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年 10 月 22 日

一個小時后。

車子停在京城秦家大門外。

在秦先兵陪同下,秦穆然和陸傾城朝秦家大院走了進去,大門裝飾一新,盡顯大氣。

此刻。

秦先兵喊道:「大哥,我把穆然和傾城接來了。」

話音落下。

一道穩重的身影,從秦家大廳迎了出來,秦文武一身普通西裝,似乎和普通城市白領沒什麼區別,如果坐上京城的地鐵,恐怕沒人會以為,這麼一個穿著低調的人會和秦家有關係,而且,他還是大名鼎鼎的秦家老大。

「穆然,回來了,快過來讓大伯看看。」

秦文武笑道。

眾人走進秦家大院,秦家大院,那處顯眼文字,依舊如新。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

為往聖繼絕血!

為萬世開太平!

這就是京城秦家! “未來的九天動手?”妖重複了黑寡婦的話一遍,臉色一變,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要要我進入萬毒蟲洞?”

“當然……”

“開什麼玩笑?”妖怒道:“黑寡婦你不要忘了,我來這裏不是爲了幫你震懾他們的,可不是當你的工具!”

“先聽我把話說完!”黑寡婦並不惱怒,道:“我剛纔想說的是‘當然不是!’”

“嗯?什麼意思?”妖冷靜了下來,沉聲道。

黑寡婦搖頭道:“其實這一步我也不想做的!舟舟,我要你和妖一起進入萬毒蟲洞!”

“和剛纔有區別麼?”妖怒道:“就憑他一個小孩子,哪怕進去了能有什麼作用?”

“當然有作用!因爲他的體內留着蔣家的血,而萬毒蟲洞中的毒物是不能攻擊蔣家人,這是融入到靈魂深處的烙印!”黑寡婦道:“而讓你進去,則是因爲你是現在所有人中實力最高的!”

“話不能這麼說,第二世也不比我差吧!”妖冷聲道:“他的金銀二屍聯合起來,哪怕是我也不敢說是穩贏!”

“沒錯,他的金銀二屍是厲害,但卻是毒屍!”黑寡婦沉聲道:“你有所不知,在萬毒蟲洞中,那些毒物最忌諱的就是毒物了。若是讓第二世進去,恐怕還沒接近輪迴者,就已經讓那些毒蟲撕成碎片了。”

“哼,那我也不去!我犯不着冒這麼大的險!”妖冷哼一聲,向着外面走去。

“當然,你如果不去,我們中的人沒有人可以勉強你!”黑寡婦高聲喊道:“但是你要清楚一點,若是你真的走了,那輪迴者可就真的死了,到時候人類的希望可就滅絕了!”

人類的希望!

妖腳下一頓,站立片刻,最終嘆了口氣,道:“好吧!你安排一下吧,我去準備準備!”

“呼~”

黑寡婦看到妖答應後,漸漸消失在自己眼前,長長出了口氣。

蔣舟舟皺眉道:“媽,這似乎和你之前的舉動有些不相符!”

“沒什麼不相符的!”黑寡婦臉色一冷,道:“舟舟,要救輪迴者這條路是你自己選擇的,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蔣舟舟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重重的點點頭。

黑寡婦看到蔣舟舟的神色,心底嘆了氣,道:“現在妖和你一起進入古洞中,那怕是天咒蟲已經成形,想必你也可以乘着兩者戰鬥時逃出來!”

“嗯?”蔣舟舟一愣,沒反應過來黑寡婦是什麼意思。

不過黑寡婦似乎不打算解釋,繼續道:“還有記住你之前的承諾,一定要娶小梅爲妻!”

“媽,我真的不明白,你爲什麼一定要讓小梅當我們蔣家的兒媳,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蔣舟舟忍不住辯駁道。

黑寡婦臉色一變,一巴掌將蔣舟舟打飛了出去。

待到蔣舟舟落在地上後,黑寡婦冷聲道:“總之,你記住這是一場交易就好了,滾下去吧!”

蔣舟舟捂着被打腫的臉,不解地看着黑寡婦,但最後還是離去了。

當蔣舟舟走後,黑寡婦轉頭看向祠堂的一處角落,道:“小梅,你放心吧!你的心願我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話音剛落,在祠堂石柱後面閃現出來一個人影,正是小梅!

此刻的小梅雙眼含淚,咬着嘴脣,看着黑寡婦,欲言又止。

“好了,小梅,不要說那麼多了!這些年你爲我們蔣家付出了多少我比你更清楚,使我們蔣家對不起你!現在你時日無多,就讓我補償一些吧!”

黑寡婦搶先開口說道,眉宇間有些落寞。

小梅點點頭,沉默了下來,但目光卻落在自己的腳下。

天價盲妻 她的腳下陽光散落成金色的餘暉,只是她卻沒有影子…….

一天後,蔣舟舟和妖進入了萬毒蟲洞,而爲了保密他們的行蹤。

黑寡婦說蔣舟舟跟隨妖去了妖族辦些事情,衆人擔心趙小川的安危,也沒有多過問些什麼。

萬毒蟲洞中,蔣舟舟和妖不斷前行着。

剛進入無毒蟲洞,便有一股濃重的腥風襲來,頓時讓他們兩人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他們連忙將中黑寡婦給他們的丹藥服下,這才感覺好受不少。

不過他們又行了一段後,大吃一驚,發現在昏暗的地面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蟲屍,而且從這些蟲豸死去的狀態來看,似乎死去並沒有多長時間。

“如此大規模的死亡,而且外表沒有絲毫損傷的痕跡,如果我沒猜錯,他們應該只有兩種死法!被毒死或者被精神威壓震懾死亡的!”妖蹲在地上看了片刻,神色凝重說道。

“是小川麼?”蔣舟舟眼睛一亮,急聲問道。

“應該是!”妖點頭道:“至少按照黑寡婦的說法,這萬毒蟲洞中除了毒蟲外,沒有其他的生靈吧?”

蔣舟舟激動道:“這麼說小川他已經清醒過來了?”

“沒錯!清醒過來了,而且和這些蟲豸應該進行了一場戰鬥,但是似乎失敗了!”妖皺眉道:“否則他恐怕早就從山洞中出去了!”

“那你的意思是小川現在凶多吉少?”蔣舟舟焦急道。

妖並沒有立刻說話,而是有蹲下觀察了毒蟲片刻,對蔣舟舟招招手,道:“你過來看!”

蔣舟舟走過去,看了地上的蟲豸半天,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用疑惑地目光看向妖。

妖道:“你仔細看看這些蟲豸,看他們的腹部兩側!”

蔣舟舟又觀察了片刻,驚訝地發現死去的蟲豸腹部有着星星點點金銀色的斑點。

“這是……金銀仙屍毒?”蔣舟舟驚訝道。

妖點點頭,又走到前方十米開外的蟲屍處觀察了片刻,道:“看樣子我們要抓緊時間了!”

“怎麼了?”

“你看這些蟲屍,這些蟲屍中大多數上面擁有金銀斑點,這說明…….”

“這說明小川的精神力越來越弱,已經不足以殺死那些毒蟲,後期則是他體內的金銀屍毒開始慢慢增長了!”蔣舟舟接口道。

“沒錯,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了!畢竟趙小川的體內除了金銀屍毒外,還有天咒蟲的存在!”妖沉聲道。

蔣舟舟點頭,沒有半點猶豫,和妖快速前進。

事實也如同黑寡婦說的那般,有着蔣舟舟當護身符,兩人行進的速度非常快。

直到他們走到了路的盡頭,看到一團兩米多高的黑影后,他們兩人的腳步才停了下來。 秦家。

陪同秦先文和秦文武兩位長輩閑聊一番,秦穆然陪同陸傾城,走進秦家大廳。

「吩咐廚房,上菜!」

秦文武對一旁下人說道。

「大伯,爺爺還沒有回來,咱們不用等一下他老人家嗎?」

秦穆然言道。

秦家可是京城頭號世家,家規森嚴,不在話下。

聽到秦穆然的話,秦文武欣慰一笑。

「穆然,不用等了,這是老爺子吩咐的,說你和傾城剛下飛機,就不用等他們回來了,而且,他有個重要會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秦文武笑道。

「不錯,穆然,你和傾城都是小輩兒,雖然老爺子平常看著嚴厲,但是對你們兩個,那可都是已經相當照顧了,如果換成我和大伯的話,可沒有這待遇,哈哈……」

秦先文笑道。

秦家老爺子秦衛國,在秦家之內,對秦穆然算是最為喜歡。

這其中也並非沒有理由。

一是因為秦穆然爭氣,少年有為,沒有辜負秦家門面,甚得秦家老爺子喜歡。

二是秦穆然和陸傾城年幼,在秦家算是第三代晚輩兒,於情,秦衛國在平常會多做偏袒。

三是因為秦家老二秦先文的事情,年紀輕輕,便離自己而去,而且兩天後,就是秦穆然父母的忌日,這讓秦衛國一直耿耿於懷。

因為這三個原因,在秦家上下,秦穆然算是秦衛國最為心愛的心頭肉。

對此。

秦文兵還一直開玩笑說,秦家的規矩,管得了自己,管不了秦穆然。

此刻。

站在身後的陸傾城笑道:「大伯,三叔,爺爺沒有回來,我看我們這些做晚輩的還是再等等比較好,算是對爺爺的尊敬,爺爺雖然對我們照顧,但是我們也不能亂了秦家輩分關係……」

聽到陸傾城的話,秦文武和秦先兵相視一笑,嘴角都露出欣慰笑意。

「傾城,你真是太懂事情了,穆然能討到你這樣的秦家媳婦兒,我和老三將來可以省心不少,哈哈……」

秦文武笑道。

「大伯,你過譽了,和大伯和三叔相比,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呢!」

陸傾城說道,微微一笑,小臉蛋上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

言罷。

眾人在秦家大廳坐下,秦穆然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回秦家了,而且剛從西方回來,秦文武剛好也有不少事情想要向秦穆然了解的。

「穆然,你這次去西方,有沒有發現什麼好的商機,跟大伯說說。」

秦文武說道。

他畢竟是一名商人,每天最多的心思,都是放在如何經商,並且將秦家的生意最大上面,儘管秦家現在已經足夠大了,但是在秦文武看來,這還遠遠不夠。

世界那麼大,他為人秦家不能局限於夏國,要放眼於世界。

在這一點上,秦文武的想法和陸傾城的想法有很大相同之處。

「大伯,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對生意上的事情不太感興趣,所以沒太留意,不過你可以和傾城多交流一下,她最近打算將盛康集團的生意進一步擴大,打算在寒國建立一家分公司。」

秦穆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秦文武神情一愣,以驚愕的目光看向陸傾城。

「傾城,你打算在寒國建立分公司?」

秦文武驚訝說道。

他有些難以置信,陸傾城也算年紀輕輕,短短几年,居然已經將盛康集團發展到了海外市場,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秦文武對陸傾城另眼相看。

「大伯,也沒有穆然說的那麼誇張,就是集團賬戶有幾個小錢,鬧著玩玩兒而已。」

陸傾城謙虛說道。

坐在一旁的秦穆然目光微瞥,笑道:「老婆,大伯是自己人,不用謙虛,都投進去三百多個億了,還能叫鬧著玩兒嗎?哈哈……」

秦穆然笑道。

三百多個億。

對於京城秦家秦文武而言,確實不算什麼大錢。

但是陸傾城能有這眼光和魄力,就憑這一點,就值得讓秦文武給予充分肯定。

「傾城,大伯看好你,在生意上有什麼問題,儘管跟大伯張口。」

秦文武欣慰說道。

沒等陸傾城說什麼,秦穆然便立刻笑道:「大伯,這可是你說的,今後我們資金鏈要是出現了問題,你可不能賴賬啊!」

陸傾城瞥了秦穆然一眼。

她似乎感覺秦穆然的話有些沒大沒小,秦文武畢竟算是秦穆然的長輩。

秦文武哈哈一笑。

「沒問題,不就是錢嗎?都是一家人,咱們不說兩家話,多了不敢說,資助你們個五六百億,這點兒零錢大伯還是有的。」

秦文武笑道。

陸傾城神情一愣,一陣無語。

秦家都是一群什麼人?

他以為秦穆然的猖狂性格可能是個例,但是秦文武的話讓她感覺,秦家這種性格,八成是遺傳。

張口就承諾了五六百億!

說實話,這麼大一筆錢,足夠他完成整個在寒國建立分公司的項目了。

「大伯,那我就提前以茶代酒,謝過你了。」

陸傾城笑道。

儘管她表面極力掩飾內心的欣喜若狂,但是嘴角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陸傾城為秦文武端了一杯茶水,算是表達敬意。

秦文武也不客氣,一飲而盡。

「穆然,難怪老爺子喜歡你們小兩口子,我現在也越來越喜歡你們倆了,你們兩個都是年少有為,一個是夏國的四梁八柱,棟樑之才,一個是商業總裁,經商天才,你們兩個在一起,那真是天造地設的完美組合,哈哈……」

秦文武笑道。

「大伯,你可別這麼誇我,你一誇我,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臉皮薄,不禁誇。」

秦穆然恬不知恥說道。

臉皮薄?

這種話讓坐在一旁的陸傾城聽了都感覺有些臉紅,秦穆然是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秦穆然回身看去,只見兩道身影走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