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歐陽琪琪彷彿沒有聽到一般,滿臉驚恐地看着戰場,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將要來臨。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郝仁,歐陽琪琪擁有天眼,你去問問她到底怎麼了?”

龍傲天皺着眉頭看着歐陽琪琪一眼,對着郝仁說道。

郝仁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剛想要過去。

可就在這時,戰場上的一名御鬼師突然間慘叫一聲,渾身皸裂出一條條裂縫。

血液噴濺,一道道紅色的毛髮從他的傷口和眼耳口鼻中竄出,將他包裹成一個“蛹”。

在他身邊的幾人大驚,連忙後退,但緊接着他們也慘叫醫生,和那名御鬼師變成了同樣的模樣,而且不僅是它們,就連之前被人妖王下了降頭的御鬼師們也沒有逃過厄運。

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突然和迅捷了,當衆人反應過來時,戰場上已經完全被紅色的毛髮鋪滿,而且那些紅色毛髮開始向着戰場四周擴散開來。

“出現了,它們出現了!”歐陽琪琪驚叫一聲,喊道:“跑啊!快跑啊!我們都會被殺死的!”

說完,歐陽琪琪轉生就要逃跑。

身旁的郝大寶一把抓住了歐陽琪琪,怒道:“琪琪,你這是怎麼了?快點醒醒啊!”

一道烏光竄到了郝大寶身邊,是郝仁。

“讓開!”郝仁爆喝一聲,郝大寶連忙讓開。

郝仁口中唸唸有詞,雙手不斷以一種玄奧的手法點在歐陽琪琪的身上。

“九龍尋魂!”

郝大寶看到郝仁的手法,倒吸一口氣,他知道這是郝家從不外傳的魂術,專門醫治魂魄受損的生靈。

只是郝大寶萬萬想不到郝仁竟然會用到歐陽琪琪身上,因爲歐陽琪琪一直和他在一起,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啊!

郝大寶在胡思亂想,而歐陽琪琪在郝仁神奇的指法下渾身顫抖,眉心處漸漸浮現出第三隻眼睛,同時眼中也漸漸恢復了清明。

“琪琪,你沒事吧?”郝大寶連忙問到。

歐陽琪琪眼神迷茫的看着四周,微微搖頭。

郝仁皺眉,連忙道:“你前面看到了什麼?快點告訴我!”

此刻戰場上的那些紅色毛髮纏繞的“蛹”中慢慢出現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花苞,同時那些紅色毛髮如同浪濤般已經迫近了他們。

龍傲天幾人聯合其他的御鬼師形成五彩屏障,將那些毛髮抵擋,但即使是這樣,依然還是有不少的御鬼師被那些毛髮纏住,變成一個個“蛹”。

“快跑,快跑!那是彼岸花,彼岸花要開了!”

歐陽琪琪聽到郝仁的話,臉色大變,驚恐地喊道。

“琪琪,你說什麼?那些紅色毛髮竟然是花?”郝大寶愕然地說道。

不過郝仁聽到後,臉色大變,衝着四周大聲吼道:“撤,全體撤退,不要留在這裏,快點離開這裏。”

郝仁的模樣嚇了郝大寶一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親這麼的慌張。

正當他想詢問郝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不由轉頭望去,看到最先變成“蛹”的御鬼師頭上,一朵火紅色,妖冶的花朵慢慢綻放開來。 東方娛樂城內,秦穆然的出現,讓上官雷闕感到一陣心安。

「秦兄,你終於來了,這個叫亞爾維斯的客人,已經連贏了二十餘把,還想繼續玩……」

上官雷闕低聲言道。

秦穆然目光淡然,打量了一眼亞爾維斯,嘴角一揚,露出几絲笑意。

「啊呦,高手啊!」

「我好久沒有遇到高手了,讓我陪他玩兒幾把。」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徑直走到du桌前坐下,翹起二郎腿,並愜意點上了一根香煙。

亞爾維斯眉頭一挑,臉上浮現出几絲不屑的笑意。

「先生,你是……」

亞爾維斯笑道。

「來砸我的場子,難道還不認識我秦穆然嗎?」

秦穆然回道。

他心裡很清楚,亞爾維斯的出現絕非巧合,他和布朗家族一起來,用意很明顯,就是通過自己的du術,想要整垮東方娛樂城。

亞爾維斯神情一愣,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他沒有想到秦穆然說話會這麼直截了當。

「秦會長,我是客人,不過來玩幾把牌而已,沒有別的意思,你誤會了。」

亞爾維斯笑道。

秦穆然輕彈幾下煙灰,也回之一笑。

「好了,既然你這麼想玩兒,那我陪你玩幾一把,如何?」

秦穆然笑道。

「當然可以,只要你們還有錢,我不介意奉陪到底。」

亞爾維斯自信說道。

他來東方娛樂城的目的,就是想要挖空東方娛樂城的資金,只要對手敢下注,他求之不得。

「啊呦,奉陪到底?說話比我都狂啊!」

「小夥子,哥哥欣賞你,哈哈……」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亞爾維斯冷冷一笑,狂是需要實力的,作為西方世界的小du王,他自詡在du桌上,不懼怕任何對手。

「秦會長,我這人喜歡玩大的,不管玩什麼,這把我下五億的du注。」

亞爾維斯言罷,將五億的籌碼,直接推了出去。

四周一片驚愕,都還沒有決定玩什麼,亞爾維斯居然就已經下注了,而且一下就是五億,果然是大手筆。

秦穆然眉頭一挑。

「五億,不行。」

秦穆然淡然言道。

「怎麼?秦會長是玩不起嗎?」

亞爾維斯嘲諷道。

「呵呵……我是覺得五億太少,湊個整,我下十億的注。」

秦穆然笑道。

整個會場內,所有人都發出一陣唏噓聲,就連上官雷闕和李伯,都驚愕的下巴快要掉了下來。

現在整個東方娛樂城賬目上,恐怕都未必有這麼多現錢。

李伯走到秦穆然身後,低聲言道:「秦會長,咱們恐怕沒有這麼多現錢啊!」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狡猾的笑意。

「老頭兒,你怎麼這麼實誠,這家東方娛樂城是咱們自己開的,沒有十億的現錢,難道還沒有十億的籌碼嗎?」

秦穆然低聲笑道。

李伯眉頭一皺,內心一陣哇靠加曹尼瑪。

空手套白狼,這尼瑪還要點兒B臉嗎?

「秦會長,那咱們要是輸了,拿什麼給人家?」

李伯擔心說道。

「放心,我秦穆然的字典裡面,從來沒有過輸字。」

秦穆然笑道。

李伯退下,隨即擺出十億籌碼,當然,也僅僅只是籌碼而已,對於不能套現的籌碼,跟遊戲幣沒什麼區別。

亞爾維斯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不怕秦穆然跟自己玩的大,因為他感覺自己沒有理由會輸。

亞爾維斯朝巴爾瑞看了一眼,巴爾瑞立刻著人購買三億籌碼。

小小一張du桌上,此刻堆積了雙方二十億的籌碼,這種場面,相當震撼。

「秦會長,咱們玩點兒什麼?紙牌,骰子,麻將……任你選,玩什麼你決定。」

亞爾維斯得意說道。

對於他一個從小在du場長大的du王而言,無論秦穆然玩什麼,他都有著必勝的把握。

「啊呦,玩什麼我決定?」

「哈哈……你說的這些,我都感覺沒意思,不如咱們玩點兒刺激的怎麼樣?」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神情一愣,目光中掠過几絲驚愕。

刺激的?

輸掉了幾個億,難道這還不刺激嗎?

「呵呵……秦會長,你覺得玩什麼比較刺激呢?」

亞爾維斯冷聲笑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嘴角揚起一絲冷冷的笑意。

「你聽說過一種遊戲,叫俄羅斯輪盤du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咱們就玩兒這個遊戲怎麼樣?」

秦穆然笑道。

話音落下,整個會場內,立刻陷入一片驚愕當中。

俄羅斯輪盤du。

就是將一顆子彈放在一把左輪手槍內,遊戲雙方輪流拿槍朝自己頭部開槍,直到觸發子彈為止。

這種遊戲,簡直就是玩命,因為最後總會死一個人。

亞爾維斯眉頭緊皺,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即便他是西方世界的小du王,但這種du命的遊戲,他實在了解太少。

「秦會長,這個遊戲有點兒血腥,不如咱們還是玩點兒別的?畢竟,安全第一……」

亞爾維斯氣虛說道,額頭已經驚出一層密汗。

秦穆然不禁冷冷一笑。

「啊呦,亞爾維斯先生,我沒記錯的話,你可是小du王,而且今晚已經靠著運氣連贏了二十餘把,怎麼現在害怕了嗎?」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臉色難堪,雖然自己是du王,但逢du必贏,歸根到底靠的還是千術。

du術即千術。

這個道理他自然明白,畢竟,運氣這東西,比鬼還不靠譜。

但俄羅斯輪盤這個遊戲,任你千術再高,又能如何?

亞爾維斯面色森冷,一言不發,甚至內心暗罵,這尼瑪就是個瘋子,畢竟,也只有瘋子才會玩這種無腦遊戲。

「秦會長,不如咱們換個別的,我可以讓你三張牌……」

亞爾維斯言道。

秦穆然冷冷一笑,雙眼目光中露出几絲鄙夷的眼神。

「讓我三張牌?」

「不需要,我這裡又不是菜市場,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嗎?」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面色為難,餘光看了眼坐在一旁的巴爾瑞,他甚至有些後悔來踢秦穆然的場子。

這時候,巴爾瑞起身,徑直走到亞爾維斯身後。

「亞爾維斯先生,這可是除掉這個東方人的絕佳機會,我相信你的運氣。」

巴爾瑞言道。

亞爾維斯目光冷冷看了一眼巴爾瑞,心裡一陣奔騰不息。

哇靠!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特碼怎麼不自己來陪姓秦的玩兒!

六跡之夢魘宮 秦穆然悠然坐在du桌前,手裡夾著的一根香煙,已經燃燒殆盡,目光冷冷放在亞爾維斯身上。

「亞爾維斯先生,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秦穆然笑道。

話音落下,服務生將一個托盤放在du桌上,托盤上放著一把大口徑左輪手槍,一顆子彈。

亞爾維斯看了一眼那把左輪手槍。

哇靠!

這麼大口徑,一看就是改過的,輸掉的一方,絕對整個腦袋都會被打的稀碎。 火紅色的花慢慢打開,鋸齒長絲狀的花絲輕輕舒展,如同一位慵懶的美人剛剛醒來。

它獨特的體香瀰漫在空間,讓所有人心曠神怡,臉上掛滿癡癡呆呆的表情望着它,不願移動自己的視線。

而且這並不是結束,當“蛹”上的第一朵花開出來後,周圍地上的紅色“毛髮”慢慢的凝結着一個個花苞,緩緩綻放。

不一會兒,地上鋪滿了一層火紅,一朵朵彼岸花接連綻放,形成一片火紅的花海,遮蔽了之前血跡斑斑的土地,讓人根本想象不到不久前這裏還是戰場。

“彼岸花,生死之花,但凡見到者,如墮地獄!”

郝仁臉色灰敗,怔怔的望着眼前的景象,顫聲說道。

郝大寶原本震驚與眼前的景象,但是聽到郝仁的聲音清醒了過來。

他剛想說些什麼,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人羣中跑了出來。

“熊家的人?”

郝大寶一愣,認出了對方是御鬼盟中的長老之一,其本身實力深不可測,但卻不明白對方要做什麼。

“呵呵,我是御鬼盟的盟主,你們都是我的奴隸?跪下,都跪下!”

熊家長老一邊向着花海中跑去,一邊狂笑着。

衆人從癡迷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好啊!原來熊家一直心懷叵測,貪圖盟主之位!”

“熊家長老是白癡麼?竟然將這種話在大廳廣衆之下說了出來!”

一些御鬼師們出聲咒罵,指責熊家人,場面變得混亂不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