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不回燕京?今天可是除夕!”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有任務!”

“偶爾放一次假也沒關係。”

“我不喜歡放假!”

這下子,我是真的有些語塞了……羅藝,她並沒有改變什麼,依舊那麼冷冰冰的,依舊那麼嗜工作如命!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和羅藝繼續把天聊下去的時候,飛機終於起飛了……

瞬間,一股慣性力量,便充斥了我的全身,我的整個身體,情不自禁的向後靠了去,還好,我剛纔繫了安全帶……

透過飛機的小窗向下看,下面的高樓大廈在一點一點的縮小,終於,飛機衝破了雲層,翱翔於天際之上!

“羅……”我轉過頭,還想和羅藝找一找話題,可我卻發現,羅藝已經閉上了美目,似在假寐,無奈之下,我只好又拿出了銘叔留下來的槍訣,繼續研讀了起來。

從石市到深海市,飛機要飛接近四個小時,而這四個小時,我卻是在極度無聊之中,度過的……難得哥們我鼓足了勇氣,打算和羅藝好好聊聊,可羅藝,好像根本不打算給我和她聊天的機會,從飛機起飛開始,一直睡到了飛機降落!

也許,審問雷虎這段時間,羅藝都沒有休息過,她太累,所以需要補充睡眠……總而言之,直到飛機降落到深海國際機場之際,羅藝才悠然轉醒……

除夕,下午四點,飛機穩穩的停在了深海市國際機場。

我和羅藝跟隨着旅客的人潮,走下了飛機,但我們卻並沒有直接離開飛機場,而是在候機室,選了一家茶餐廳,一邊吃飯,一邊等着龍星夜爲我安排的幫手……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羅藝看了看皓腕上那塊價值不菲的名錶,好像在喃喃自語,也好像在對我說話。

我將最後一口米飯嚥了下去,這纔好奇的對羅藝問道:“什麼意思?”

“龍組長爲你挑選的幫手,應該也快要下飛機了!”羅藝輕聲說道。

“羅大警花,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比如說,龍星夜爲我挑選的幫手,到底是誰?”我越來越好奇,龍星夜,到底爲了選了哪些人,來和我一同執行任務。

“過一會,你就知道了!”羅藝並沒有想要告訴我的意思,只是優雅的吃完最後一口米飯,然後把飯錢給結了……

我保證,這絕對是我最丟臉的一天!

上一次和羅藝單獨吃飯,因爲有忍者暗殺,所以我們並沒有付錢,而這次,卻是因爲我沒帶錢,而導致羅藝結的賬,真的好丟臉! 雖然我很尷尬,但是,我心中那強烈的好奇心,卻是把這種尷尬,淡化了……

我坐在座位上,一邊喝可樂,一邊透過快餐店的落地窗,望向出站口的方向。

忽的,機場的廣播響了起來,“由金陵飛往深海的航班,已經降落。”

“這次航班上,有我的幫手嗎?”我問向羅藝,道。

羅藝沒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可是,金陵市……我好像不認識金陵市的人吧?

或者說,龍星夜找來的人,都是我不認識的人?

沒多久,出站口那邊,便涌出了一股股人羣,我也連忙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人羣中,開始尋找那些看起來不太尋常的傢伙……

猛然間,我竟然在人羣中發現了兩條熟悉的身影……

長髮飄飄,身材高挑,氣質出衆,容顏傾國的陸茗軒,還有西裝筆挺,頭髮蹭亮,氣宇軒昂,始終圍在陸茗軒身邊的石乾坤……

這兩個傢伙,難道就是龍星夜爲我找的幫手?

當然,我在人羣中發現了陸茗軒和石乾坤,那二人,也發現了坐在快餐店裏的羅藝和我,就好像,二人早就知道我和羅藝會在這裏等他們似的……

“小舅子!”石乾坤一邊揮手,一邊朝着我高喊一聲。

小舅子?

我什麼時候變成石乾坤的小舅子了?

該不會是……當即,我便將視線定格在了陸茗軒的身上,只見陸茗軒擡起了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了石乾坤的腳上,疼的石乾坤臉色大變!

陸茗軒和石乾坤……我貌似懂了!

這邊,我心領神會的朝着石乾坤點了點頭,那邊,陸茗軒和石乾坤也走進了快餐店,二人徑直坐到了我和羅藝所在的這張桌子上。

“楚老弟,我們又見面了!”石乾坤笑吟吟的又和我打了一聲招呼,而且,看他那笑容,頗有幾分討好我的味道。

雖然我這小舅子當的有些迷糊,但這些並不是我在意的事情!

一見石乾坤和陸茗軒坐定,我便連忙出言問道:“你們兩個,該不會是龍星夜找來,和我一起去港島執行任務的幫手吧?”

“我也是靈組的人,有任務,我這張王牌,自然要出手了!”石乾坤笑吟吟的說道,“我這次,是以東山省,石氏財團的名義,去港島拓展市場,茗軒是以金陵市天機集團的名義,去港島談生意!”

“怎麼了?難道我們不行嗎?”陸茗軒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笑了一聲。

“行!太行了!”我笑了起來。

之前,我們在祖乙大墓之中,可是同生共死幾多次的夥伴,彼此之間,已經產生了一種信任和默契,根本不需要磨合!

不過,話說回來,確認了陸茗軒和石乾坤,就是我這次前往港島執行任務的幫手之後,我竟然莫名的期待了起來……因爲,陸、石二人出現之後,羅藝並沒有起身離開機場的意思,這就證明,龍星夜爲我找來的幫手,不止二人,還有其他人,比如說……曾經,同樣在祖乙大墓之中,與我並肩作戰,捨生忘死的某些人……

我的腦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機場的廣播便又一次響了起來,“中州飛往深海的航班,已經降落……”

中州……中州,是中原省的省會城市,而且,我心中所想的那個人,正是中原省,中州市人!

“該不會是……她吧?”我望着石乾坤,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如果真的是她,那我們盜墓天團的其他人,會不會都出現?” 衆人之中,也只有石乾坤這個話癆守不住祕密,至於羅藝和陸茗軒,想從她們口中套出情報,簡直比上天還難!

而這次,石乾坤卻出人意料的閉口不語,只是裝模作樣的仰頭看起了天花板……很明顯,石乾坤沒有想要告訴我答案的意思!

既然大家都選擇不說,那我也沒辦法,只好靜靜的等待謎底揭曉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出站口的人也越來越多,涌動的人羣接連走出了安檢出口,而我,卻依舊沒有等到我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直到安檢口那邊,是剩下了三三兩兩的寥寥幾人之時,忽的,一條熟悉的倩影,立刻映入了我的眼中……

此人身穿一件低調的黑色塑腰皮夾克,裏面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色T恤,下身穿着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看起來非常隨意,腳下還踩着一雙黑色的亮皮馬靴,整個人彷彿都融進了深色調之中,給人一種神祕的感覺,再說那張俏臉,那是一張我無比熟悉的嬌顏,美豔中不缺可愛,可愛中又不失霸道……沒錯,此時,映入我眼中的那條倩影,正是中原李家的當代家主,李靈兒!

我是真的沒想到,才和李靈兒分別了幾天,便又在深海市見面了,而且,我們還要並肩前往港島作戰,最關鍵的是,這次我和李靈兒再見面,身邊還坐着羅藝……

我越來越慶幸,沒有讓林纖和我一起來港島!

這邊,我的視線始終停留在李靈兒的身上,而另一邊,剛剛走出安檢口的李靈兒,也好像是和某人約定好了似的,直接朝着我們所在的快餐店的方向望了過來!

李靈兒拎着一隻黑色的行李袋,快步朝着快餐店這邊走了過來,沒多久,她便出現在了我們這張桌子上!

李靈兒坐定之後,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不經意的看了羅藝一眼,而這時候,羅藝恰巧也在看李靈兒……

二女四目相對,羅藝沒有開口說話,是正常的,而平時暴躁好動的李靈兒,這次居然也破天荒的沒有率先開口!

李靈兒和羅藝都沒有說話,石乾坤和陸茗軒自然不會主動打破這份沉默,無奈之下,這個重任,便落到了我的身上……

“你也是龍星夜找來的人?”我尷尬的笑了一聲,旋即便出言問向李靈兒。

我的聲音,直接打破了五人之間頗爲尷尬的沉悶氣氛,而李靈兒和羅藝二女,也自然而然的避開了對方的目光……羅藝是心不在焉的望向了別處,而李靈兒則是直接轉過了頭,一雙靈動的美目朝着我忽閃忽閃的眨了起來。

“簡單的說,我是以河省楚大師保鏢的身份,陪楚大師你一起去港島辦事。”李靈兒一邊說着,一邊指了指身上的一套深色系服裝,頗爲得意的說道:“爲了配合我保鏢的身份,我特意穿了一身深色,怎麼樣?”

幾天不見,李靈兒好像又恢復了往昔的開朗好動,與之前在楚氏古玩店,陪着我修行的那段時光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當然,對於龍星夜爲李靈兒安排的身份,我很無語……再怎麼說,我也是河省楚大師,出門帶了一個女保鏢,是不是有些尷尬?

雖然我知道,我這位女保鏢其實就是一頭女暴龍,但從外表來看,李靈兒和羅藝一樣,都更像是我的祕書……

“你這身裝扮……很不錯!”我朝着李靈兒豎起了大拇指,旋即便好奇的問道:“你知道,如何扮演一個保鏢的角色嗎?”

“有人想動你,我就幹掉他,對吧?”李靈兒洋洋得意的翹起了嘴角,“我在飛機上,惡補了兩部江湖電影,你就放心吧,保鏢這個角色,我是肯定不會演砸的!”

我望着李靈兒,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我怎麼感覺,這位女暴龍,一定會把保鏢這個角色演砸呢? 當即,李靈兒的話,立刻引來了石乾坤和陸茗軒的輕笑聲。

可是,羅藝那張吹彈可破的俏臉,卻始終沒有任何的波動,沒有人知道,她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當然,我也不知道!

我暗暗的嘆了一口氣,看來,李靈兒和羅藝,這兩位性格非常極端的炸藥和寒冰,貌似有些不太兼容,雖然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

這邊,李靈兒好像完全無視了羅藝,開始和非常熟絡的石乾坤,還有陸茗軒聊了起來,而羅藝,則是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那裏,是不是的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好像,她很在意時間似的。

很明顯,李靈兒和羅藝,好像已經劃分了陣營,石乾坤和陸茗軒本來就不認識羅藝,二人自然會和李靈兒站在一條戰線上,而羅藝,則是被孤立的一方,至於我,我是被夾在中間的那類人,就像是三明治一樣……

爲了再次打破這種更加尷尬的氣氛,我決定,嘗試着,讓大家認識一下,瞭解一下……

“那個,羅大警花,這位是李靈兒……”

我的話還沒說完,羅藝突然冷冰冰的說了一句,“我有她的資料!”

我能看到氣運線 “靈兒,她叫羅藝……”

我的話依舊沒有說完,只不過,這次打斷我說話的人,是李靈兒!

“我爲什麼要認識她?我來港島,是爲了協助你的!”李靈兒撇了羅藝一眼,很不客氣的說道。

說實話,李靈兒的霸道,刁蠻和任性,還有羅藝的冷若冰霜,不易近人,都是二女的性格使然,這,是她們的真性情!

可到最後,爲難的那個人,又變成了我!

還沒出發,團隊內部就產生了分歧,甚至是矛盾,那這次的任務……我越來越沒底了,真不知道龍星夜搞什麼鬼,竟然爲了找了這麼一羣既讓我安心,又讓我擔心的夥伴,早知如此,我寧願獨自一人,踏上港島!

我又暗暗嘆了口氣,這已經是我不知道第幾次嘆氣了……隨後,我見李靈兒和陸茗軒聊的很火熱,便出言對另一邊的羅藝說道:“還有人要來嗎?”

羅藝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人齊了,現在只等半小時之後,飛往港島的班機起飛了!”

聽到羅藝說出“人齊了”這三個字,我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這就代表,石毅,沒有被龍星夜邀請,還有胡墨,我們這羣曾經在祖乙大墓之中同生共死的夥伴,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聚齊!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正準備和羅藝找些別的話題,化解一下尷尬的氣氛,可這時候,我卻發現,羅藝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她的行李袋中,拿出了一本文件夾,正在仔細而認真的閱讀着,絲毫沒有打算和我聊天的想法……

當然,這讓我很尷尬……

然而,半個小時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在這半個小時之中,我卻始終都在尷尬中,不斷煎熬着……

我的保鏢,李靈兒,一直在和陸茗軒和石乾坤聊天,根本沒有搭理我,而我的祕書,羅藝,則更是不可能搭理我了,就好像,我纔是那個真正被孤立的人……

不過,還好這種尷尬的煎熬,只持續了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後,我們一行五人,提上了各自的行李,重新走進了登機口,過了安檢之後,我們五人便進入了頭等艙。

這班飛往港島的飛機,並沒有太多的遊客,尤其是頭等艙,算上我們五個,一共也只有十人而已我們完全可以一個人坐兩個位置,很是寬敞!

由於之前衆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好,所以,上了飛機之後,大家也都很默契的分開了坐……

李靈兒,石乾坤和陸茗軒聚到了一起,羅藝獨自一人坐到了靠窗的位置,繼續閱讀她的文件,剩下的我,就尷尬了,我不知道該去哪邊!

可千萬別小看這次的選座位,一旦選不好,我的港島之行,很有可能會更加尷尬!

於是乎,我也乾脆的選擇了另外一個靠窗的位置,獨自坐了過去……可是,當剛剛繫好安全帶的時候,一個陌生人,卻是很隨意的坐到了我身邊的位置……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這班飛機的頭等艙裏,遍地是座位,可這陌生人,卻偏偏坐到了我左邊的空位置上,爲此,不僅轉過了頭,打量起了這陌生人,就連不遠處的羅藝,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四人,也紛紛側目,滿眼警惕的盯着這神祕的陌生青年……

我微微轉頭,望向此人,便見此人極其年輕,看模樣,與我相仿,而且模樣很英俊,最起碼要比我帥上一些,長長的黑髮遮住了一隻眼睛,更是爲他平添了幾分神祕!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神祕青年,竟然給我一種“妖”的感覺,這種感覺,和當初的三熊三人,甚至是胡墨,都極其相似……難道說,這神祕的年輕人,是妖?

一想到這裏,我便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更是下意識的提高了幾分警惕。

而這時候,飛機也已經開始在跑到上滑行了,沒多久,那股熟悉的慣力,便再次佔據了我的全身……飛機經過了滑行,已經衝上雲霄了!

待到飛機平穩的翱翔於雲霄上空之際,那神祕青年終於轉過了頭,雙目,不對,他只露出了一隻眼睛而已……

神祕青年的那隻眼睛,散發着妖異的光芒,便見他一邊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淡笑,一邊開口對我說道:“渡鬼一脈,楚風?”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坐在座位上,凝視着那來路不明的神祕青年,其實,我放在腿側的右手,已經悄悄的虛空畫出了一道縮小版的封印符紋!

那神祕青年似乎感覺到了四周衆人的警惕目光,以及我和他之間的詭異氣氛,當即,青年臉上的笑容,便又濃了幾分,“我沒惡意……我叫鷹十三,我家小姐派我來找你,有一樣東西,小姐要我親手交給你!”

“你家小姐是誰?”

“胡墨!”

“我憑什麼相信你?”

鷹十三似乎早就料到我會有此一問,當即,他便輕笑出聲道:“小姐早就料到楚大師會有此一問……楚大師的內勁,恢復了嗎?”

這鷹十三此言一出,我立刻信了他七分!

我內勁全失這件事,好像並沒有幾個人知道,只有與我一同經歷過祖乙大墓之行的夥伴,才知道。

而且,對於這種消息,我已經全力封鎖了,我相信,除了我們幾個人之外,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而如今,鷹十三直接問出了這個問題,這就證明,鷹十三應該是胡墨派來的人,而並非是敵對勢力派來暗殺我的人!

當然,我並沒有直接回答鷹十三的問題,而是繼續觀察他……哥們我現在可是四面楚歌,天知道什麼時候會再蹦出幾個殺手,對我展開暗殺,如此危局,我不得不謹慎!

見我不說話,鷹十三便轉過了頭,將視線定格在了李靈兒的身上,輕聲言道:“不知,李小姐有沒有找到聖手李三劑?李聖手有沒有爲楚大師治好舊傷?”

鷹十三此言一出,李靈兒差點就從座位上站起來,不過,李靈兒的動作,卻被安全帶給攔住了!

當即,李靈兒便解開了安全帶,直接坐到了我身後的位置,身體微微前傾的對我低聲說道:“我離開楚氏古玩店之後,曾和胡墨聯繫過一次,並且和胡墨說了有關於李德龍的事情,這件事,除了我,你,嚴雷和胡墨之外,應該沒人知道,他,應該是胡墨派來的人!”

李靈兒頓了頓之後,她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哀怨了起來,輕聲呢喃的對我繼續說道:“楚風,我知道李德龍沒有醫治好你的內勁,我會再找其他的方法來醫治你,我一定要幫你找回丟失的內勁!” 李靈兒這番話,說的我有些心塞……

爲了幫我找回失去的內勁了,她真的盡力了,甚至不惜放下李家家主的身份,去求身爲李家分支的李德龍,這,已經夠了!

我當初跳崖救她,並非想從李靈兒身上獲取什麼回報,一切,只因爲她是我最親密的夥伴和戰友,我不允許我的夥伴出現任何的意外,爲救她而跳崖,我心甘情願,況且,若非跳崖,我又怎麼可能解開沙河之謎呢?

再者說,我失去內勁,是因爲白起力量的反噬,並非跳崖之過,這件事,我並沒有對李靈兒說起,想必,李靈兒一定是認爲,我內勁全失,是和跳崖有關吧?

其實,我想和李靈兒解釋清楚,讓她不必如此在意內勁這件事,但現在人太多,我不方便和她說白起的事情,所以,我只能等到和李靈兒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和她解釋了,如若不然,李靈兒心中的內疚,一定會不斷的加劇,這對於我,對於她,都未必是一件好事!

一想到這裏,我便微微扭過頭,輕聲對李靈兒說道:“你不必太在意這些事情,這可不像我認識的李靈兒,我認識的李靈兒,身上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消極情緒的,她,是一個刁蠻任性,開朗樂觀的女孩!”

“呵呵!”李靈兒展顏一笑,“開朗樂觀倒是不假,可本小姐什麼時候刁蠻任性了?”

見李靈兒又恢復了常態,我也稍稍的放下了心,朝着她聳了聳肩之後,我便再次轉頭,對鷹十三問道:“胡墨讓你交給我的東西,是什麼?”

鷹十三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旋即,便見鷹十三伸手入懷,從懷中掏出了一封老式的牛皮紙信封,將其遞到了我的身前。

我伸手接過了牛皮紙信封,不由的想起了那封神祕信件,當即,我一邊拆開信封,一邊不經意的對鷹十三問道:“胡墨最近在忙什麼?”

“我家小姐在半個月之前,就動身去了港島,目前,正在追查一件事……”

聽了鷹十三的話,我立刻確認,送信的神祕人,並非是胡墨……胡墨半個月前就已經去了港島,而昨天,那神祕人還幫我解決了在醉仙居按放炸藥的黑衣人,所以,胡墨絕對不是那神祕人!

我的大腦雖然在思考那位神祕的送信人,但手上的動作卻是沒停,將那封牛皮紙信封拆開之後,我發現,信封裏裝的並非是信,而是……照片!

當即,我的視線立刻定格在了照片上……

這張照片是在一處極具古典韻味的茶樓中拍攝的,而且拍攝的角度並不是很好,只能勉強看清楚兩個人的側臉,不過,僅僅是側臉,便已經能讓我完全確認照片中那兩個人的身份了……白天虹和陳泰!

照片中,白天虹和陳泰相對而坐,二人一邊喝茶,一邊似乎在交談着什麼,最關鍵的是,不論是陳泰還是白天虹,臉上和眼中,都沒有任何的敵意,彷彿交談的很融洽!

然而,不管白天虹和陳泰在談論什麼,這張照片都說明了一件事情……陳泰這傢伙,和白天虹的關係看起來很不一般!

我盯着這張照片,一言不發的坐在座位上,而這時候,飛機也已經開始降落了!

深海市距離港島,非常近,只不過,由於地域的特殊,我們並沒有選擇陸地交通工具,而是選擇直接坐飛機,所以,纔會這麼快便進入港島範圍。

不過,這些事情,現在都已經不是我要考慮的事情了,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張照片上,甚至,我連如何走下飛機,都記不清了!

直到我跟隨着羅藝等四人,茫然的走出了飛機場,坐上了羅藝早就準備好的商務車之後,我的注意力才從那張照片上,掙脫出來……

就這樣,我稀裏糊塗的便踏上了港島…… “鷹十三呢?”我左顧右看了一眼,便出言問向了李靈兒。

шшш⊕Tтkā n⊕¢ ○

“他走了!”李靈兒眨了眨眼睛,道:“從拿到這張照片開始,你就一直在神遊,走出機場的過程中,你幾次差點撞到柱子上!”

“鷹十三走了?”我不解的嘀咕了一句,轉而,我繼續發問道:“他臨走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鷹十三說,胡墨會聯繫你的!”李靈兒一邊說着,一邊撇了一眼始終被我緊握在手中的照片,“不就是陳泰和白天虹見面了嗎?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我家小娘子甜又萌 陳泰和白天虹,曾經都是八部衆的成員之一,他們之間相識,很正常,況且,陳泰這人,最爲詭異,在他眼中,除了被你幹掉的阿修羅之外,沒有固定的敵人,更加沒有固定的朋友,任何事情,只要對陳泰有利,他都會去做,所以,你沒必要太在意這張照片!”

李靈兒話音剛落,陸茗軒便出言道:“陳泰去找白天虹,其實我爺爺早就料到了……祖乙大墓之行,白天虹成爲了最後的勝利者,他拿到了商王手記,正因爲如此,我爺爺斷定,爲了得到商王手記上記載的祕密,陳泰一定會去找白天虹!”

“茗軒說的不錯,陳泰這傢伙,我爹倒是和他打過交到,這傢伙就是那種隨時都會把你賣了的隊友!”石乾坤不屑的說了一句。

陳泰,真的是那種隨時會把我賣了的隊友嗎?

在祖乙大墓中,如果陳泰面對的對手不是阿修羅,那他會不會在祖乙大墓中就把我賣了?

我依稀記得,我和陳泰第一次打交道的時候,我們還是敵對的身份,陳泰這傢伙甚至揚言,要幹掉我,可當我們正式見面的時候,卻成爲了夥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