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以後也不能夠再這麼做了,我在同學面前,實在是不好做啊!”安然看着鏡中自己那深深的痕跡,覺得自己絕對會被嘲笑一整天的。

2020 年 10 月 22 日

紀峻也不知道是同意還是不同意,靜靜地沒有發聲了。

安然不強求,接着說道:“那我不說了,掛電話了。”

掛掉電話之後,她用冷水撲了撲臉,努力降下了那臉上的溫度,平復着自己心態,轉身走回了教室。

“你回來了啊?”婁秋語雖然在很認真地打着招呼,但嘴角掩飾不住的笑意已經徹底暴露了她此時的情緒。

安然努力地回憶起平時紀峻的表情,七分像地冷着一張臉,說道:“那是蚊子咬的!”自己被紀峻害了,還不能夠詆譭他一次啊!這樣一想,自己揹着他說壞話,也就底氣十足了。

旁邊的女生也不揭穿,“安然家的蚊子可真大!”

“是啊是啊,還是很高貴的那種!”婁秋語也附和着女生的話。

安然直接無視了那兩個人,走到了從一開始就很淡定地坐着的白鑫竹,心裏竟然生出了一點感激。這裏面就他一個人最夠義氣了,竟然都沒有嘲笑他!

“你的設計圖怎樣了?”她忽然開口問道。

白鑫竹擡頭看着她,搖搖頭。

安然有些驚訝地看着他,“你竟然沒有想法!”按照她的想法裏面,白鑫竹肯定是很快就能夠有了自己的想法,這次不應該啊。

白鑫竹卻沒有一點解釋,“沒有想法,很正常!”

即使其他的人都跟安然一樣,很是疑惑,但是白鑫竹的表情依然是淡然的。

“沒有想法就沒有想法吧,我們繼續討論安然的好了!”婁秋語說着話,給白鑫竹緩解着尷尬!

安然點點頭,卻有些擔心地看着白鑫竹,她似乎有些猜到了,爲什麼白鑫竹會沒有一點想法了。 幾人隨意地討論了一會兒,便到了上課的時間。

安然這次特別地做在了白鑫竹的身邊,也不顧其他女生那樣特別的眼神。她覺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他了,原因麼,她當然是不希望自己的期末成績有了半點的影響了。

白鑫竹對於安然的突然靠近,也沒有半點地不適,很正常地整理了書本。

“你是不是因爲你的家裏原因?”安然想了想還是趁着離上課還差點時間,詢問了起來。

白鑫竹自顧自地整理着什麼,沒有答話。

安然有些着急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影響到這場設計,你別多想了。”

白鑫竹這次終於將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不會!”

“怎麼不會,現在都沒有想法,你有什麼資格說什麼不會影響期末成績啊?”安然很不滿地反駁了起來。

白鑫竹的神情依然很平靜,“我自己有打算。”

安然立刻說道:“我不相信!那天我看到的女人是你媽媽吧!”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白鑫竹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與你無關,還是不要多管閒事!”

安然有些不爽地看着他,“還有昨天,是哥哥麼?”看那樣子,比白鑫竹大了好幾歲,肯定是哥哥了吧。

白鑫竹這次卻沒有一點答話了,似乎根本不打算理他了。

安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了,但是心裏卻還是擔心得不得了,只是希望他能夠早一些地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了。

一節課結束,安然的心卻一點都沒有放下來。

“然然,你怎麼今天會跟白鑫竹坐在一塊兒啊?”一下課,婁秋語就快速地跑了過來,有些八卦地詢問着安然。

安然搖搖頭,“我只是挺佩服他的。”

婁秋語不相信地看着她,“你騙我呢吧,我可不相信你會有這樣的想法。除了紀峻,我不相信你還會佩服誰!”婁秋語的理由也是充分得不行。

安然此刻都不得不點頭了。

“那就老實說了吧,到底是什麼原因!”婁秋語這回倒是很機靈了。

安然想了想,有些猶豫,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出白鑫竹的祕密。

“你就說吧,我不會說出去的!”婁秋語又一次肯定了起來。

安然想了想,正打算拒絕,卻被白鑫竹打斷了思緒。

“她不過是想了解我的家庭而已。”

婁秋語瞪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安然,“你不會吧,有了紀峻還不算,還要招惹白鑫竹!”

安然不滿地一把排開她,“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婁秋語扁扁嘴,“誰讓你做出這樣讓人誤會的事情呢?”

白鑫竹坐在了一旁,把她們都無視了。

“好了,你回去吧,馬上要上課了。”安然催促了起來。

“切,我會了解到的。你當我傻!”婁秋語無奈之下,甩下一句話就離開了。

安然看看旁邊的白鑫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只能夠想着,還是給他自己處理好了!

下課之後,安然如往常地那般進入了停車場,卻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再一次看到了白鑫竹與別人爭執了起來。

那個人還是昨天的那個男人。

白鑫竹的表情也很是憤怒!

她覺得自己一定要走過去問問才行,期末成績可是掛在他的身上呢!雖然她不怎麼想要承認,但是能不能夠額外加分,還是得看他!

如此正大光明的理由,安然很坦然地走了過去,微笑着衝他打着招呼,“白鑫竹,怎麼還沒走?”

白鑫竹眼裏閃過一抹特別的神色,似乎是在疑惑她的行爲。但她顯然沒有必要解釋,很大方地走上去,看上去很是熟稔的樣子。

男人收起了眼裏的狠毒,看向安然,“你是?”

“我是他的同學,大叔,你好!”安然絕對不是在賣萌!

男人的嘴抽了抽,明顯沒有想到安然會用這樣的法子來取笑她!

兇狠的嘴臉繼續浮現,對着白鑫竹說道:“不要什麼樣的人都要來往,注意你的身份!”

白鑫竹諷刺地笑了一聲,“身份?我有什麼身份?又有什麼需要注意的?我選擇和什麼人交往,是我的事情!”

男人也沒有因爲他的話而憤怒到失去理智,反而是說道:“你別忘了,這次爸找你回來是爲了什麼原因!”

“不就是商業聯姻麼?告訴你,休想!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不管是你,還是所謂的白家主事,都沒有那個資格管我!”白鑫竹嘴邊的嘲諷越加地深刻了起來。

安然聽着他的話,張大了嘴巴,沒想到以前從那些偶像劇中看到的一幕,出現在了自己的生活中,商業聯姻,真的是很令人震驚的消息啊!

“生爲白家的人,你就應該有那樣的自覺!”男人憤怒地一字一頓說道。

白鑫竹收了自己嘴邊的嘲諷,“我從來都恨不得自己是其他的姓氏,只要不姓白!”

“我會讓你知道,你的選擇是錯誤的!”男人立刻甩出一句狠話,“我會讓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離開你的!”敢勾da白家的人,就要有準備做好被報復的準備!

安然在一旁聽着,更是驚訝不已,一邊卻開始好奇着白鑫竹到底喜歡了什麼人,真是讓她太奇怪了點。她也沒感覺到平時白鑫竹有跟什麼女人有太多的接觸啊!

難道是,秋語?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又生出了一些肯定,班上的女生,雖然白鑫竹對她們都一樣溫柔,但是婁秋語卻是不一樣的。至少,她在白鑫竹身邊沒有看到他對她有半點的情緒上的疏離。

這樣的驚天的消息,讓她震驚不已,要是這樣,婁秋語可就是陷入了危險的境地,而且,她相信,秋語的哥哥肯定也不會那麼容易就鬆口的!

“呵呵,你太小看她了!”白鑫竹笑了,自信萬分!

男人緊皺着眉頭,“那個女人是誰?”他會有各種各樣的辦法讓那個女人放手!

安然還在糾結着到底要不要說點什麼,把婁秋語排除在外,就覺得腰上一緊,白鑫竹的話傳進了耳裏。

“你沒有看到麼?我的女人,從來都只有她而已!”

男人狠狠地睨了她一眼,“女人,你最好看清事實,跟着他,很快會後悔的!”

安然還來不及疑惑,腦子裏面亂糟糟的,只有一個念頭,難道說白鑫竹爲了不讓秋語陷入危險之中,就拿她當擋箭牌了?

這個男人果然太陰險了,爲了自己的女朋友,竟然隨便拉出一個人來抵罪!

而她又不能夠直接說,她根本和他半點關係都沒有,要是說了,就是把秋語陷入了危險之中啊!

只能傻笑着看向男人,不想解釋半點。

男人見自己的威脅沒有半點作用,一甩手,甩下一句狠話,“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惹了白家人會有怎樣的後果!”

安然在心裏欲哭無淚,面上仍然裝作笑嘻嘻的樣子,自己都覺得快要僵硬了!

等到男人走開時,白鑫竹在微微低頭,在安然的耳邊說道:“既然有好奇的想法,就要有付出代價的準備!”說完,這才放開了安然!

安然鬱悶,早知道她就不過來了,“我知道我是擋箭牌,但是我們現在不是應該商量下,該怎麼保護我麼?我看那個男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她可沒有那種爲自己找麻煩的準備啊!

“那是你的事!”白鑫竹留下一句話,大步地離開。

安然不樂意了,自己可不能夠吃了暗虧,小跑着追上他,拉住衣服,“就算是爲了秋語,你也應該爲我考慮一下吧。好歹我和她也是非常好的朋友,要是我出了什麼事情,她肯定也不會好的!”

白鑫竹停了腳步,有些奇怪地看着她,“這有什麼聯繫?”

安然不高興地看着他,“你就別隱瞞了,我早就猜到了,你跟秋語的關係不一般。這次把我拉來當擋箭牌,就是爲了保護她,對吧!我都明白的。我也沒有半點地怨言,畢竟秋語安全也是我希望的。但是,這也不代表你就可以針對把我當擋箭牌了啊!”她沒有一點解決麻煩的本事好吧,當解釋了自己的猜測之後,安然實在是有些無奈了。

對於那種險惡的人,她根本就沒有接觸過,要讓她怎麼去解決?根本不可能不是麼?

白鑫竹看了她一眼,眼裏漫上一抹莫名的笑意,也不知道是笑她傻還是如何,“你想得實在是太多了點!”

“不管,你快點幫我想辦法解決掉那個麻煩吧。要是他真的讓一些人來打我或者怎樣,那我可怎麼辦?”安然還是有些焦急起來。

白鑫竹像是看着傻子一般地看着她,“不會,依白家家主的想法,他肯定會給你一大筆錢,然後讓你離開罷了!”對於那樣的手段,他見識了太多!

安然一聽,立刻驚了,難道說這不是什麼擋箭牌,結果是件可以免費領錢的好機會?

“你想多了,要是你不能夠離開這個城市,你別說拿錢了,就是命,也別想留下!”白鑫竹看着她的樣子,眼裏閃出惡劣的光芒。

安然鬱悶了,“難道你家是混黑社會的?”

白鑫竹搖頭。

“不是混黑社會的?那是怎樣?可以輕易地奪走別人的生命!”這聽起來也太玄幻了!

“你的話太多了!”白鑫竹瞥了她一眼,不在解釋什麼,而是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車!

安然可不會給他離開的機會,“今天你不說清楚,就別想離開了!”

白鑫竹一把拍向了喇叭,“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就是想要知道,你到底什麼時候能夠解決掉這樣的事情!”她可以去幫忙解決,但是這個幫忙要是延續到了好幾年,那她就寧願放棄期末成績了。

白鑫竹認真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然固執地站在車前,不願意走,總是希望他能夠將自己的事情說清楚不可,當然,其中還有一個原因,她是真的想要替秋語把把關,白鑫竹雖然皮相不錯,要是不靠譜,根本就不值得花費時間在那上面!

“你還愣着做什麼?”白鑫竹忽然開了口。

安然這纔像是反應過來一般,快步走到副駕駛室,坐了進去。

上了車,白鑫竹便將車子開了出去,速度快到讓安然忍不住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心裏冒出了一種想法,他這不是想不通,要自殺吧?別是到最後,還拉着她墊背啊!

車子熟練地穿梭在車流之中,速度快到,根本看不出此刻,那些車子的速度都快要降到最慢了。

一陣驚心動魄之後,車子開出了城區,來到了一片草地前。

“唰!”的一聲,停在了那片草地旁。

“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麼?”安然有些驚魂未定地看着旁邊面不改色的白鑫竹,心裏疑惑極了。

“你不是想要知道麼?我就告訴你!”白鑫竹利落地解開安全帶,下了車,站在碧綠的草地上,思緒不知道拋向了何方!

安然一聽,也下了車,走到他的面前,疑惑地問他,“這裏可是有什麼?”

白鑫竹沒有答話。

安然識趣地站在一旁,看了看草坪,忍不住拿出手機,給紀峻發了一條信息:我今天晚些回去,別等我!

白鑫竹將她的小動作都看在了眼裏,見她收好了手機,才說道:“這裏,曾是我的家!”

安然驚訝地看着那碧綠的草坪,根本不相信他,這裏怎麼會是他的家?開什麼玩笑?真當她傻啊!

不管安然如何驚訝,都無法打斷白鑫竹的說話。

“這裏很美是不是?說來也不信吧,我也不信,十多年前,這裏還是一片混亂,磚瓦土房,破落不堪!”白鑫竹的語氣很平靜,似乎在說着與他無關的事情。

安然安靜地聽着,沒有去打斷他的話,認真地感受着那微微的清風,她突然就沒有了懷疑,似乎這是真的有這樣的事情。

“再後來,白家家主將這片地買了下來,變成了現在的樣子。”白鑫竹繼續說着話,依然是平靜到了極致的語氣,沒有半點地猶豫,讓她竟然有一種在聽一個別人的故事的錯覺。

白鑫竹說到這裏,沒有再說了,似乎只要有這麼一點,都已經完全能夠表明當時所發生的事情。

“你是私生子?”不怪安然這麼問,當她聽到他根本不叫那個家主爲爸之時,就能夠猜到,其實他根本就不認可這個人的存在。

白鑫竹冷笑一聲,“我與他沒有半點的關係,除了身上的鮮血!”曾經他天真地認爲,自己只要努力一些,就能夠得到他的關注,卻到底不能夠消除他對自己的歧視,就因爲他的母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平民!

想到這裏,他的眼神一暗,不是早就決定不受這些事情影響?他還是太過高估自己了。

安然撇撇嘴,基本上已經能夠猜出個大概,“那個家主叫你回來,是爲了商業聯姻,這對於你來說,是件好事麼?”以她的想法裏面要是直接以他現在的能力地位,根本沒辦法跟那個男人爭,能夠有個助手,實在是不錯的! “你以爲我會靠一個女人?還是說,你覺得我的一輩子可以用來犧牲?”前面的十年,他已經爲之失去了太多,他實在是不願意自己的一輩子再次犧牲掉!

安然聽着他的話,覺得也很有道理,不再說什麼勸說的話了,畢竟這件事情,根本與她無關了。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安然可是沒有一點辦法,看那個男人的樣子,肯定會在接下啦不斷地找他麻煩的。只要在這個城市,就不能夠躲避。

白鑫竹看着遠遠的天際,沒有答話。

安然也沉默了下來,她想不到任何一點消息,關於各種那些複雜的事情,她實在是沒有半點的主意。

“接下來,應該是你怎麼辦吧。”過了一會兒,白鑫竹忽然開口道。

安然一愣,“什麼意思?我怎麼辦?”

“呵呵,你不是我的女朋友麼?”白鑫竹笑吟吟地開口,似乎又恢復了之前在學校裏面,那個溫柔的存在。只是那笑意吟吟之中,卻帶着說不出的狡黠。

安然有些不爽,“我什麼時候說過了,我還不是爲了你們,真是不識好人心!”安然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無辜了些吧,怎麼就莫名地熱了這個麻煩呢?

白鑫竹轉過身,認真地看着她,“你忘記了,剛剛你可沒有反駁。白顯程可不會認爲你是假的!”

安然這下子怎麼也忍不住地開口罵了出來,“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都是幫你的忙呢,怎麼能夠各種風險都我擔下了呢?”這也太坑她了吧,真是的!

“呵呵,我可沒有求你!”白鑫竹還是一副笑笑的樣子,怎麼也看不出有半點地羞愧!

安然欲哭無淚,現在要怎麼做?要是讓紀峻知道了自己竟然惹出了這樣的事情,還不知道要怎麼懲罰呢?雖然,說了,他肯定會給自己解決!

“很簡單,要是他們給你送錢,你就毫不客氣地收下,就當是我給你的補償好了!”白鑫竹說得容易得極了。

安然卻依然安心不下來,之前聽到了,對方家裏竟然會傷害別人的生命,一想到,就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相與的!

“走吧!”說完,白鑫竹轉身上了車。

安然只能夠木木地跟了上去,腦子裏面還在想着對策。

白鑫竹卻很快就駕車往回走。

想了好一會兒,安然實在是想不出有任何一點能夠讓她覺得有用的法子之後,只能夠放棄了。反正想多了,除了增加自己的難受之外,別的基本上沒有什麼用處!

“你和秋語,要怎麼做啊?我可是知道,她哥哥是有着非常嚴重的戀妹情節,所以,你就還是得擔心下,怎麼才能夠讓他承認你吧。”雖然白鑫竹對她不義,但是她還是會好心地提醒了她。

白鑫竹瞥了她一眼,“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當然是努力做好啊,一定要對秋語很好很好,那樣纔會讓他放心地把妹妹交給你!”安然努力地想着辦法,心裏卻是有些不屑,哼哼,剛剛還不承認,結果現在說到關鍵的地方了,還不是漏了口風,真是口是心非!

白鑫竹一個轉彎,搖搖頭,“那樣費力的工作,我還是不做!”

安然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相信地看着白鑫竹,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是這樣子的人,“你不會吧,就因爲她哥哥的原因,就放棄了!”天啦,這些男人果然都是軟骨頭,真是的,一點點困難都退縮了!一想到這一點,她就想要戳他的脊樑骨,太沒有腦子了吧!

“那秋語怎麼辦?”她估計的是他們應該纔剛剛開始沒多久,秋語對他也是有很深的感情,現在就因爲這一點事情就分手了這也太對不起她了吧!白鑫竹,絕對是個渣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