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幾年來,我的世界裏全是你,只有你!

2020 年 10 月 22 日

嶽桐梓心裏越發的想見到她,他拿出蘇櫟給他的手鍊,手鍊上散發出溫潤的紫光。

他眼底閃過一絲狂喜,馨兒就在附近。

他快速地上馬,避開官道上的人,又往前追去。

可是,追了一路,依然沒有馨兒的身影。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天又要過去了。

嶽桐梓看着天際邊火紅的夕陽,微微一笑,馨兒,我一定能找到你的。

夕陽下,他俊顏的輪廓線條更加的明朗俊逸,清雅而高貴。

而馨兒他們,趕了一天的路,他們沒有遇到客棧,只能露宿山野。

幾人圍着火堆而坐。

寧武很快獵來了兩隻很肥的野雞放在火上烤着。

馨兒靠在一棵大樹上,看着漸漸暗下來的天空,思緒也漸漸拉遠。

這種時候,嶽哥哥要是在她的身邊。

他一定會在一旁小心的護着她,對她噓寒問暖。 她總喜歡吃一些奇怪的東西,也喜歡去一些獨特的地方,他總是包容她,寵着她,在無理的要求,他都會不厭其煩的去做。

她是他見過的最有耐心的男子。

孃親不在的那段時間,她做什麼他都會陪在她身邊,她傷心的時候,他就在一旁靜靜的陪着她,她哭完了,他就會心疼的幫她把眼淚擦乾,看着他一臉心疼,她總覺得,嶽哥哥是喜歡她的。

他本就長得很英俊,去那都會有女孩子主動跟他說話,可他總是一副很冷淡的表情,那些主動示好的女子,也不給任何迴應。

自從她知道男女感情的事情之後,她的一顆心就在嶽哥哥的身上,對別的男人,當然,世界上再也在不出幾個和嶽哥哥和哥哥們一樣雋美的男人了,她從來沒有多注意過其他的男人,一顆心都放在嶽哥哥的身上。

可是,一想到那天他甩開自己的情景,馨兒痛苦的閉上眼睛。

從小到大,那是她唯一傾心去愛上的男子。

江子墨一直注意着她臉色的神色。

看着她臉色和變化,在到她痛苦的閉上眼睛。

江子墨的心,瞬間也跟着痛了起來。

她心裏有傷痛,是什麼?

這樣的月色下,她看起來很孤寂。

突然,寂靜的山林裏,突然傳來了一股濃濃的殺氣。

馨兒緊閉着她雙眼,陡然睜開,眼底閃過一絲清冷的殺意。

寧武的修爲,已經是金玄期巔峯,他很快發現了異動。

馨兒靈識一出,十五個金玄期巔峯的殺手。

能追到這裏來,看來是來殺這世子爺的。

江子墨一直有病在身,修爲還沒有寧武的好。

馨兒側目的瞬間,十五個黑衣人已經將她們幾人團團包圍。

“啊!”季柔三人看到黑衣人嚇得尖叫的抱在一起。

寧武抽出手中的配劍,來了十五個和自己同階的人,寧武的眉心突然蹙了蹙。

看來今夜要大戰一場了。

馨兒這會心頭不是很開心,她看着寧武烤肉的手法很熟練,她知道他烤的肉一定味道不錯,想着等一下吃一點在休息,她肚子也有些餓了,可來了這麼一夥人,等一下看到血腥的場面,她什麼都吃不下了。

她緩緩起身,走到寧武的身邊。

江子墨擔憂的喊道:“馨兒,回來。”

馨兒置若罔聞,目光清冷的掃了一眼十五個黑衣人一樣。

她的身後快速的出現了一對透明的羽翼,她快速的飛到半空,快速的釋放聖玄期二階的威壓。

當黑衣男子被威壓震傷的時候,她那透明的翅膀猛然的一扇,將黑衣人扇飛,強大的威力連一片衣角都不剩,馨兒的速度很快,一盞茶的功夫不到,十五個黑衣人就被她給解決了。

她緩緩落地,看了一眼驚呆的寧武。

她提醒道:“寧武,烤雞快焦了。”

要不是因爲肚子餓,她懶得出手。

“哦!”寧武回過神來,快速的去翻烤雞。

綜千重葉 江子墨目光溫柔的看着她,柔聲道:“謝謝你,馨兒。”

她居然是聖玄期二階,她的修爲,是故意隱藏的,他窺探過,只是沒有窺探出來。 “世子客氣了,我只是想吃寧武烤的烤肉。”馨兒並不是找藉口,而是實話。

寧武微微一笑,烤肉的動作更加的精細,剛剛有烤糊的地方,他用小刀輕輕的刮下來。

這蘇小姐的聖玄期二階修爲,徹底讓她折服了。

而對面的三個女人,似乎是沒有從震驚裏回過神來。

季柔顫抖着嘴角,伸出手指着馨兒。

“蘇馨兒,你……你是妖怪,天底下哪有會自己長出翅膀的人?”

馨兒冷冷一笑:“那是因爲你孤陋寡聞。”

孤陋寡聞四個字讓季柔目光陡然一怔!

“你這是狡辯,自己明明就是一個怪物。”

語畢,她快速的看着江子墨,急急地說道:“子墨哥哥,她,她真的是一個怪物,是人怎麼可以長成這樣的翅膀出來?”

這個蘇馨兒好厲害,此刻她真的有幾分心有餘悸了,若是她真的想殺自己,只不過是動動小手指頭的事情。

江子墨對季柔的話置若罔聞,他目光溫柔的看着馨兒。

問道:“馨兒,八大玄器中,我知道有幻羽的存在,馨兒是幻羽的主人嗎?”

馨兒側目,看着他俊朗的臉龐微微吃驚!

“世子知道八大玄器的存在嗎?”

“嗯!”江子墨點了點頭,“我這一身病痛,不能修煉,也只能多看看書了。”

江子墨垂眸,眼底閃過一絲黯然。

他是西北王的世子,在西北地區,也算是身份尊貴,他們江家,可以世襲封爵。

他便是下一任的西北王,能給他下毒的人,他知道是誰?

“世子真是博學多才,確實是幻羽,不過八大玄器是我阿婆所造,如今還有兩樣未能尋回,一點蹤跡也沒有。”

馨兒抿了抿脣,心底很是惆悵。

想想孃親這一生,真的不容易。

馨兒又慵懶的靠在大樹上,微微仰頭,傾城之姿瞬間一覽無餘。

“聽馨兒這一說,我倒是很好奇馨兒的身世了。”江子墨目光溫柔的看着她,其實,他隱隱約約猜到了一些。

皓月國首富,雲城少主,只有一個妹妹,就叫馨兒。

這兄妹三人在皓月國如傳奇人物一樣的存在。

“有什麼好好奇的,我就是我,蘇馨兒。”馨兒仰頭看着明朗的星空,她的聲音有些重,嘴角邊的笑容微微苦澀。

江子墨看着,心底泛起了一抹心疼。

好豪氣的話,我就是我,蘇馨兒,能做自己,很幸福!

季柔看着她們若無旁人的聊着,自己誤認爲是妖怪的人,居然是八大玄器幻羽的功勞。

季柔的心裏嫉妒得發狂,怎麼什麼好事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去了。

“蘇小姐,好了。” 谷歌的9527 寧武將烤好的野雞肉的雞腿撕下一個遞給了馨兒。

馨兒一看,眼底閃過一絲喜悅,看着那又嫩又香的雞腿,她真想大快朵頤。

“謝謝!”馨兒接過來,咬了一口,外酥裏嫩。

“嗯,好吃,寧武,看你的手法就知道好吃,我二哥也很會做烤肉,你們兩人的手藝一樣的好。”馨兒異常的開心。

要知道,小的時候,她一口都不能吃!

二哥帶她出去歷練,也只敢給她吃一點點。 馨兒性子直爽,吃相很不矜持,也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江子墨看着她的豪爽的樣子,越發的賞心悅目。

對面的三個女子,小口小口的吃着,矜持的動作彰顯大家閨秀的儀範。

馨兒一像都是這樣的,她在嶽桐梓的身邊隨意慣了,總是喜怒形於色。

馨兒很快就吃好了,她起身看這江子墨。

“世子,馨兒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見。”說完,不等江子墨回答,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江子墨知道她回宮間裏休息去了。

空間指環戒不是人人都能有的,例如,對面的三個女子就沒有。

放不下的是我愛你 此刻更是羨慕馨兒。

江子墨也有,可是,這三個女人在這裏,他也不能丟下不管。

她們三個也是去給母妃祝壽的。

“都回去休息吧!”江子墨說完,面無表情的往馬車裏走去。

“子墨哥哥!”季柔急急的喊道。

江子墨腳步微頓,側目,目光冰冷又淡漠地看了一眼她。

季柔一看他的眼神,瞬間就像是一盆冷水,從腦袋上澆灌下來,讓她到嘴邊的話又如數的吞了回去。

江子墨收回目光,這次沒有在理會季柔,而是直接上了馬車。

季柔看着他離去,他那冰冷淡漠的眼神,讓她心底泛起一股莫名的憂傷。

這個她從小就喜歡的男人,從來對她沒有溫柔過,神色總是淡淡的。

即使是莞爾一笑,那笑容也會顯得很牽強。

在她的眼裏,顯得那樣的寡淡薄情。

夜,很漫長…..。

嶽桐梓沒有停下來休息,而是由着馬的速度在官道上行走,靜謐的夜晚,只聽見噠噠的馬蹄聲。

他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很久了,馬也累了。

可是,依然沒有看到心愛的人的影子。

這次找到她,他一定會比以往更加小心的呵護着她,他嶽桐梓是要有多幸運,才能得到馨兒對他說那一句我願意。

他聽到她願意爲他解毒的那一瞬間,他知道自己成爲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他是有多不想推開她的,可是他那麼愛她,又怎麼會在那樣的情況下傷害她呢?

就因爲這樣,這小丫頭就離家出走了。

真是他好氣又心疼。

看着夜空裏撩人的夜色,他想她了,瘋狂的着她。

“錚……”

前邊傳來了刀劍的聲音,嶽桐梓擡眸往前邊看去。

只見前邊玄光四射,色彩繽紛,威力驚人!

嶽桐梓微微蹙眉,輕輕策鞭,馬兒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不遠處,一輛馬車被幾個黑衣人包圍。

幾個護衛也被殺死。

這時,馬車裏有一名穿着華麗的女子被黑衣人從馬車裏拖了出來。

“啊,救命呀!”女子驚恐萬狀的大喊。

爲了甩開黑影人,女子的手臂卻狠狠的撞到了黑衣人的刀口上。

痛得她的聲音越發的恐懼尖銳。

別把腹黑不當浪漫 嶽桐梓一看,溫潤如玉的眼底閃過一絲陰沉。

手中的玄氣一出,他身邊的樹上的葉子瞬間脫落,五六片葉子帶着一股雷霆之勢,犀利的朝着幾個黑衣人射了過去。

女子死命掙扎着,突然,拉着自己的力道小了很多,她快速的回頭看去,只見黑衣人的眉心插入了一片樹葉,瞪着一雙大眼往後倒去。 “啊!”女子親眼看着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嚇得魂不附體。

她往前踉踉蹌蹌的走了幾步。

擡眸,看到不遠處騎着駿馬在黑夜裏宛若天神降臨的嶽桐梓。

羊入虎口:這個相公有點壞 她驚恐的目光漸漸被驚豔取代,好俊美的公子。

過了好一會,她才緩過神來,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雙手依然緊緊的扣在一起。

“小姐,你沒事吧?”不遠處有一個綠衣小丫鬟跌跌撞撞的走到女子身邊。

“秀兒,我沒事。”女子的聲音裏還帶着一絲驚魂未定,聲線微微顫抖着。

這時,她才緩緩走到嶽桐梓不遠處,目光細細的打量了嶽桐梓一會。

微微福了福身,聲音輕柔地說道:“蘭欣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舉手之勞而已!”嶽桐梓語氣淡漠地迴應道。

“呀!”突然,被叫做秀兒的丫鬟驚叫了一聲。

“小姐,你的手臂受傷了,怎麼辦,我們身上沒有止血的丹藥。”

秀兒看着長長的一個血口,急哭了。

“我這裏有一些止疼丹藥,你們拿去用吧!”

嶽桐梓修長的手掌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的瓷瓶。

秀兒一聽,快速地破涕爲笑,急步走到嶽桐梓的身邊。

“多謝公子相助!”

秀兒接過瓷瓶,歡快的往回走。

快速地抖出一顆丹藥,遞給蘭欣:“小姐,快把止血丹藥吃了吧。”

蘭欣感激的看了一眼嶽桐梓,纔將丹藥吃吃下,秀兒又拿了乾淨的棉布將傷口包紮好。

“小姐,你先忍一會,還有兩天就能到鴦迦鎮了,到那在找醫師,會好的很快的。”秀兒輕聲安慰着自家小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