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好強大,居然這麼快就消失了…… 第六百零六章都是為了孩子

2020 年 10 月 22 日

回到車站前邊,唐宋迷茫了。

從動車下來,這會兒肯定沒辦法再上去,難道要重新買票?這個時間別說有沒有票,就算有也不定能買得到,除非動用武者關係,可他並不想用。

而且跟秦思琪碰面之後,唐宋忽然想到一個非常頭疼的問題。就算到了華都,就一定能找到天門鑰匙嗎?

以他的猜測,這個聯邦壓根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幫他找天門鑰匙的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找到了自己用……

「嘿朋友,去哪兒?」

正愁著,耳畔傳來聲音。唐宋轉過頭,卻見一個青年叼著煙湊到身旁,壓低了聲音,「我這有門路,去嗎?」

唐宋奇怪打量了一眼,青年一邊抽煙一邊打著奇怪的手勢,唐宋愣了。這手勢他見過,偷渡!

眼前抹過亮光,唐宋抿著微笑:「我想去華都,你這能搞?」

青年先是審視一番,然後警惕的四處張望,撇著嘴:「朋友似乎挺懂行啊,只要錢到位,不是問題。」

唐宋歪著頭:「你就不怕我有鬼?」

青年不以為然:「呵,你要真是武者,不會大半夜在車站外邊溜達。誰不知道,武者尊貴得很,這時候肯定找個好地方瀟洒呢。」

語氣里透著羨慕跟鄙夷,倒是挺矛盾的。

唐宋抿著微笑:「看來你更懂行。錢不是問題,但我想儘快到華都。」

青年眼前一亮,昂首挺胸:「只要錢到位,馬上就走。去了那邊有人接應,直接進去。當然,進去之後要怎麼辦,我可就管不了。你要覺得行,現在就走。」

唐宋點點頭,跟著對方離開,心裡則是感慨。同一個國家內不同的城市,居然也要偷渡。這世界,其實已經在崩潰……

繞了大概十分鐘,卻是到車站後邊一個略顯偏僻的房子后,有兩輛大貨車等著。沒有開燈,但唐宋可以看到有不少人坐在大貨車旁邊。有男有女,還有帶小孩的,估計都是偷渡。

看到這一幕,唐宋更是厭惡這個世界。要說偷渡到別的國家,他見得多了,覺得沒什麼。可現在他們只是想到別的城市,竟然還需要偷渡,神特么武者等級!

「到華都,三千五。」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青年低聲道,「這已經是最便宜的了。」

唐宋沒有在意,直接刷卡給錢。先前從葉龍那裡得到的錢,大部分給了周雨蕁,唐宋自己留了五十萬。

青年沒想到唐宋這麼爽快,倒是愣了。皺著眉頭打量著唐宋,忍不住提醒著:「朋友,我提醒一句。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他們到華都不是走親戚就是討生活……」

不等說完,唐宋微笑搖頭:「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我是個正經人。」

看得出來,這幫偷渡的人其實不錯,還懂得維護偷渡者的利益……

青年沒再說什麼,開始招呼隊伍上車。大貨車裡邊留了一半的車廂,外邊放貨物。空間非常擁擠,唐宋跟十個人蹲在一塊,還有個媽媽帶著五六歲的小女孩。

這種場景,讓唐宋不由想到多年前自己執行任務的時候,為了不引起敵方注意採用偷渡的辦法,沒想到幾年之後又重新了來一遍。

車廂內真的很擁擠,基本上就有地方坐,連站都站不直。留了一個小窗口通風,但這麼多人一起呼吸,還是有點煩悶。

黑暗中,唐宋掃了一眼,目光落到對面通風口下方的那對年輕母女身上,微笑道:「你們到我這邊來吧,這邊風迎面吹,對孩子好一點。」

那媽媽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長得很一般,但很淳樸。遲疑了一下,還是感激著:「謝謝。」

讓對方過來,唐宋卻沒有急著坐下,而是看了一眼通風口,從口袋掏出一把手術刀,在自己的位置後邊捅開一個小孔,然後用力拉扯。

空氣很快流通起來,車廂內的氣味漸漸消散。幾人本想責怪,可是感覺好受了,也就沒說什麼。

「叔叔,你好聰明。」小女孩忍不住誇讚,黑暗中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著。

小女孩長得並不算可愛,臉蛋圓圓的,一點也不卡哇伊。而且眼睛也沒有那麼單純,承受著與年紀不符的穩重。

唐宋抿著微笑:「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小女孩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先抬頭看了一下媽媽,見媽媽點頭,這才回答:「謝穎,五歲半了。叔叔,謝謝你。」

真懂事,讓唐宋不由想到了劉欣然,也不知道這丫頭的頭疼好點了沒有……

沉默了一段時間,唐宋實在受不了壓抑的氣氛,又問道:「謝穎,你跟媽媽去華都做什麼?」

謝媽媽嘆了口氣,低聲道:「去那邊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拿到那邊的戶口,讓她在那邊讀書。」

這話一出,旁邊一個大媽就忍不住感慨起來:「我也是,我兒子今年十二歲了,這是我第八次去華都。這些年基本上每年都去一次,就想碰碰運氣。」

「可不是么,我女兒十一歲,我去了十五次!哎,希望這次能得到名額,要是能落戶華都……」

「哪有那麼容易,華都那鬼地方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媽的,憑什麼他們在華都生的就是人,一出生就能上等級,我們一輩子拼死拼活都上不了!」

「哎,能有什麼辦法?我們做父母的習武是成不了了,要是能僥倖落戶華都,兒女們就能入學武校,基本上都能上武者了……」

聽著一幫人的議論,唐宋不覺有些心酸。全都是為了孩子,基本上就想著去找機會落戶華都,好讓他們的兒女也能落戶華都。

華都出生的,天生就是武者,天生高貴!

妖神記 神一樣的世界,嚴重的不平等……

保持著微笑,唐宋伸出手:「謝穎,到叔叔這邊來,媽媽累了。」

謝穎還是遲疑的抬頭看了一眼媽媽,得到許可才過去。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唐宋,按捺不住困惑的問道:「叔叔,為什麼一定要去華都,為什麼一定要成武者呢?」

這問題,讓所有人都沉默了。是啊,為什麼一定要成為武者?做普通人,就一定是低賤么?! 被一個棺材一路追着的感受可不好受,更何況這一路上還遇到了一些鬼魂,我和陳雅琪還要一邊點香扔出去。拼命的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後實在是跑不動了,我和陳雅琪就停在一堵坍塌了一半的牆邊休息。

心裏疑惑,那棺材怎麼還沒追來,回頭一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追在我兩身後的棺材竟然不見了。

“咦,那棺材呢?”陳雅琪大口的喘着氣,捂着胸口問道。看不來,她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竟然能跟着我跑了這麼久,而且速度還不慢,我倒是有些驚訝。

“不知道,應該是沒追上來吧。”我搖了搖頭回道。

我兩也不敢在這休息太久,只要我兩沒走出村子,就還不安全。我倒是沒關係,就是怕陳雅琪這個女孩受不了,跑不動了,於是關心的問道。“雅琪,你還跑得動嗎?”

陳雅琪點了點頭,說沒關係,讓我別擔心,還告訴我自己在學校可是連續兩屆的長跑冠軍。我徹底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瘦弱的她,她還真有些深藏不露的意思,難怪能跟着我拼命跑了這麼長時間。

就這樣,我兩又繼續往前走,但是剛剛被棺材追得有些慌了,只顧着一個勁的跑,所以現在我兩也不知道跑到了村子哪裏。松陽村這裏就是太荒涼了,放眼望去都是一片房屋的殘垣斷壁和茂盛的雜草,所以極容易失去方向。

走了一會,我們沒再遇到鬼魂,手中的香還剩下一些,也不敢收起來,因爲不知道一會還會不會遇到。走着走着,忽然在一個破敗的牆角那看到了一個身影。

那身影直立着靠在那,一動不動很是奇怪。我和陳雅琪先躡手躡腳的躲到了一旁,觀察了一會,見那人影一直都沒動過,我兩就打着膽子走了過去。

等走近一看,發現那身影有些熟悉,穿着一身運動裝。

“劉婷!?好像是劉婷。”陳雅琪驚呼,然後跑了過去。我趕緊跟了過去,先看看究竟。

陳雅琪伸手拍了一下劉婷,着急的問道:“劉婷,你怎麼在這,還好吧?”

不得不說陳雅琪的膽子還真大,竟然沒什麼顧慮的就拍了劉婷的肩膀,也不怕有什麼危險。我本來是想阻止的,但沒來得及。她這一拍,靠着牆角的劉婷突然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我兩嚇了一跳,才發現劉婷已經死了,而且屍體十分僵硬,死的估計有段時間了。劉林說的沒錯,劉婷的確來松陽村了,只是還沒找到他們,就不知道爲什麼死在了這裏。現在可以確定,當時劉林死前去追的那個人,恐怕就是劉婷的鬼魂,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會把自己的哥哥嚇死。

也沒時間處理她的屍體,我和陳雅琪繼續趕往村外。走了沒多久,我兩終於是能看到不遠處的石橋了,心裏欣喜萬分,只要過了石橋,我兩就出村了。

既然離出村不遠了,我兩也趕緊加快了腳步,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可怕的荒村。雖然陳柏要我在松陽村裏待到早上,但是我可不想因此丟了自己的性命,更何況還有陳雅琪跟着我,大不了到時候我去找其他人拜師就是了。

就在我兩已經要走到石橋那的時候,忽然從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喊叫聲,回頭一看,竟然是張天寧他們五個,他們喊着陳雅琪的名字,不停的招手讓她回去,一臉悲傷的模樣。

陳雅琪停在了原地,看着在向自己招手的他們留下了眼淚,傷心的哭了起來。

“雅琪,雅琪,快回來,我們在等你,雅琪……”他們五個的聲音迴盪在四周,帶着勾魂的魔力,讓人聽了心神有些恍惚。

我嚇了一跳,剛剛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儘量讓自己不去聽他們的聲音。可身旁的陳雅琪已經被那聲音給影響了,眼神恍惚,竟然邁着步子想要走回去。她走路的姿勢一搖一晃的,就像是失了魂一樣。

“雅琪,回來,別去。他們都已經死了,快回來。”我着急的大喊道,但是陳雅琪絲毫不爲所動,依舊邁着步子走回去。

記得以前外婆和我說過,晚上走夜路的時候,要是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在喊你的名字,你千萬不要回頭,說不定你一回頭魂就會被鬼魂給迷住,不由自主的走向它。

現在陳雅琪的狀況和外婆說的情況很像,她肯定已經被張天寧他們五個人的鬼魂給迷住了魂,這樣下去她可真的要走回去了。我兩好不容易纔走到了這裏,我怎麼可能讓她就這麼被鬼魂迷回去。

於是跑了過去,拉着她不然繼續走。這時我發現她的確神情恍惚,一看就是被迷住了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情急之下用力在她臉上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陳雅琪臉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大紅手印,甚至還有些微微腫了。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這一巴掌竟然真的起了作用,神情恍惚的陳雅琪頓時回過神來,先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接着就是吃痛的捂住臉頰。“這……怎麼回事?”她一頭霧水的問道。

我趕緊跟她道歉,說自己也是沒辦法纔打了她一巴掌,把她剛剛的情況說了一遍。

她臉色微變,心有餘悸的看向站在村子裏還再向她招手的五人,眼中露出傷心之色。“大家……”她哽咽着,眼淚又流了出來。

“走吧,他們已經死了,你回去的話我倆之前做的努力就白費了。”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說,然後拉着她走向村口的石橋。

陳雅琪被我拉着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難過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見我兩就要走到石橋那了,張天寧他們臉上的傷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憤怒,他們狠狠的瞪着我倆,就像是恨不得把我倆給殺了一樣。嘴裏不停的罵着陳雅琪,說她狠心,丟下他們,不得好死之類的話。

“走吧,不用去管。”我趕緊捂住她的耳朵,不然她去聽。她靠着我,哭得很傷心。

沒一會,我兩就走到了石橋那,剛想走上石橋,突然就颳起一陣陰風,橋上飄過濃濃的大霧。大霧沒了之後,不知怎麼回事石橋上竟然出現了一羣人。

他們身穿喜慶的衣服,臉上的妝容就像是燒給死人的紙人一樣,十分嚇人。他們肩上扛着一個大紅花轎,一蹦一跳的朝我和陳雅琪飄來了。

沒錯,他們是飄來了的,因爲他們的腳根本就不着地。

這時,花轎的簾子被拉開了,一個身穿大紅嫁衣的美豔女子坐在花轎裏,一臉笑意的盯着我,緩緩說道:“李啓明,你願意和我成親嗎?” 第六百零七章一巴掌能抽死倆

摸著謝穎圓圓的腦袋,唐宋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可這兩個問題真是直擊人心。

忽然發現,原來的世界是多麼美好。尤其是華夏這個國家,雖然還存在各種問題,可相比之下真的太美好了。

不敢說絕對平等,至少不用愁著成不了武者;沒有絕對公正,卻不用擔心坐個動車都要被武者欺負!

心頭暗嘆了口氣,唐宋輕聲道:「因為這個世界壞了。」

謝穎困惑的歪著頭:「壞了?那沒有人修么,壞了要怎麼辦呢?」

「會有人修,」唐宋抿著微笑,「遲早有一天,這個世界會被修理變好,所有人再也不用想著是否需要習武,不用擔心被欺負,開開心心做一個普通人。」

「真的么?」謝穎半信半疑的擰緊小眉頭,「叔叔,以後我想當醫生,可是我不想當武者,可以么?」

旁邊的大媽實在忍不住,低頭捂著臉哭起來。在這個不平等的世界,只有武者才有資格當醫生。只要跟聯邦扯上關係的,基本都是武者!

嬌妻捧上天 唐宋輕輕撥著她乾枯的頭髮,認真點頭:「可以。那些武者打架受傷了,還得找你治病。」

想了想,謝穎忽然露出甜甜的笑容,笑得特別開心……

噶!

車廂忽然劇烈搖晃的停下來,謝穎撞到唐宋懷裡,好幾個人失去平衡的撞在一起。

沒等多想,前邊傳來一個聲音:「有檢查,把通風口關上,別出聲。」

眾人趕緊將通風口關上,唐宋側頭看了一下身旁扯開的小通風口,用力扯開作為下的軟墊,擋在通風口裡邊。

外邊一陣細微的噪雜,裡邊十個人屏住呼吸,就連幼小的謝穎都緊張的捲縮在唐宋的懷裡不敢動。彼此的呼吸非常清晰,也越來越渾濁。

也就五分鐘,已經有人感覺呼吸困難了,可是沒人敢吭聲,緊張得冷汗都翻滾出來了。

外邊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止,可以聽得到大貨車後邊的貨物被打開,有人在上邊檢查。

嘭!

忽然有東西狠狠砸在車廂外邊,正好擊中封鎖的通風口。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謝穎嚇了一跳,本能啊的驚叫一聲。

聲音雖然不是很大,卻讓車廂內所有人臉色頓時發白,心頭拔涼拔涼的。

唐宋也是無奈,苦笑的摸著謝穎的腦袋,低聲安慰:「沒事,別怕。」

不出意外,很快車廂的小門的打開,外邊傳來怒喝:「出來,都出來!」

眾人無奈,只能紛紛下車。 復仇嬌妻:錯愛冷情總裁 下去的時候,好幾個人還略帶責怪的回頭看著謝穎,看得小丫頭臉色更是發白。

特種兵痞在都市 下了車,謝媽媽湊過來,沒等她說話,唐宋便低聲道:「我抱著吧,這樣安全一點。」

謝媽媽頗為感激的點頭,緊張的跟在他身旁。畢竟是女人,而且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多少有點緊張。唐宋抱著孩子,對方一定會認為他們是一家三口,這樣一來就不會那麼為難他們了……

車子都還沒完全離開城市,還在郊區,前邊就是收費站。來了好幾輛車,車燈照耀下可以看得到好多人圍著,不是拿著電筒就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包括司機在內,全都被帶到旁邊,一個男子大聲怒喝:「抱頭蹲下,快點!媽個西八,找死啊。」

唐宋抱著謝穎蹲下,可他並沒有抱頭,四處打量著。看樣子應該是某個大人物正好來檢查,這輛車恰好撞槍口上了。

果然,很快收費站那邊開過來一輛豪車。先是兩個黑衣男子下來,筆直的站在車子旁邊,隨後才是一個中年人慢悠悠的走下車。

中年人穿著西裝,嘴裡釣著煙,看起來特別拽。皮鞋亮鋥鋥的,頭髮肯定是上了油漆。

隨著中年人過來,那些穿著制服的人全都要敬禮,場面相當壯觀。

走到跟前,中年人抽著煙打量著唐宋等人,吐著煙圈冷哼:「就這些?全都送監獄,一個都不留。」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更是發白,有人差點沒暈過去。

只聽中年人繼續冷笑:「偷渡?而且目標是華都,你們膽子不小。都送監獄,那小孩送孤兒院。」

說著轉身就要走,不是一般的霸氣。

唐宋實在沒忍住,抱著謝穎站起來,皺眉道:「小孩送孤兒院,你倒是很有想法。」

一見到他起來,兩個制服人員立即怒喝:「蹲下,你想死啊!」

吼得非常大聲,嚇得謝穎眼淚翻滾而下,圓溜溜的臉蛋發白。可她不敢哭出聲,只能咬著嘴唇微微啜泣。

中年人重新轉過頭來,車等下可以看得到,他的臉上帶著幾分肆虐的邪笑。打量了一眼唐宋,不屑輕哼:「怎麼,不服?不服憋著!等她到了十五歲,出來給聯邦賺錢。她這輩子,只能是個奴!帶走!」

唐宋皺著眉頭:「聯邦的法律有這樣的規定?」

中年人一怔,抬起煙邪笑:「現在,我說的就是規定,誰讓你們低賤。別跟我浪費時間,都帶走!」

既然這麼說,唐宋就沒什麼顧慮了!

眼見著幾個制服人員圍過來,唐宋慢慢將謝穎放下,扭動著脖子:「既然你們這麼吊,我就不客氣了。」

早就對這個不平等世界厭惡到了極點,現在對方既然這麼吊,不抽一頓實在控制不住肚子里的火氣!

看他那樣子,中年人反倒笑起來:「年輕人,你很有想法。想打我?你跟他說說我是誰。」

旁邊一個黑衣男子立即往前一步冷哼:「這是聯邦高級參員王明,武聖!」

「武聖」兩個字刻意說得特別有力道,讓蹲著的眾人嚇得更是雙腿發軟。完蛋了,被武聖處決,死定了!

然而,唐宋卻滿是不屑的撇嘴:「武聖?不好意思,在我眼裡,你們都是辣子雞!簡稱,垃圾!」

這話一出,王明瞳孔驟然緊縮,雙眸迸發著陰冷寒光,武聖的威壓也跟著迸發出來:「你找死!」

身為一個武聖,竟然被人說成垃圾,尊嚴何在!

唐宋可不管他什麼尊嚴,鄙夷冷笑:「武聖?不好意思,你這樣的人,我一巴掌能抽死兩個。」

「你找死!」

旁邊的黑衣男子倒是很會抓機會,一個跨步衝過來,掌印朝著唐宋的腦門直接拍過去…… 第六百零八章沒有明天

眼見著黑衣青年的拳頭已經轟到唐宋的額頭前,唐宋卻沒有絲毫動彈,讓王明不由冷笑起來。一看就是個普通人,竟然還敢跟自己裝逼……

嘭!

心思尚未落定,卻見黑衣青年迅速往後倒飛,整個人彎曲成半圓,腰部往前凸。很明顯,被踢中腹部了。

噗通!

砸在王明身旁,黑衣青年都不帶多動一下,直接就暈了。

刷刷……

周圍所有的制服人員都望過來,一個個不敢相信的看著地上的黑衣青年,空氣頓時變得極度安靜。

王明一愣一愣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又懵逼的看著唐宋,嘴角微微抽搐:「你……」

唐宋扭動脖子往前走,撇嘴冷哼:「來,把你剛才的規定重新說一遍。」

一個聯邦參員,竟然說出那種話,也不怕遭雷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