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的,這小鬼砸,還挺強的嘛~」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安慕西撇撇嘴,有些失望。

她都已經準備好隨時發對織田越一動技能了~

如果他敢趁人之危攻擊龍道一的話,然而他沒有。

「孫兒!接劍!」

主席台上,龍老爺子伸手將一炳劍丟了過來。

龍道一伸手接過,臉上一陣激動。

低頭看著手中算起來平淡無奇,卻很古樸的長劍,輕輕撫摸,隨後抓住劍柄,緩緩抽出。

擂台上,冷光乍現!

帝少橫刀奪愛:搶來的小甜妻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 「嗯?好劍!龍桑,敢問這柄劍可有名字么?」

龍道一右手持劍,左手探出中食二指,在劍身滑過,信心大張的同時,眼眸中也是靈光閃現,隨之抬頭,一字一頓的回答道:

「七、星、龍、淵!」 “沒有!”簡思驚叫一聲,手牢牢的抓住蓋在身上的被子,表情十分痛苦,“我就是簡思,我沒被控制住意識……我沒騙你們……”

我皺了眉頭,“簡思,我不想和你兜圈子,你的肚子……你的肚子上有一團黑氣,這個你怎麼解釋?”

“我……我……”簡思欲言又止,低頭沉默了許久,似乎才克服了心理障礙,娓娓道來,“我只是看到一個黑影鑽進我的小腹……當時也沒有什麼異樣,我以爲什麼的。”

“那你爲什麼不早說呢?非要太白大人逼問。”我問她,心裏依舊保持警覺。

她聲淚俱下,樣子好不可憐,“我不敢說……我怕你們看不起我。我……肚子裏是不是裝了狗,是不是?我懷了狗胎……對不對……蘇芒,我不該說你懷陰胎,真是……報應……”

我看着簡思憔悴傷心的樣子,卻找不到任何話安慰她。

我給了太白大人一個眼神,希望它的鳥嘴能安慰安慰簡思。

太白大人大概是我這輩子見過最聰明的鳥兒了,它跳到了簡思肩頭,說道:“你也別怕,你肚子裏的還是人胎,只是狗煞躲進人胎,逃避房間裏的佛法而已。有我太白大人在,你不會有事的。讓小連知道自己有兒子了,肯定要高興死了。”

這話說的信誓旦旦,讓人不安心都難。

可簡思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彷彿是一瞬間變得蒼白沒有血色,“不……不能讓他知道我懷孕了,連君宸要是知道我懷孕了,我就死定了。”

恩?

花邊女王 連君宸是個變態嗎?

知道自己的女人懷孕了,還要殺自己的女人。

我下意識就是這麼想的,沒想到這時候門被人擰開了。

連君宸依舊是一臉淡漠的站在門口,但眼中實在難掩那絲對簡思的擔憂。那個剛纔從簡思房間裏出去的傭人低頭說道:“夫人就是這個情況,臉上長出了絨毛,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去看看吧。”

“知道了!”他回答的淡淡的,卻將一個穿着暗紅舊袈裟的光頭僧人請進來,恭敬的說道:“拙荊自昨夜狗煞包圍府上,就得了怪病,煩勞方丈幫忙診脈看看。”

我看連君宸現在的樣子不像是裝的,他雖然曾經當着我和凌翊的面兇過簡思。但是現在看上去,好像是十分的關心簡思。

他第一時間坐到了簡思的牀邊,給簡思倒了一杯水,遞到簡思手上,“早晨不該對你發脾氣,思思,是我錯怪你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被狗煞傷害。”

簡思看到連君宸臉上的溫柔而又平淡的表情之後,整個脣瓣都是顫抖的,她握住水杯,“宸,我……我這樣是不是特別醜。”

“在我眼裏,你是最美的。”連君宸淡淡說着,卻讓人感覺到了無限的甜蜜和柔情。

這讓我對這個凌翊口中的“臭蟲”改觀許多,他並不是表面上的那種刻板冷漠的人。他也有自己關心,自己想要照顧的人,私底下對人也有無線的溫柔和照顧。

看簡思和連君宸你儂我儂,我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擡首就看向別的地方。

視線稍一轉移,就看到門口的站着的那個僧人。

門口站的老僧身材精瘦,膚色偏黑,臉上的皺紋如同刀割一樣的深。

手中拿着的是一串深紅色的念珠,瞧着應該是檀木所制。腿上沒穿褲子,寬大的袈裟下露出一雙同樣乾瘦的小腿肚子,和一雙沒穿鞋子的光腳。

一雙眼睛久經風霜,帶着歲月洗禮的蒼老,卻極爲的明亮銳利。

那般感覺彷彿是看破了世間萬物,而且有着能夠洞悉一切的睿智。

這人倒是一副苦行僧的打扮,和現在寺廟裏不出去運動,身材白胖的酒肉和尚完全不同。一甩衣袖,也不端着高僧的架子,單掌立在脣邊,對牀上的簡思說了一句:“夫人,貧僧失禮了,可否請夫人伸出手,讓貧僧診脈。”

簡思一聽說要診脈,整張臉又霎時間變得慘白。

她的表情凝固住了,身子靠在牀頭,僵硬的不說話。

僧人已經是站在了簡思的身邊,他單手豎起,鞠了個躬也未強求,只道了一聲:“阿彌陀佛。”

“思思,聽話,讓大師給你看看。”連君宸溫柔起來的時候也是一塌糊塗啊,他將散亂在簡思額前的亂髮撩起,輕輕的將她的手從被窩裏拿出來,“別緊張,我在你身邊陪着你的。”

簡思的手明顯手縮了一下,很不情願讓那個高僧摸脈。

我估摸着她是害怕高僧摸出她有喜脈來,讓連君宸發現了她懷孕這個祕密。可我看連君宸很喜歡孩子啊,他對一個南宮家養的小鬼都會那麼溫柔,毫不顧忌它身上的血摟在懷裏,一臉的寵愛。

況且剛纔對待簡思又是那樣伉儷情深,想想簡思要是有了孩子,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不過……

這是別人家的家事,我不想多管閒事,也就沒有說話。看着那個高僧卑微的躬下自己極度消瘦的身子,給簡思診脈。

高僧診脈的時候,表情十分嚴肅,房間裏也是一片安靜。

簡思卻好像遇到了什麼十分害怕的事情,她的脣都因爲情緒的變化變得青紫青紫的,另一隻手不可控制的抓緊了被子。

我覺着那被子,都要給簡思長長的手指甲生生抓破了。

連君宸在另一邊握住了她的手,又用手帕擦了擦簡思額頭上的,“思思,別緊張,高僧精通佛法。有他在,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的。”

“恭喜連先生。”高僧毫不掩飾臉上的喜悅,將身子站直了,輕輕的又鞠了一個躬,“尊夫人懷孕了,腹中胎兒一月有餘……”

高僧道出簡思有孕之時,簡思手上的水杯就被她給抖的打翻在被子上。杯子裏的水一下子就將被褥給浸溼了,門口的傭人慌里慌張的進門,先用紙巾將水先吸乾,又慌里慌張的收起簡思身上的被子。

簡思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小臉煞白之下呆呆的坐着,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被子屎了。

“懷孕?”連君宸臉上的表情真是比調色盤還要精彩,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的。但是很快,又被他往日裏常見的平淡所替代。

他淡漠着臉色,緩緩的又坐回牀邊,眉頭卻是不由自主的皺起來了,“大師您會不會是搞錯了?”

“呃。”那個高僧明顯是對連君宸的反應愣了一下,他大概是和我一樣,都不理解居然有人做了父親會不高興。

反倒還要問他,是不是搞錯了。

高僧猶豫了一下,說道:“貧僧乃是平庸之輩,這個……這個並不能完全保證尊夫人的情況。若連先生心存疑慮,可去醫院就診,畢竟民間之術在科學麪前都是些旁門左道。”

“旁門左道?如果大師算旁門左道,那麼三山五嶽的那些山門也不必開下去了。大師是高人,大師說的話,在下深信不疑。”連君宸直接肯定了那高僧的實力,又問道:“那大師可知道,我夫人的臉,又是怎麼回事?”

“這……”高僧眼中閃過一絲憂色,他沉凝了片刻,才說道,“昨夜有狗煞偷走了鎮宅的鈴鐺,破了宅中擋煞的風水。好在鈴鐺被人半夜裏還回來,宅中才得以恢復的寧靜。貧僧感覺到,夫人腹中的胎兒,似乎……似乎被狗煞糾纏了。那狗煞應當是在宅中風水被迫之時,偷偷混入宅中的狗煞所爲。”

這個高僧的說話,和太白大人的判斷幾乎是如出一轍。他們兩個的說法,都說是連家風水大破的時候,被偷跑進來的狗煞,糾纏住了腹中的胎兒。

想來真實的情況,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恩。”連君宸沒有多說,只是點了點頭。

目光稍微一凜,似乎極度冷酷的看着簡思,簡思整個人都害怕的蜷縮在了一起。她低着頭再也不敢擡頭去看連君宸臉上的表情,好像是犯了極大錯誤一樣的恐慌這。

我看簡思這種躲着連君宸樣子,腦子裏突然有了一種瘋狂的想法,該不會是簡思肚子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連君宸的吧?

如果連君宸這段時間根本沒碰過她!

那麼這個孩子是不是他的,就一目瞭然了。

可簡思應該是沒有那麼大的膽子纔對,她和簡家的所有榮耀,都靠着和連君宸的婚姻關係維繫。一旦被發現懷了別人的孩子,連君宸戴了綠帽子,肯定會惱羞成怒,剝奪簡家和簡思所有的榮耀。

不不不……

我這個腦洞開的太大,也太可怕了,我怎麼能這麼想呢?

一定有什麼其他的隱情,是我沒有想到的,總之真相絕非是我腦洞大開,胡思亂想的那樣。

重生種田生活 我連忙安慰自己。

平靜了心態以後,纔去和那個高僧交談,“大師有辦法將狗煞引出來嗎?我怕如果不及時引出來,狗煞身上的陰氣,會影響她腹中的孩子。”

有些話我不方便明說,可是看到簡思因爲肚子裏進了狗煞,整張臉就跟得了多毛症一樣長滿了毛。我只怕狗煞在她肚子裏呆久了,那肚子裏的小傢伙臨盆了。

生下來,要是……

要是也和簡思一樣,是臉上個長滿毛的小怪物,那連君宸不還得更崩潰。

像這種被精怪附身,所產生的副作用,我雖然沒親眼見過。可是類似的民間傳說,我可沒少聽過,我只是有這方面的擔憂而已。

“這位是……”高僧大概是見了我眼生,臉上的表情有些迷茫。

連君宸介紹說:“這是我的弟媳蘇芒,陰派傳人。”

“難怪身上會有北斗玄魚呢,貧僧還以爲是自己老了,眼花看錯了。”那高僧實在是眼尖,連我口袋裏揣着北斗玄魚都能看見。

我伸手摸了摸口袋裏觸手冰涼的北斗玄魚,忍不住撓頭,“大師真的好厲害,連我……連我帶着北斗玄魚都知道。”

高僧笑起來相當慈祥,溫和的讓子讓人覺得很親切,“這都是雕蟲小技,北斗玄魚有降低火氣的功效,你身上火氣很弱,所以貧僧也就是斗膽隨口亂猜的。昨夜,是你將鎮宅的銅鈴找到,並且歸還到原位的吧?”

“是……”我很想說是凌翊,可是一想到凌翊的特殊身份。

我怕這些光着腦袋的和尚注意到他,也就厚着臉皮沒有否認,紅着臉將頭低了下來。

“哎,狗煞不引出來,的確會影響腹中的胎兒,嚴重了還會導致產婦誕下狗胎的。貧僧還未想到辦法,需要和幾位師兄師弟們商議一下。”高僧倒不像是完全沒有法子的樣子,臉上是一副不確定的表情。

我想着,大概是對自己的法子不是那麼肯定,纔會想去和其他和尚商議。

連君宸和方纔進門時關心簡思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他淡淡的說:“方丈和其他幾位高僧,能想出辦法便是最好,若想不出來,也無妨。簡思這般……也是咎由自取,大不了隨她去了。”

那高僧大概也是這輩子沒見過變臉變的這麼快的人,方纔還對簡思照顧的無微不至,這會子突然就是不能救就拉倒的樣子。

他愣了一愣,急忙站起身,“阿彌陀佛,那貧僧就不打擾夫人休息了。”

“我送方丈下樓。”連君宸冷漠的掃了一眼牀上怕得要死的簡思,將那老僧送出去了,然後說了些讚許的場面話,“大師真是神通廣大,連家以後的安全,可都仰仗大師了。”

那高僧也不居功,“貧僧有愧,夫人的病,尚未有眉目。怎當得起連先生如此稱讚,慚愧慚愧。”

兩個人一起下去之後,傭人在房裏收拾地上凌的東西。

她臉色慘白,動作都有點不利索了,大概是剛纔被高僧說的什麼狗煞給嚇到了,估計此刻是硬着頭皮在打掃衛生簡思突然就抓住我的手,把我往牀邊上拉。

我一屁股坐下了,她才慌張的說道:“怎麼辦……怎麼辦……蘇芒,我該怎麼辦?我懷孕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他一定會殺了我的。”

“不會的……那是他的骨肉,他不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的。”

我都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了,如果這個孩子不是連君宸的。

那連君宸要殺你,我可真不知道有什麼立場去阻止連君宸的行爲。太白大人一向都是喜歡看熱鬧的,它跳到溼漉漉的被子上,說道:“該不會……是你肚子裏的孩子,不是小連的吧?否則,你這個女人怕什麼怕?”

這話話音剛落,我就感覺身後氣壓不對,變得特別特別冷。

就聽連君宸冷淡的聲音在耳邊幽幽的響起,“你們先出去,我有些話,想和簡思單獨談談。” 「納尼!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七星龍淵么…搜噶~龍桑,今天和你切磋,又能見識到傳說中的七星龍淵,真是……榮幸之至啊~」

織田越一說著,嚴肅認真的像龍道一鞠了一躬,以示尊敬~

別看龍道一表面還算淡定,其實他心裡也是慌的一筆~

為毛?七星龍淵是爺爺的佩劍,是龍氏一族傳承上千年的寶貝,只有歷代家主才有資格佩戴。

而龍家的家主,並不一定是爺爺傳父親,父親傳兒子~

而是在直系和旁系子弟中公開選拔~

不光要有武力值,還要有足夠服眾的能力。

這樣才能得到所有族人的認可,從而獲得家族所有成員的支持,擁有家族資源的支配權。

當然,就目前而言,毫無疑問,龍道一是龍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人,木有之一。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必然是下一任家主無疑,因此,老爺子才把七星龍淵交給他使用。

可以說,七星龍淵,就是龍家的象徵。

龍道一從小就無數次心心念念的想偷出這把劍玩耍,可沒有一次成功。不僅如此,被老爺子發現之後,總要打幾下屁股呵斥一番。

如今這把劍就被他握在手中,叫他如何能不激動?

感受著劍柄傳遞來的絲絲涼意,他感受到一股莫大的豪氣和自信,彷彿面前就算是一座山嶽,他都可以揮手間將其劈開。

戰鬥,再次開始~

雙方化作殘影,在擂台上四處騰挪,殘影之外,還被各自兵器的鴻光包裹著,就如同兩個光球在碰撞。

其間,摻雜著金鳴之聲,火花四濺~

本來,龍道一是有些吃力的,因為在速度上,織田越一是比他略勝一籌的。

然而,龐大的自信和勇氣,還有手中的七星龍淵,不經意間讓他的實力超常發揮。

開始還有些吃力的他,竟然越打越是順手~

其實,就連他都沒有察覺,體內和平鴿殘存的能量,正伴隨著他一招一式的輸出,遊走在他周身的經脈之中。

「納尼~這個年輕人,天賦太可怕了!必須要抹殺掉!不然的話,假以時日,一定會成為帝國的大威脅!」

織田越一越打越是心驚,他哪裡敢信這世上存在什麼和平鴿,洗髓鴿啥的~

只能將這一切歸根於龍道一與生俱來的武道天賦。

一念至此,織田越一便走了決定。

他的身影變得更加飄忽,速度大漲,捉摸不定。

「……!」

龍道一目光一凝,已然被一股危機感籠罩全身,一瞬間,全身肌膚都汗毛倒豎,背後冷汗涔涔,如墜冰窟。

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每次有這種感覺出現,就意味著他致命危機。

這正是這種威力感知力,才讓他活到現在。

目光飛速掃視一周,擂台上,再也看不見對手織田越一的身影。

「不好!」

一念至此,龍道一下意識的弓步提劍,雙手平舉,將手中的七星龍淵橫在頭頂上方,擺出格擋的姿態。

「叮~」

「砰……」

「咔嚓~」

他才剛做好防禦,織田越一的身影就已經從天空落下,更先到的,是他手裡的雷切。

雷切劈在七星龍淵的中部,發出一聲輕吟,隨即,龍道一承受不住衝擊,左腿的膝蓋直接跪在擂台上,將擂台表層厚重的實木都給壓裂了。

「特喵……的!」

安慕西看到這裡直接一拍桌子,站起了身,下意識做出挽袖子的動作。

「咳……」

龍道一隻感覺一陣胸悶,隨即一口鮮血噴出,舒暢許多,同時餘光瞥見猛然起身的安慕西,趕在她衝出來之前,伸手阻止了她。

意思很明顯,就是不要她衝動,不要她幫忙。

因為他感覺自己尚且還有再戰之力。

男人嘛,大都好面兒,何況,他真的還沒到絕望的地步。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