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咔嚓……」

……

又是一陣的狂轟濫炸,剛站起身的再次被劈到了大坑裡,墨九狸罵娘的心都有了,這絕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

又是三十六道雷劫落下,加上之前的已經是七十二道雷劫了,這一次雷劫落下,墨九狸回過神來,也不起來了,她算是明白了,只要劫雲不散,她起來也是挨劈,於是直接在心裡跟小鳳說了聲,讓帝溟寒別擔心,墨九狸就動了動,方便自己呼吸,直接坐在了大坑裡面,反正到處一片漆黑,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她坐在裡面……

劫雲裡面的小傢伙,都以為下面的墨九狸是不是被劈死了,本來好奇想看看這麼奇葩的人到底是誰,但是看到帝溟寒和小鳳在周圍,心思下算了,許久雷劫也沒落下,小傢伙兒就準備駕著劫雲離去了……

誰知道它心念動了一下,劫雲沒動……

小傢伙無語,再次下達命令,劫雲依舊沒動……

小傢伙怒了,該死的,今天到底是見了什麼鬼啊!雷劫它控制不了,現在連座駕劫雲也敢不聽它的話了么?陣是氣死它了……

小傢伙一咬牙,再次命令劫雲,結果依舊毫無反應,這一次小傢伙傻眼了……

莫非是……

想到這裡小傢伙忍不住抖了抖,默默的給坑裡的墨九狸點上一排蠟,真心希望最後還能看到下面的人是誰……

就這樣,劫雲在天上,墨九狸在坑裡,一直又等了近半個時辰,雷劫終於緩緩落下,這一次雷劫落下的速度,十分的溫和,一道接著一道,而不是像之前那樣跟下雨似的……

九道雷劫緩慢的落下后,劫雲直接飄走了,劫雲裡面的小傢伙想看一眼坑裡是誰的心愿,再次落空了……

看到劫雲離開,帝溟寒急忙來到大坑邊,直接縱身跳了下去,將下面渾身漆黑的墨九狸,小心翼翼的抱在懷裡,回到上面,然後墨九狸心念一動,帶著帝溟寒和小鳳,一起回到了空間裡面……

墨九狸看了眼還抱著自己的帝溟寒,眨了眨眼睛說道:「放我下來,我去洗洗,不然把你衣服都弄髒了!」

「我不在意,你沒事嗎?」帝溟寒緊張的問道,天知道看著她一個人承受八十一道雷劫,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時候,他心裡多難受,恨不得撲過去,替她承受那些雷劫。

墨九狸感覺到帝溟寒的緊張,和他眼底濃濃的心疼,心裡微暖,對著帝溟寒露出幾顆小白牙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沒事,真的,我保證,真的沒事!」 越是靠近福二娃的家中的路途,整個陰氣也就變得更爲濃烈了許多,這陰司的勾魂使者也不清楚是來了過少,看這個節奏,怕是數量頗多。

莫非這福二娃僱傭了這些勾魂使者不成,福二娃這些日子做的事情也都難以讓人理解,根本看不出他到底向着誰的,表面上對我也挺好,結果去擄走了雯雯,整個虛鏡裏發生的事情,我總覺得也沒那麼簡單。

最可能性的應該是福二娃和黑市的有什麼勾結。

黑市就是周文王一手控制的,也就是變相的,他就是周武王的一夥的。

塗靈走了幾步,赫然停了下來,一臉深沉的模樣轉過身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隔了許久極其小聲的說,“我和雯雯的事情,謝謝你。”

我愣了愣,這塗靈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反而覺得有些震驚,還有點莫名其妙。

塗靈繼續說,“其實我對雯雯姐,只不過是好面子,不願意承認當年是我對她有誤會,也不想低三下四的說對不起,不過因爲這次的事情,我和雯雯直接似乎沒有以前的隔閡了。”

塗靈一向對雯雯不禮貌,都是源於千年前的事情,時間過了這麼久,塗靈早已經對陰長生沒有當年的情感,如今的塗靈一心一意心裏只有江離一人,要說恩恩怨怨都放下了,只不過這孩子心高氣傲的,不願意放下身段和好,所以總是做出一副將雯雯排斥在外的樣子。

卻因爲雯雯陷入困境的事情出手相救,兩個人也就順其自然的沒有之前的隔閡,倒也是一種收穫吧。

不過對於我而言,這一次能把雯雯從困境中救出來,沒什麼比這個更重要了,雖然雯雯想起了這一切時候後,手撕婚書要和我一刀兩斷,我心裏雖然苦不堪言,卻也不能說什麼,我尊重雯雯的選擇,也會理解她。

塗靈好奇的看了我一眼,“陳蕭,你咋了,突然眼眶這麼紅,昨晚沒睡好?”

我尷尬的看着塗靈,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這個人不太會撒謊,一撒謊容易結結巴巴的,很容易被人看出來。

塗靈見我不說話,似乎也猜到了,連忙說,“這陰長生畢竟和塗嬰之前的關係,比你和雯雯複雜的多了,有些事情只有他們自個清楚,既然事情到了這裏,也不能強求,雯雯命中註定是跟着陰長生的。”

我點點頭,強顏歡笑的說,“恩,我曉得,只是突然之間有些不適應。”

塗靈此刻一本正經的看着我說,“陳蕭,你覺得江離會喜歡我嗎?說實

話,我也很糾結,雖然我鐵打了心一定會跟在江離身邊的,可是他似乎永遠都保持着一個模樣,對我冷冰冰的。”

我思索了一下,這江離的性子我也摸不準,只好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塗靈嘆了口氣,我們倆個人的氣氛也顯得莫名可憐兮兮,塗靈滿腦子裏想着江離的冰山臉,而我滿腦子裏都是雯雯手撕婚書的場面。

極其低落的情緒,一路順着陰邪之氣,走了過去。

走了一段路口,赫然來到了福二娃的家院子外面,此時此刻,天空的顏色都變的黯淡了許多,這勾魂使者全部集聚到這裏,只怕過不了多久城隍廟那邊一定會發現的。

這福二娃定然是在找死,這要是驚動了陰司的人,單憑他的實力,只有被人整的。

剛朝着屋子走進去,在門口的時候,就赫然看到一排排的勾魂使者,挺直着身子站在院子的中間,一排挨着一排,排列有序,每個人手中都握着勾魂鐵鏈,看上去氣勢雄偉。

此時福二娃正站在他們的中間,氣勢凌然的看着這些勾魂使者,開口說,“三界之外的虛鏡,對於大家都不陌生,我曾買下虛鏡中的一個密室,卻被人破壞,早聞你們勾魂使者擅長勾魂之術,他們破壞我的密室,使得我的屍體受損,這個帳我必定會找他們算!”

我心裏一沉,這福二娃肯定是對我們有敵意了,因爲我們闖進虛鏡的時候,找到了用十二金線封鎖的密室,福二娃把雯雯藏在了那裏,可能進去的時候沒注意碰到了什麼,導致他的身體被損,一旦他再次死亡,沒有肉身的保護,就魂不附體,成了一個遊魂。

想到這裏我不禁有些擔心,他召集了這麼多的勾魂使者,怕是沒那麼簡單。

此時福二娃一臉陰沉的對着他們說,“現在開始,你們把村子裏所有的適齡男子的魂魄全部給我勾走,然後將身體奪回我這裏。”

我愣了愣,這福二娃的野心也太過於兇猛,竟然想動村子裏的人,這福二娃是鬼迷心竅了吧!

有些人,執念太深,越執着,導致事情變得越不能控制,這大概的就是太認真導致的。

我不知道福二娃這種是不是壞人,他不過也是爲了自己,但是爲了自己去用別人的命來換,我認爲就是一種壞人。

我心裏很是失落,雖然我曾經無數次的在心裏原諒了福二娃,我認爲他不過是個可憐人,因爲算命家族的落魄,他們不能再算命看相,導致他不得不踩着陰陽兩界來掙陰錢,隨

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生命危險。

我一直同情他,覺得他可憐。

然而我卻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爲了自己活命,要犧牲村子裏的無辜百姓,這樣的霸道陰邪念頭,簡直比陰山將軍還要可怕。

“什麼人!”福二娃很是警惕的朝着我們看來。

他眼神微眯,似乎對於我們的出現,略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不屑。

我本來還擔心他會不會有危險,顯然是我想多,看這個樣子,福二娃眼神裏充滿了殺氣,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一樣。

這些勾魂使者齊刷刷的朝着我看來,滿眼裏都是充滿了殺氣,此時此刻,我被這些攻擊性的眼眸已經全然包圍,塗靈一臉無畏的模樣看着福二娃說,“看來是我們自作多情了,本以爲你會有危險,沒想到,是想來對付我們的。”

福二娃眼神微微一愣,又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你們是白癡嗎?我福二娃豈是這麼容易就受傷的人,我本來想放過你們多次,我也曾經把你們當朋友,可你們去毫不留情面的毀我身體,這個帳,我要跟你們算個清楚。”

我再次回想之前福二娃熱心的帶着我們去全真七子那裏,也多次帶着我去黑市,他總是熱心的很,看不出來是個藏着這麼多祕密的人,沒想到,是因爲沒有觸碰到他的底線,一旦觸碰,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他竟然連勾魂使者都召集了一個部隊的數量,顯然是下足了功夫。

我立即說,“福二娃,我當你是哥們,有些話我一直沒說,可你先擄走我媳婦的事情,這該怎麼了?”

福二娃冷冷的笑了笑,“她平安無事,我只不過是請她來虛鏡做客一會,怎麼就叫擄走?陳蕭,你說話的用詞怕是不太恰當吧!”

塗靈原本還沒打算開口,聽凹福二娃這般無賴的言語也極其不爽的說,“福二娃我看你是根本不清楚你自己幾斤幾兩吧?是你先做事不厚道,現在還怪起我們來了,你這個道理我還真是第一次聽過。”

福二娃一臉不屑的看着我,“陳蕭,我勸你趕緊給我滾,趁我們之間還有些交情,我可以放你一命,不過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干涉了。”

我原本還有一絲對福二娃的寬容,可聽見他這樣說話,我連最後的一絲兄弟情意,也被他打破了,那一刻,我心裏更多是寒涼。

我伸手準備抓起法劍的劍柄,此刻臉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表情,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福二娃說,“那就對不住了。”

(本章完) 帝溟寒又盯著墨九狸看了許久,這才將她放下來,墨九狸剛落地還沒站穩,就被帝溟寒又抱了起來,霸道的說道:「我抱你去洗澡!」

「啊……我自己可以的!」墨九狸聞言驚呼道。

「放心吧,我只是抱你去洗澡!」帝溟寒看著墨九狸霸道的說道。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墨九狸……

為什麼她總是覺得帝溟寒這話說的有點撩人啊啊啊……

好在這會兒墨九狸的臉被雷劈的黑如鍋底,看不出什麼來,帝溟寒直接把墨九狸抱到兩人休息的房間,又幫墨九狸倒好了熱水,這才柔聲對墨九狸說道:「我到門口等你,有事就喊我!」

說完還不忘墨九狸漆黑的額頭輕吻一下,然後轉身離開,卻是呆愣的沒了動作,她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漆黑如墨,把手伸到浴桶裡面洗乾淨,再抬手摸了下額頭,瞬間手又黑了……

墨九狸囧……

吐槽帝溟寒的重口味,心裡又被一絲甜甜的幸福感包裹著,墨九狸起身,整個人滑進浴桶里,將自己洗乾淨之後,又換了一桶乾淨的水,這才從新躺在裡面,微微把頭靠在浴桶邊緣,閉上眼睛開始下她之前的經歷……

她沒記錯的話,之前自己只是覺得有些累了,睡著了而已,接著她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醒來先是沉淪在的吻裡面,接著自己就被雷劈了……

沒理由睡覺,做夢,親吻都會招惹雷劈的!那個夢到底是什麼?

還有之前她在幻陣中看到的,是什麼人?那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子,兩個老者,他們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想到墨九狸忽然驚覺到,之前她根本記不住幻境裡面的事情,現在卻能回憶起來幻境中的事情了……

特別是關於那個跟自己一樣的女子,和那兩個老者,不僅如此,總覺得自己跟他們十分的熟悉,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主人,你……你的神印……蘇醒了!」這時,小書震驚的聲音,在墨九狸的識海響起。墨九狸還是第一次聽到小書如此震驚的聲音,好奇的問道:「小書,你怎麼了?」

「主人,你看看自己的神印!」小書忍不住吞了下自己的口水再次說道。

墨九狸聞言,這才看向自己的識海,結果不看還好,這一看她也傻眼了!只見她的識海中,懸浮著一個十色光球,整整有十種顏色,看的墨九狸直接石化當場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她原本以為自己最多只有七種屬性罷了,畢竟她記得天地九神訣中記載過,修鍊黑暗屬性為主的人,無法擁有全屬性的……

她的屬性雖然很多,但是其實沒有人知道,她真正的修鍊屬性是黑暗屬性,畢竟她爹是冥王,還有她娘親,都是修鍊黑暗屬性的人,因此她主屬性是黑暗屬性也沒有什麼不對……

只是,為什麼?為什麼現在自己的神印,竟然變成了十種顏色,那豈不是說明自己睡個覺,做個夢,親……又被雷劈了一頓,就變成全屬性了? 福二娃眼神驟然一聚,厲聲呵斥,“勾魂使者聽命,全部給我上!”

此時此刻,所有的勾魂使者齊刷刷的朝着我走了過來,霎時間,這陰氣濃郁的定在四周,天色變得更爲陰暗了起來,頃刻間大雨淅淅瀝瀝下了起來,衆人皆被這雨水打溼,狼狽不堪。

此刻這些勾魂使者竟然齊刷刷的念着我聽不懂的咒語,只怕和陰司的一些戰術有點關係。

風雨聲再大,卻掩蓋不住唸咒的聲音,這些稀奇古怪的語言傳出,天上烏雲再次匯聚起來,黑壓壓一片,像是天柱崩塌,這片天要倒下來似的。

這一幕着實讓我有些驚呆了,整個四周被這一股陰氣搜覆蓋,大概也是因爲勾魂使者的數量過於龐大,所以導致聚集起來的力量也顯得格外厲害。

天空中雷鳴四射,雷電不斷擊打在我的面前,我本來還想跨步上前,卻發現這四周不斷劈下來的雷電,赫然擋住了我的去路。

我吞了口唾沫,立馬看了一眼塗靈,塗靈倒是有些不以爲然,一臉安靜的站在一旁,似乎隨時準備出手進攻的模樣。

此刻福二娃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滿臉不爽的看着我說,“陳蕭,我現在給你個機會,你要是逃跑,我絕對不會追你,畢竟我們兄弟一場,我還是極其不情願看到你死的樣子。”

這話一出,那些勾魂使者忽然都跟着笑起來,似乎很是瞧不起的我的樣子一樣。

這也難免,畢竟我身上穿着個極其簡單的小道袍,身材也不算是魁偉,和勾魂使者比起來,看上去就是一個弱不禁風的人。

所以在他們眼裏,沒有江離的幫助,我等同於廢人。

塗靈和我真正一起作戰的時候少的很,卻聽到他們說的這些話,忍不住的冷嘲了起來,一臉不屑的說,“哎呀,我說你們一羣小嘍囉,怎麼就這麼不之天高地厚呢,就這麼幾個人也想很陳蕭鬥,你把我們陳蕭當什麼人了,隨便一個收破爛的都可以逼陳蕭出手?”

這話一出,很是給我加了點面子,我心裏不禁對塗靈有了一絲感恩之情,這丫頭雖然平日裏對我極其不客氣,可關鍵時刻總是沒有掉鏈子。

塗靈迅速朝着它們中間走了過去,“對付你們這羣人,還不用陳蕭哥哥出馬吧?”

這一句話,更是挑釁了起來,這福二娃樂呵呵的笑了笑,“小丫頭,我看你這個小身板,怕是我一腳就能將你踢飛,不過哥哥是不喜歡欺負女人,更不會打女人,趁我沒有發火之前,趕緊滾吧!”

這塗靈忽然轉過身來,眼神迷離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麼絕妙的計劃一樣,得意的衝着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渾然一身靈氣的模樣,立即對着福二娃說,“你好好看着我的眼睛,你剛纔究竟在說什麼呢?”

這福二娃情不自禁的盯着塗靈的眼睛看了一會,不過是幾秒鐘的功夫,這福二娃的眼珠子原本還是正常的顏色,赫然變成了墨黑色,連白眼仁都能看不見。

此刻塗靈不禁得意的笑了笑,立即開口說,“剛纔你說什麼呢?”塗靈發出本性的諂媚笑聲,弄得這些勾魂使者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這塗靈雖然被陰長生斬斷了八條尾巴,可她的能力本就厲害的很,她還是遊屍王,這些小兵對於她而言,要想整頓簡直是輕而易舉。

福二娃忽然露出了一絲癡笑,呆呆的衝着塗靈說,“我是豬。”

塗靈饒有興趣的看着福二娃,繼續說,“說什麼,大聲點,我聽不見。”

福二娃滿臉癡樣的直勾勾的看着塗靈,“我是豬!我是豬!我是豬!”

這連續三聲大喊自己是豬的情況,着實也讓周圍的勾魂使者一臉懵逼,這些勾魂使者面面相覷皺着眉頭,似乎對於福二娃的舉動他們很是不能理解。

此刻塗靈饒有興趣的朝着椅子上坐了上去,俏皮的擺着腦袋,得意的看着福二娃說,“你學兩聲狗叫,讓他們聽聽。”

這福二娃呆滯的點點頭,立即蹲下了身子,模仿這狗的姿勢,一個勁的,“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撲哧——’塗靈忍不住的笑了出來,立即說,“快圍着這些勾魂使者爬上幾圈,一邊爬一邊學狗叫。”

這福二娃倒也是乖巧的很,點點頭,立即就爬着身子朝着它們走去,按照塗靈的要求全部都做了一邊。

這下弄的所有的勾魂使者沒了法子,都皺着眉頭竊竊私語,“這僱主是怎麼了,咋個這麼反常,他還要不要我們繼續執行任務了。”

“不知道,這怕是中了狐妖的狐媚術吧,看來僱主的道行不高深,這麼快就被迷惑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他要是不醒來,我們豈不是拿不到報酬了。”

所有的孤魂野鬼都開始竊竊私語。

此時塗靈赫然出手打了一個響指,整個人極其傲慢的看着福二娃,此時福二娃原本黑色的雙眸,立即恢復了往日的模樣,整個人爬在地上愣了愣,連忙站起來問旁邊的勾魂使者,“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些勾魂使者用着極其詫異的眼神看着福二娃,眼神裏夾雜着各種鄙視的模樣,着實讓人看着都覺得尷尬。

這福二娃眼神立即瞪大了,直勾勾一臉驚訝的看着塗靈,咬牙切齒的對着塗靈

說,“你媽的!居然敢耍老子!”

塗靈臉色瞬間不好,“你說什麼?”

塗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福二娃,突然福二娃的眼眸子又變成了全黑色,看不到一絲白眼仁,忽然福二娃樂呵呵的笑了起來,“我他媽的真想操了我自己。”

這話一出,原本還不苟言笑的勾魂使者們,紛紛哈哈大笑起來,這塗靈的魅惑術算的上極其高超,能夠迷惑人心,控制心神。

塗靈得意的笑了起來,“不自量力,剛纔不是很厲害嗎?竟然連我一層功力都抵擋不住,真不知道,這樣的人留在世上自以爲是是用來做什麼的。”

福二娃傻乎乎的笑了起來,“我是傻逼,我是豬,我自不量力,我就是個廢物。”

這話一出,這些勾魂使者可按耐不住性子,連忙說,“我們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這僱主已經變成了這樣,怕是我們的報酬拿不到了。”

這塗靈好奇的看了一眼這些勾魂使者,立即問,“好呀,這福二娃承諾給你們什麼東西,我們也一樣可以給你。”

這些勾魂使者面面相覷,似乎對塗靈說的這句話有些質疑。

我見勢,立即說,“我幺爺爺可是城隍廟的城隍爺,難道還有什麼不能夠滿足你們的嘛?”

這話一出,這些勾魂使者的臉色反而不好了,各個都像是見到了鬼似得,我這才忽然意識到,這些勾魂使者可是揹着陰司做事情,要是被陰司的人知道,他們肯定是沒有高果子吃的。

我想了一下,立即說,“當然了,你們要是害怕陰司的人知道這件事情,我也可以假裝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不過你們不能再出來和福二娃勾結,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能力做到!”

這些勾魂使者聽了我這番話,倒也覺得有些道理,都紛紛點起頭來。

此時,塗靈又打了個響指,立即說,“本小姐可沒心思陪你玩,這個福二娃,你們最好是給我處理掉。”

此時此刻,福二娃也從魅惑之術中脫離了出來,整個人都是一臉懵逼,原先這些勾魂使者還站在他旁邊,現在卻全然躲開,顯然是不願意幫忙了。

這下可弄的福二娃臉色一陣陰沉,立即開口說,“陳蕭,你小人得志,我與黑市的交情,看來你還並不清楚,你可以讓勾魂使者離開,我也可以讓黑市的人找你算賬,到時候看我們誰能斗的過誰!”

這福二娃顯然是要跟我槓上了,他說的倒也沒錯,他沒有本事,可是他常年踩着陰陽兩界做買賣,認識黑市的人自然多,這次虛鏡的事情就可以明顯看的出來,他還認識聞風喪膽的陸心。

(本章完) 這也太神奇了吧!

墨九狸回神后,仔細看了看自己的神印,數了兩遍,終於確定自己的神印確實是十種顏色,自己竟然變成了全屬性的修鍊者,這對墨九狸來說無意是一個好消息……

她的爹娘還沒有消息,她的敵人還在四處尋找她的下落,這個時候自己擁有了全屬性,也代表她的實力將更快的提升,變得更加強大,無意是最好的事情了……

正在心裡暗暗開心時,忽然間看到自己的神印散發出來一道淡淡的紅色光芒,接著一道十分稚嫩的聲音傳到墨九狸的耳朵里:「你的實力太渣了,暫時只能使用一種屬性,就先火屬性吧!」

「能不能換個?」墨九狸直接問道。

「為什麼?」對方顯然不太高興的問道。

「因為不方便!」墨九狸說道。

「那就水屬性!」對方聞言說道。

「行,那你是誰?」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暫時你還不夠資格知道……」對方說完就沉底消失了,一點生息都沒有了。

墨九狸有些無語,於是問道:「小書,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神印還會說話的?」

「主人,我要是見過還會震驚么!神印根本不可能會說話的,我從來沒有見過神印會說話的啊!所以我才震驚的……」小書無語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