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擁有如此不凡的修煉能力,而且還擁有這麼強大的生命力。

2020 年 10 月 22 日

看來自己剛纔爲他都白操心了。

“額……哪兒有師傅這麼說自己的徒弟,馬馬虎虎,不是怪物啦。”林寒撓了撓腦袋,這身體也是意外之湊起來的,當初爲了這具身體也吃了不少的苦頭。

“如此甚好,至少死不掉。”死不掉怕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林寒的身體強悍至此,他這個當師傅也放心了許多,好歹不用怕他日後會遇到危險。

“等等,那縷魔氣呢!”清聖子忽然想到了什麼,魔氣爲什麼會不見了?

“啊?”林寒這才意識到那縷魔氣被自己吸入之後自己晉階了,不過這事情自然不能告訴師傅的,“估計被剛纔的雷給劈沒了。”林寒一本正經的分析到。 被雷給劈沒了……

這種說法連林寒自己都不信,可是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不信也要信了。

“原來魔氣的剋星是天雷。也對,天雷能夠洗清世的一切污穢。倒也沒錯。”林寒讓自己都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所以清聖子也相信了。

林寒見狀鬆了一口氣,“師傅,你剛纔迷迷糊糊的跟我說小心太長老是什意思?”林寒對剛纔清聖子跟自己說過的話還有一些計較。

爲什麼師傅要自己小心太長老?

林寒話音剛落,清聖子已經一臉緊張的捂住了他的嘴巴。衝着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說這些話。

“師傅?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林寒小心翼翼的壓低了嗓音開口問了清聖子一句。

“小點聲,若是太長老知道我沒事,是不會放過我的。”清聖子的眼底盡是後怕的眼神,想來這段時間他一定經歷了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爲何?”林寒不解,太長老明明是那麼和藹可親的人。

“因爲他知道了我的祕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入,林寒跟清聖子的臉色都變得異常難看。尤其是清聖子,更是臉色刷白,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太長老?”林寒下意識的擋在了自己的師傅前面一臉戒備的看着這個憑空出現的老人。

“小寒,到我這裏來。”太長老微笑着衝林寒招了招手,一如跟之前那般對他和藹可親。

“太長老,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師傅會跟太長老關係弄得這麼僵?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別過去!”清聖子伸手,一把拉住了林寒,生怕林寒會死在對方的手裏。

“清聖子,你也是我教出來的徒弟,怎麼?我連自己的徒孫都不能看看了嗎?”太長老勾起一抹冷笑,語氣裏盡是威脅的意味。

“可你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我敬我愛的師長了!您竟然是古魔!”清聖子渾身顫抖,一句話,猶如一聲驚雷在林寒的心裏炸開了鍋,他驚愕的擡頭看向太長老。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太長老沒有反駁,而是發出了一記滲人的笑聲。

“魔又如何,仙又如何?我是魔,但是我教出了你們這些弟子。”太長老的話讓清聖子他無力反駁,的確他們的成長太長老功不可沒,若不是他,他們在丹修跟武修方面的造詣不會達到如今的水準。

“但是師傅!自古魔仙不兩立!若是院長知道你的身份,他會如何!”院長作爲光明族的統帥,若是知道自己的授業恩師竟然是古魔一族,他會如何?

“你不說,我不說,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對院長,太長老根本沒有任何的擔憂。

清聖子對太長老的話起了困惑,爲何是你不說我不說?這在場還有第三個人,他可以做到爲他保密,但是林寒,他怎麼斷定林寒會爲他保密呢?

發現清聖子將困惑的眼神看向了林寒,太長老笑容越發的燦爛了。

伸出手,慈愛的揉了揉林寒的腦袋。

“數千萬年未見,你跟你的弟弟還好麼?”之前在那樣的環境下,太長老無法做到跟林寒相認,是因爲他從見到林寒的第一眼認出了林寒的身份,才幫他做了隱瞞。

被太長老的話給弄的驚到了,林寒一臉懵逼的看着太長老。

“師傅,你這話是何意?”清聖子也是一臉困惑的看着太長老。

從一開始他覺得很怪,一向眼光甚高的師傅會對林寒另眼相待,本以爲是林寒的一身本事讓師傅刮目相看,如今看來好像並非如此。

“再好不過。”既然太長老是古魔族的,想必是認出了自己的身份了。

“好便好,好便好。”太長老一臉欣慰,他們古魔族的人當年被斬殺殆盡,可喜可賀的是,還留下了幾個人。最核心的兩名成員歷劫歸來。給他們古魔族一絲復甦的希望。

清聖子越發的迷惑了,擡眼在林寒跟太長老之間來回的掃視了一遍。

忽然太長老的臉色大變,身影忽然想消失,等到他再次回到他們的面前,手裏已經抓着一個人影。

那個人的臉滿是懼意的看着林寒他們,林寒跟清聖子的眼底都閃過一抹吃驚。

“咱們之間的事情,是祕密,不能讓第三者知道。清聖子,改日你通知一下這個徒弟的家屬,說他跌落學院後面的無妄崖死掉了。”話音落下,咯吱一聲。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對方連掙扎都不及被活生生的掐斷了脖子,原本打算神魂分離的,不過這個意圖也被太長老發現了,一團灰白色的薄霧被從他的身體裏抽了出來。隨後,砰的一聲脆響過後,f對方神魂俱滅。

“阿森!”

“師兄!”林寒跟清聖子驚呼一聲,兩個人都不敢相信之前還那麼鮮活的人竟這麼死了。

“好了,清聖子,你卻解決一下。林寒,跟我來。”太長老將屍體丟到了清聖子的身,清聖子一來悲痛的看着已經毫無氣息的大弟子,心如刀割。

回想起他初次山拜自己爲師的場景,大弟子雖然丹修造詣還不如林寒,但是勝在他有一顆吃苦耐勞的心。

“師傅,抹去了記憶不好了嗎!爲什麼要殺了他!”如此鮮活生命,這麼沒了,叫清聖子怎麼能不心痛呢?

“若是今日之事宣揚出去,你我三人皆會沒命,你說我要不要殺了他?”抹去了他的記憶也怕會被他家族的大能發現他的記憶被抹會強行恢復他的記憶。屆時他們三人之間的祕密無法保全。屆時依照林寒的修爲,怕是會被直接抹殺。所以爲了林寒的安全考慮,爲了古魔一族的萬古大計,他必須要死!

“阿森……”清聖子淚如雨下,痛苦難忍。

阿森是他除了林寒以外最疼愛的弟子,現在卻死在了這裏,叫他怎麼去跟他的家人交代。

“優柔寡斷,成不了大事!若是你還有下次,我會再賞你一點古魔之氣。”原來師傅身的古魔之氣是太長老種去的,林寒眼底盡是吃驚。 “這裏便是層仙境?” 重生之都市天尊 太長老將他帶去了層仙境,至於下方的事情,交給了清聖子來管。

當林寒抵達層仙境時有種恍惚的感覺,這裏的空間和時間彷彿都凝滯了,所有的物體都是漂浮在半空的。不管是房子還是樹木或是其他的,全部都是漂浮在半空的。給人一種身在亂世的浮沉的感覺。

林寒在太長老的帶領下,去往了太長老居住的府邸。

在這層仙境,林寒還有一個發現,那是自己的身體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壓制着,動作十分的緩慢。太長老說,除非他修煉到聖皇階品,否則的話,這裏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負累。

“來吧,跪下。”在藥皇的帶領下,林寒進入了一間密室,密室放着兩個石頭製成的墓碑,太長老轉過身,讓林寒跪下。

林寒有些吃驚,但還是聽話的跪了下來。

“這是你爹你娘,當年爲了保護你們兄弟,死在了光明族跟古獸族的手。”當年的暗黑族還沒有生成,所以暗黑族人並不是他們的敵人,倒是光明族和古獸族的大能,都參與了那次絞殺古魔族的活動。當年魔尊和魔後是死在那些大能手。

他們拼盡全力抱全了兩個孩子,卻還是被他們奪走了。抹去了記憶,丟去了下層空間。

幸好他們能夠回來,這對古魔一族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爹孃……

這個詞彙對林寒來說是有些陌生的,他曾經有過爹孃,那也是在人界,不是在這個大陸。

儘管很陌生,但是林寒還是從太長老的手裏接過了三支長香,高舉長香跪拜了一番之後,將長香插入了前面的香爐之。

“當年的事情,不可謂不慘,我們古魔一族慘遭滅族,我是負傷逃出來的。從那之後,隱姓埋名,苟且偷生的活着。”這些年,若不是他斂去了自己的魔氣,苦心修煉仙術,他怕也是要死在他們的手下。幸得老天垂憐讓他意外的獲得了冥火,成爲了一個煉丹師,才徹底的擺脫了以前的身份,可以重新開始。

這麼多年,他無時無刻不在痛苦和煎熬度過,身處敵營,內心煎熬。看着自己的敵人一天強大過一天,讓他痛不欲生。所以他從使了絆子,暗出手,抹去了許多煉丹者的天賦,讓他們無論如何都煉製不出尊階的丹藥。甚至無法越級煉丹。

事實證明他成功了,這片大陸的,丹修一道,一代不如一代。

“長老……”林寒不知該怎麼說,他對昔日的事情一點記憶都沒有。

“嚴格來說,我是你的叔叔。你日後私下裏可以叫我叔叔。”他是他爹最小的弟弟,當年的事情發生時,他纔剛滿七歲而已。因爲老來得子,加族裏的祭司幫他算過命運,說他命薄,最好不要放在族裏養着,所以父母將他送到了千里之外的友人那裏寄養。

事情發生的時候,那對友人將他藏了起來,才避免遇難。只是,那對撫養了自己的夫妻,死在了那些所謂的正派人士手。

“叔叔。”原來他們之間是這樣的關係,怪不得在煉丹考覈,他會出手幫自己。

“嗯。”久違那麼多年,還能聽到林寒叫自己一聲叔叔,藥皇很是感動。

含笑點了點頭,領着林寒離開了這間密室。

“現在的情況來看,你的修爲還是太弱了,暮楓有暗黑族幫助,恢復的會你快很多,你也不能落於他之後了。要迅速的崛起,否則的話,遲早當年的那些大能會察覺到你的存在,繼而出面將你抹殺的。我們古魔一族,只剩三人,再也經不起任何的折損了。林寒,快些成長。”成長是迫在眉睫的,否則一旦被當年的大能得知林寒還活着,被抹殺是最好的下場了。怕怕,神魂俱滅,永生永世都不能超生。

“我知道了叔叔,謝叔叔勸告。”林寒也明白,有的人有的事,算自己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門來找自己。這片大陸,強者爲尊,所以林寒必須要快速成長起來,才能不懼面對任何的危險。

“親情,愛情都是建立在強大的能力之的,我幫你安排了一個去處,或許會很辛苦,但是會讓你在短時間內晉升到準聖階品,到了準聖,你應該有能力保護自己了。”藥皇已經幫林寒找到了一個去處,那個地方,只有足夠堅韌的人才能活下來,所以他已經幫他做了完全準備,現在只差他這個人過去了。

“在哪兒?”林寒不明白,若是這個大陸真的存在這種地方,豈不是許多人都會趨之若鶩。

“你去了明瞭。”藥皇怕自己說了林寒不敢去,所以並沒有跟他說明到底是何處。

那個地方,是每個修行者忌憚的地方,同時也是真正好鬥修行者的嚮往的地方。但是那個地方不是誰都能夠過去,只有經過結界精靈認可的人才能進入,所以這一切,還需要看看林寒是否跟那個地方有緣。

“我都聽您的。”藥皇也是爲了自己好,況且,他還真的有些好,到底是什麼地方,鞥能夠讓人快速的成長起來。

見林寒無所畏懼的模樣,藥皇欣慰的點了點頭。

隨後擡手輕輕的一揮,林寒眼前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等到他再次睜開雙眼醒來,眼前出現的一切讓他有些呆滯。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他出現在了一個漂浮在半空的平臺,大門處守着兩隻火獅正在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四周一片火紅,看起來像一個被火焰吞噬的煉獄。

大門很高很高,沒有門板,可是有種無形的七彩結界阻擋,不是誰都能夠進去的。

林寒可以嗅到空氣那瀰漫着的絲絲血腥味,他皺起了眉毛,發現這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他最終的目光定格在了不遠處的一個石碑,石碑之赫然寫着幾個大字,“阿鼻煉場。” “林寒……這是什麼地方?”林寒打算起身走前去,空間裏響起了楠兒的聲音。 林寒這纔想起來自己將楠兒也給帶過來了。他遇到什麼危險都沒有事,但是他不能連累楠兒跟自己一起陷入危險之。但是現在左右反覆都找不到出口,只有這麼一個入口,看來是離開無門了。能夠讓楠兒躲在自己空間裏不失爲一種好辦法。

“你在裏面不要出來,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林寒唯一能夠提醒楠兒的是不要出來。

“好,你小心一點。”楠兒回答,不過還是有些擔心林寒。

林寒點點頭,朝着入門處走了過去。

還沒走到門邊,那兩隻守在一旁的火獅忽然動了起來,林寒這才發現這兩隻火獅的體積有些大的嚇人了。

下意識的往後倒退了一步,兩隻火獅卻沒有放棄過他,朝他逼近了過來。

“嗯,修仙者的氣息……”其一隻提醒稍微大一些公獅深深的嗅了一口氣,兩眼有些發亮的說道。

另一隻塊頭稍微小一些的母獅則緩步走來,擡起自己的舉爪直接將林寒壓在了自己的爪子下面。

隨後重重的揉搓了一下,眼睛眯了眯,“還有古魔族的氣息,修魔同時可以修仙!不錯啊!”林寒可以明顯感覺到從它們身釋放出來的威壓非同凡響,他全身緊繃,知道這兩個巨物隨後動動自己的爪子能讓自己死一次。

“小子,你的體質很特殊,可以進入其,但是進去之後,想要再出來的話,除非能夠在準聖階品打敗我們,否則的話,窮其一生,只能老死其。你可願意?”這地方,可不是誰都能夠進入的,進去者,有死無生。

而且裏頭有個不成的規定,只能品階達到準聖階品,纔有出來的可能,否則的話,窮其一生,只能在裏頭待着。

更重要的是,他們夫妻兩獸的修爲在聖人階品。也是說他要以一個準聖之軀對戰它們夫妻兩個聖人,才能離開這裏。否則的話,是你修煉的再高再強,也無法離開其。

當年大戰,有一小部分的古魔逃入了這裏之後,沒有出去過。

亦或是,這千萬年來,都沒有人從這裏離開過。

皆是因爲在準聖階品跟他們對戰,輸在了他們的手。

所以窮極一生只能在裏頭生活着。

“我願意。”林寒點點頭,這既然是藥皇要自己來的地方,他要進去。

此時自己擄走了楠兒怕是已經成爲了古獸族跟光明族的大敵,再留在清聖山,楠兒的事情總是會暴露出來,屆時逃不過兩族的絞殺,而且在無意間還會發現自己的身份,所以到這個地方來,或許是最好的結果。

“那你進去吧!你若是被這大門之靈認可,可進去,若是它不認可你,那你便會死在這門的結界之。去吧!”雄獅對林寒說了一句,母獅將林寒放開了。

林寒從地站起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被這門靈所接受,還是先進去吧!

深呼吸了一下,林寒鼓足了勇氣,走向了大門。

看着眼前七彩流動的光芒,林寒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嘗試性的觸碰了一下。

未曾想指尖纔剛剛觸碰到這光芒,手指被劃破了。鮮血從指尖冒了出來,林寒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別嘗試,門靈不喜不果斷的人。”母獅看了一眼林寒的動作,開口提示了一下。

林寒冷汗直下,說的輕鬆,它不喜歡不果斷的人,萬一自己太果斷進去別它給弄死了豈不是會連累了楠兒?

“你可知,當你站在這平臺的一刻沒有退路,你若不進,死吧?!”雄獅有些不耐煩,開口呵斥了一句,正欲動手,林寒已經身形一閃,進入了其。

林寒抱着必死的決心衝進去的,本以爲自己會死的很慘,沒曾想穿過了這層七彩光芒之後,他的身除了一些輕傷,再無其它。

“我進來了!”林寒欣喜的開口,躲在空間裏的柳楠兒也爲他鬆了一口氣。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展露了笑顏,兩人來不及慶賀林寒的劫後餘生,很快林寒笑不出來了。

因爲他看到了一張深淵巨口出現在了他的方,而且那張嘴裏,還不斷往下滴着口水。

林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擡頭,好死不死,那充滿了臭味的口水這麼澆在了他的身。

林寒倒抽一口涼氣,下意識的要逃走,結果發現這深淵巨口的旁邊竟然還有無數只長相怪怪的異獸。這些野獸長的野狼的腦袋,可是渾身都長滿了豪豬的尖刺。也正一臉虎視眈眈的盯着林寒,好似隨時會衝着林寒撲過來。

林寒想都不想,立馬鑽到了空間裏。

“林寒!你怎麼進來了?”柳楠兒看到忽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林寒被嚇了一跳。

“外頭有一大羣的怪物。”林寒驚慌未定,差點被吃掉了。

“怪物?”柳楠兒不解,林寒擡手,將外面的情況調出來給她看了看。

柳楠兒跟林寒看到半空屏幕裏所呈現出來的畫面時,一起倒抽了一口氣。

因爲那羣刺狼開始瘋狂的吞食地的砂礫,那感覺好似不將他們給找出來不罷休的感覺。

“它如果將咱們藏身的地方給吃下去了會怎麼樣?”柳楠兒面色不佳的開口問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簡而言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柳楠兒無語至極,這算是聽天由命嗎?

很快他們藏身的那顆砂礫被這羣野狼給吞了下去。

外頭的場景從野狼的嘴變成了腸道,隨後變成了胃。大量青綠色的液體瘋狂的涌向他們所在的這個空間寶器,他們甚至看到其它的泥土被這種液體一觸碰到直接化爲氣體蒸發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林寒臉的血色盡失。

難道是要直接死在這裏?

楠兒根本不敢看,直接撲進了林寒的懷裏,緊緊的抱住了林寒。 本以爲會吾命休矣,沒想到那東西對他們所藏身的空間法器所化成的砂礫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他們安然無事的活了下來,接下來大約在這傢伙的腸子裏呆了一天的功夫,隔日午後,他們所藏身的砂礫被排出來……

林寒臉色鬱悶的打量着空間外面的場景,有種怎麼都笑不出來的感覺。

“我們不出去嗎?”楠兒話音剛落,林寒發現有一隻手掌一把抓住了他所在的那個空間砂礫。將他們裝進了一個竹簍之,林寒一陣惡寒,居然有人願意抓shi,這舉動不可謂不勇敢啊。

不過林寒很快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經過一番跋涉之後,這個人帶着刺狼拉出來的shi來到了一條小溪邊開始洗滌。林寒很快意識到他們這麼做的初衷是打算從刺狼排出的肥料尋找空間寶器,找到之後也會一併清出在空間裏的人。極有可能,那些刺狼本是這個人養出來的。

但是相隔一個空間,林寒並不知道對方的修爲是怎樣的,貿貿然出去,指不定會出事呢?

在反覆的思考之後,對方將自己所在的那一坨刺狼的排泄物也投入了清水,林寒藉機連忙閃了出來。纔剛剛出來,被眼前的那個小少年給嚇了一跳。

年紀大約看起來七八歲的模樣,瘦小可憐,正一臉驚恐的看着他。

這樣的眼神,倒是讓林寒放鬆了警惕。

剛纔在空間裏看到的東西有限,所以看不清那隻手的主人長什麼樣,看面佈滿了老繭還以爲是一個了年紀的修行者,沒曾想竟然是一個孩子。

林寒不發一語,從溪水裏走了出來,正打算離開,忽然,肩膀傳來一陣刺痛,他扭過頭一看,才發現那看似瘦弱無辜的孩子不知何時已經撲了來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滿嘴尖銳的獠牙映入林寒的眼裏林寒才發現這小子根本不是省油的燈。

看似沒有任何的修爲,但是這迅敏的動作搭配極其強大咬合力的尖齒讓他吃痛的將他一把從自己的身扯了下來。

將它扯下來的同時,對方咬死了不撒嘴,連帶着一塊皮肉一起撕扯了下來。

林寒痛的直接將這個怪孩子甩了出去,轉過頭一看,不僅肩膀這一塊的衣服沒了,連肩膀的這塊皮肉都沒有了。

更要命的是這孩子的唾液具有腐蝕性,林寒傷口處的肉已經開始被侵蝕進去了。

林寒皺緊眉頭,轉眼一看,發現那孩子又不見了。

這一次,自己的手臂被人狠狠地咬住了。

林寒定眼一看,可不那怪小孩嗎?

繼而連三被咬早已將林寒給激怒了,他凝聚靈力,匯聚出了丹火,直接打入了那孩子的天靈蓋。

那孩子猛地掙扎了一下,隨後身子好似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緩緩的從身滑落下來。

在丹火的炙烤下,那孩子發出了一聲慘叫,身子在地抽搐了一下,直接暈死了過去。

林寒心有餘悸的地坐下,拿出了一柄匕首,將自己身沾到了這孩子口水的傷口全部用刀給剜去了,順便還還掏出了一枚丹藥丟入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