫不猶豫的說,對方這麼客氣,自己要是再還價什麼的,就顯得自己小氣了。

見交易完成,周圍人全都豔羨的看着林羽,而這個黃和聰很快消失在人羣,走的時候,卻是看了林羽一眼,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林羽初入修真人士之中,哪裏知道這修真者比凡人更加的陰險險惡,他還以爲遇到老好人呢。

然後把仙氣草收好,果然發現身旁時時刻刻有靈氣涌入身體。

果然是好東西啊。

這時候這裏的事就是連遠處幾大家族和一些強大勢力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

胸口彆着一個“藥”字的幾個人圍了過來,這些人自然是藥王宗的人,爲首的是這次領頭長老賀文一,他拿起林羽的一瓶丹藥聞了聞,震驚說:“三品的養神丹。”

養神丹,晉級的時候能夠靜心養神,極爲難得。

所以很多人聽了養神更加炙熱了,看着林羽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

“朋友,這些丹藥都是你自己煉製的麼?”另一旁走出一個手拿摺扇的年輕男子,穿着西裝打着領帶。

謝巧巧連忙給林羽輕語解釋,“這人是秦南市孫家少主,孫無忌。”

林羽點頭,然後迴應:“是我自己煉製的。”

當然說自己煉製的了,總不能說是上官仙兒那種小女生那裏騙來的吧?

這一說,衆人看着林羽的目光不一樣了。

不遠處,唐悅震驚的看着林羽,說道:“施老,這個白狐郎君居然來到這裏來了?”

“是啊,而且關鍵是他還是個煉藥師。”

兩人震驚非常,唐悅突然心中一動,“施老,你說以他的煉丹能力,能不能給爺爺治病?”

“這……很暗,就是連藥王宗那些人出馬也治不好,這小子就更不用說了。”施老直接否決。

唐悅眼神一黯,卻是不信邪的說:“待會試試問他。”

“不過剛剛你也看到了,這小子可不接受錢財之物。”施老說。

“施老,我記得爺爺的藥鋪中以前收到過一株價值連城的藥材,好像就是連玉花?”

施老面色一變,急聲說:“你可小聲一點,老爺子說過了,連玉花是等你晉升仙品的時候用的,價值連城,就是在仙界也是屬於買不到的東西,要是被人聽到,我們家族恐怕會招來殺身之禍。”

總裁,愛情你買不起 唐悅不以爲然說:“我們唐家勢力強大,誰人敢惹?”

“呵呵,大小姐,這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可不要小看其他人,就比如這林羽,若是你沒見過他的話,怎麼知道他就是最近江湖中傳聞的白狐郎君呢?”

“嗯,不過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問問這個年輕人,爲了爺爺,就是賭上連玉花也要試試。”

“這可是你以後……”

“爺爺死了,我要這種東西何用?”唐悅悵然說。

場中,在聽到林羽說這些東西都是他煉製的之後,所有人目光不一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