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身旁的上官文浩呼吸沉重,每一次的吐氣中都帶着滿滿的酒氣,早上都這麼醉醺醺,說明昨夜醉的更是不省人事,難道她和他被人陷害了?會是誰?誰這麼無恥,幹出這麼缺德的事兒?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晨曦什麼也想不透,誰也擺脫不了嫌疑,雖然上官文浩喝的爛醉,可誰又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行不能這麼待着,晨曦推開文浩坐了起來,她把吊帶兒打了個死結,裙子整個向上挪了挪,感覺變短了好一節。

晨曦拉了拉裙角,匆匆忙忙的拿着包離開了酒店,一切都是謎,一切充滿了可疑! 疑點重重,但能確定的是,有個人對她起了壞心思,這個人能隨意進出這間客房,誰知還會策劃着什麼,這麼危險的地方她晨曦不能久留,一切的一切先離開這裏再說。

晨曦成功逃離酒店走在了大街上,可裙子短的很是不適,不敢亂跑。

心裏一片混亂,頭又是疼痛的難受!

到底是誰要做如此過分的事情,而且這個人竟然如此的小心謹慎,明明闖進了屋子卻沒做過分的事情,僅僅剪斷了她的吊帶兒,爲了什麼?

晨曦想了一路也沒想明白。

街上行人逐漸變多,晨曦更加覺得頭昏目眩,不知不覺間發現旁邊的路人不斷地朝她這邊看。

晨曦摸了摸臉,臉上沒東西啊,這些人怎麼老看她,啊,不會是裙子太短了吧?晨曦邊走邊拉裙子,那姿勢有多奇怪就多奇怪。

就這麼受着衆人的關注走到了朱氏集團樓下。

她怎麼走到這兒了?

不知道明主會不會在上面?啊,難道是她的潛意識把她送到這裏來了?可是她該怎麼和明主解釋這一切,他會不會誤會她?引起誤會就更麻煩了,怎麼辦,要不要告訴他?

晨曦站在朱氏集團大大的logo下面猶豫要不要上不上去。

都市透視醫尊 找不到答案的晨曦背過身面對着牆壁不停地啃指甲。要不和明主如實交代?不好不好,可不解釋點什麼又覺得不妥,怎麼辦?

晨曦左思右想時無意間注意到了背後的談話。

身後人羣的言談徹底吸引住了她的耳朵。

“你看到最新消息了吧,尚女士的大公子竟然和咱公司的民間公主交往了,你說說這鬧得!”

“就是,看到那圖片了吧,嘖嘖!”

“朱氏集團的這個民間公主也太會搞了吧,小小年紀真有心機,就這麼會兒就攀上了尚家,都說她是朱董事長在外面生下的女兒,你說是不是真的。”

“甭管是不是真的,她可是利用自己的身份,攀上了尚家,要是真成了尚家的媳婦兒是不是孫女兒還是女兒都無所謂了吧。”

晨曦的表情瞬間僵硬,她都不敢回頭了,就那麼直直地站着,送過一撥又一撥的人羣。

“現在的女人怎麼這麼隨便,真丟女人的臉,才幾歲就跟男人睡覺,長着一臉童真的臉,竟是這般隨便!”

“你也看到了,我覺得吧這些人都不懂得廉恥倆字怎麼寫!”

“都不知道老董事長怎麼想的了,竟然認了這麼個幹孫女!”

晨曦的臉直接變綠,她好生懷疑全月城的人是不是都在議論她,到底是什麼新聞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

晨曦顫抖着雙手拿出手機,可關機的手機怎麼也開不了,可能昨夜開了一休沒電了吧。

心裏好奇新聞內容,更是被所聽到的傷了心。

忽然明白爲什麼會有人說只有更難聽的沒有最難聽的。

她的狀況就是這樣,對她的評價只有更難聽的,沒有最難聽的。

評論一個比一個難聽,肯定不是什麼好消息!

話說,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名了。 不管是不是壞消息,晨曦都不能轉身。

此時她要是回過頭一定成爲全公司的焦點!可是,總不能一直這麼站着啊,雙腿無力,已經覺得渾身不適了,要是在這麼下去有可能真要倒在這裏了了,好難辦,轉身也不是不轉也不是!

就在晨曦不知所措的時分,一件衣物從她的身後圍了過來,把她的下半身緊緊地裹住,晨曦這才發現是明主站在了她的身後。

明主用他的西服圍住了她那光溜溜的大腿。

每當她最無助的時候出現的每次都是他,上次也是,這次也是,明主,晨曦對不起你…

晨曦咬着嘴脣紅着眼睛望向明主。

明主是不是看到消息了,可是他怎麼面無表情?晨曦窺視明主的表情,可是他的表情淡漠過度,什麼也沒看出來。

全公司都知道了,明主不可能不知道,晨曦想問什麼,嘴脣掀了掀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明主摟着她的肩膀走出了公司,王祕看着車停在一旁等待着他們。

一路上,只聽得見空調吹出來的冷風,詭異的沉默更叫人揪心。

車停在了別墅前面,晨曦下了車,跑回了房間,進屋就尋找充電器連上手機,沒等充上電,就不停地摁開機鍵。

手機在模糊的屏幕光線下發出開機的聲響。

棋盤巖 等待開機,加載屏幕,晨曦覺得一切好慢好慢,她都忘記脫下明主的西服,就那麼半蹲在地上盯着手機屏幕乾着急。

秒針滴答滴答移動,終於成功打開了網頁,晨曦抖着手點擊了那一條和自己有關的新聞。

看到那張難堪的照片,晨曦一下坐到了地板上,天啊,怎麼會這樣,早上她回到軀體時看到的那一幕,活生生的搬到了屏幕裏。

流露着鎖骨和肩膀,還露着小腿,還有那倚在上官文浩懷裏的姿勢,怎麼看都讓人受不了。

早上靈魂回到酒店時,她已經深受刺激,誰知這一景象什麼時候被他人拍下了,此時已經遍地都是。

對了,明主,明主要是看到這些會怎麼想?

晨曦扶着地面站起來,光着腳丫跑進了書房。

明主站在窗前,背對着她,晨曦扶着門邊站在一旁,猶豫了片刻。

明主什麼也沒問,什麼也沒說。

晨曦把身上的西服拿下來放到了桌子上,心裏不停地思考,該怎麼開口。

“明主,我們什麼也沒做,不不是我們,是我和上官文浩,真的什麼也沒做!”

“你們,真的在一起了,我,還以爲是ps的…”明主的聲音嘶啞,帶着濃烈的悲傷。

她是不是傷到他了,不,不要,不能讓明主誤會,一定要解釋清楚。

位面超級基地 “明主,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昨夜我喝多了,明明一個人的,早上發現牀上多了上官文浩…”晨曦不確定能不能說服明主,可看到那樣的相片誰又能輕易相信她。

“昨夜我去了趟冥界,以爲你很想一人獨待,沒想到,會是這樣,你還沒忘記他?”明主斷斷續續地說出了沉重的話語。 是啊,是她把明主趕走了,說什麼一人要待,結果呢,早上卻和上官文浩睡在了一起,能不引起誤會?

昨夜,明主正好去了冥界,肯定也沒來看過她,也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這下怎麼辦,該怎麼解釋才能讓明主明白她和上官文浩之間根本什麼事兒都沒發生。

可是怎麼感覺越解釋越解釋不清…

“你果然沒忘記他!”明主留下話語和她擦肩而過,至始至終都沒看過她一眼。

摔門聲提醒她,屋裏就剩下她一個人。

心裏冷冷的,身上的器官一個一個地凍了起來,世上的一切都被寒冰包圍…

明主不信她…

任何誤會她都可以扛得住,可晨曦就是受不了明主對她產生懷疑之心,明主生氣了,他連頭都沒擡,看都沒看她一眼…

事情怎麼成這樣了,昨天她只是心情不好,要一人好好休息休息的,怎麼一夜之間全變樣了。

‘你果然沒忘記他’,明主只留下這麼一句話,顯然他很在意上官文浩。

照片上的那個男人任何人都無所謂,可偏偏是上官文浩,事情就完全變了味兒,明主肯定以爲她和柳逸晨藕斷絲連,事情好糟糕!

剛剛,那一刻,她要是果斷地說出,‘我忘記了他’多好,可惜,她沒說出口。

雖然心裏沒有了柳逸晨,可是她確實沒忘記柳逸晨

“明主,晨曦雖然沒忘記柳逸晨可晨曦的心裏只有你一人,明主,我該怎樣才讓你相信這一切…”

晨曦唉聲嘆氣蹲了下來,打結了的吊帶兒鬆開,露出了整個肩膀。

晨曦提着吊帶兒回了自己的臥室,把眼淚留在了書房。

臥室裏的手機屏幕亮着光,上官文浩打來了無數個電話,晨曦卻無視一切,拿着一身連衣裙進了洗手間。

冷水噴灑了下來,晨曦的眼裏全是明主剛剛離開的那景象,第一次看到明主那樣的表情,晨曦的心全亂了,外界的一切評論都打垮不到她,可明主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卻能讓她的心翻天覆地。

機械式的衝完澡,換了身不顯眼的衣裳走出了別墅。

她不能就這麼被輿論淹死,事出有因,肯定是誰謀劃了這場陰謀,要麼不可能這麼巧合,短短的時間更不可能來得及謝文章,雖然沒細看文章的內容,可長長的一篇,寫的那般精彩肯定是先寫好了文章,再拍下了照片,拿到照片的瞬間立即排版傳到了網上。

不知是誰這般廢了心,可世上不會有永遠的祕密,晨曦不信她就找不出這個人。

晨曦買了杯冰咖啡,細細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切的變化貌似從她回到月城開始的。

一個是舅舅,一個是上官文浩。

舅舅要是知道是她把他關進去了,還真有可能做出這樣的舉動,可爲了什麼,只是爲了變低她的名譽?值得嗎?

上官文浩,一向善良的文浩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可是那一天他忽然出現在樓下就挺奇怪的,還有他是怎麼走進自己住的酒店客房?一切都是謎團! 不能放過一個線索,晨曦細細回想自己這一世得罪的人羣,貌似活的很平靜,沒惹上深仇大恨,除了上次和上官嘉怡有個摩擦,以外好像沒有惹怒其他什麼人。

舅舅,上官文浩,上官嘉怡,如今能想到的就這三個人了,會是誰?還有她沒考慮到的嫌疑人嗎?

晨曦茫然,都不知道該從那裏下手解開這個謎團!

上官文浩,晨曦的腦海裏不停地重複這四個字。

既然上官文浩是當事者,要不先問問他,聽聽他的解釋?

晨曦拿起手機回撥了上官文浩的手機號。

“晨曦,可是聯繫到你了,你怎麼樣,在哪裏,有沒有事兒?”上官文浩連着問了好幾個問句。

聽着他的聲音不像是做過壞事的人的樣子,難道不是他,他也是受害者之一?

“晨曦,晨曦,聽得見嗎?”上官文浩的音色裏充滿了焦急。

“聽得見,咱找個地方見面吧。”晨曦先提出了見面,總覺得有必要見一次面。

上官文浩像是很想見她似的,特別主動,地點晨曦定了,定在和思琪常見面的那家寂靜的咖啡館。

晨曦提前來到了咖啡館,坐在了最不顯眼的角落。

晨曦捧着那杯冰咖啡注視周圍的人羣,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杯咖啡了,不知道受了咖啡因的刺激還是心靈受打擊了,神智異常的清醒,頭也不疼了,她的心只想解開這一個謎團。

喝着咖啡晨曦也沒忘記觀察周圍的人羣,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觀察沒見到可疑的人。

上官文浩帶着棒球帽走進了咖啡館,坐到了晨曦的對面。

晨曦時刻留意着上官文浩的身後,貌似沒跟來其他的人,這才稍微鬆開了警戒。

“等久了是嗎。”上官文浩輕聲問道。

晨曦搖了搖頭,眼神卻細細地觀察上官文浩的一舉一動。

他的動作也言語沒有遮遮掩掩,不像是做了壞事的樣子,難道真的不是他?

“看到新聞了是嗎?”上官文浩接着說道。

晨曦始終沒說話,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早上起來看到了你的髮卡,總覺得奇怪特意問了前臺,這才知道那間房是你訂的,昨夜喝太多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怎麼進了那裏,更不知道你在哪裏。”

上官文浩努力解釋,晨曦直直地盯着他的臉,她竟然都不知道髮卡丟在酒店的事情。

“對不起,要是我沒喝醉也不可能出這些事情,可是昨天被你那麼拒絕,心裏真的太難受了!”上官文浩微微低下了頭。

晨曦這個時候纔開口說了第一句話,“就你一人喝的嗎,還是有人陪着?”

“嘉怡陪着了,她也喝多了,早上她還說找了我一夜。”

晨曦睜大了眼睛,上官嘉怡?這個女人果然摻和了進來。

“你們在這家酒店喝的嗎?”晨曦加快了語速。

“是啊,嘉怡說那家酒店的清酒好喝,就約在那裏見面了。”

“之後呢?”

“可能心裏太難受了吧,沒幾杯下去,我就不省人事了。”上官文浩晃着杯子感嘆。 咖啡店裏放着陌生的英語民謠,輕快的歌聲和晨曦的心截然成了對比。

上官文浩是那樣幾杯清酒就能倒下的人嗎?酒,酒有問題!

“沒幾杯?你的酒量不還可以的嗎,喝清酒都醉了?”晨曦握緊了手中的杯子。

“嘉怡說我去了洗手間,我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去的洗手間,更不知道怎麼跑進你的屋子裏,記憶一片空白,哎,一切都怪我,都怪我喝醉了。”上官文浩沉沉地嘆了口氣。

晨曦略微明白點了,昨天上官文浩受到了她的拒絕,找嘉怡訴苦,隨後在那家酒店喝酒,喝到不省人事,最後被人送到了她的屋子。

這個給上官文浩下藥的人和送上官文浩進她的屋子裏的人,有可能都是同一人乾的?好有計謀的進行着這一切,說明已經預謀了許久?

都知道自己住進了那間屋子,說明一直跟蹤了她?一想到有人會跟蹤她,後背都變得涼颼颼,不會這一刻也被跟蹤了吧?

上官文浩找嘉怡,可文浩爲什麼要找嘉怡訴苦,不找哥們兒怎麼找上官嘉怡,這點晨曦還是很不理解。

總之這件事情和上官嘉怡脫不開關係。

上官嘉怡,她不會是要報復她吧,不會是爲了上次做女傭的事情動了壞心思?還是她看出了什麼,想強走明主?

一想到上官嘉怡對千小惠做的事情,還真說不好這一切就是她乾的。

聽着這一切像是和舅舅沒什麼關係,是不是能排除舅舅和上官文浩?

“晨曦,事情鬧成這樣了,要不你直接嫁給我,你的名譽已經受到了這麼大的影響,以後還會涉及到你的婚姻,趁着這個機會我們訂婚吧,只要訂婚就不會有閒話了,也不會有輿論,放心,我媽肯定會同意,晨曦只要你點頭,我們立即準備訂婚!”上官文浩忽然握住晨曦的手鄭重地說道。

晨曦嚇得急忙收回了手,忽然覺得上官文浩的存在對她構成了嚴重的威脅!

晨曦從未想到上官文浩對自己竟是如此的癡心,癡心到這種程度。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癡心過度,很有可能做出出格的事情,難道這一切都是上官文浩策劃的?照片傳到網上,她估計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吧,除非取她的人有很強的抗壓能力,或者她的清白被證明,要麼估計沒人敢取她。

這樣她就很難拒絕上官文浩的求婚,換做正常人的思維就會接納上官文浩立即吧,可她不是正常人,她是靈女,她是冥主的妻子。

上官文浩,上官嘉怡,每個人都逃不掉嫌疑。

晨曦丟下上官文浩,離開了咖啡館,直接去了那家昨日留宿的酒店。

直奔酒店的辦公區,闖進監控室,昨夜她的客房有人闖入她有權知道真相。

監控室裏穿着制服的兩位值班人面面相覷,指了指一間關着門的房間。

晨曦蹭蹭走過去推開了門,卻見到了明主。

明主親自坐在一角緊緊地盯着顯示屏。

晨曦看到屏幕裏,有一個高高胖胖的一個男人扶着上官文浩闖進了她的屋子,那個人的帽子拉的很低根本看不清是誰! 怎麼是男人,不是上官嘉怡??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明主摁住暫停鍵回頭望向她,晨曦緊閉着雙脣眨了眨眼。

明主怎麼會在這裏,他是不是相信她的話語了?他相信她沒有主動投懷入抱,所以親自來查看那一日的記錄?如今他已經看到了這個視頻,應該相信她所說的了吧。

明主,晨曦真的沒有想過要和上官文浩在一起。晨曦好想這麼告訴他,可到了嗓子眼的話語怎麼也沒說出口。

明主站起身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小屋。

“我在車裏等你。”

明主終於看她一眼了,終於和她說話了,他說在車裏等她,是不是完全相信她了,不管怎麼樣,只要明主不要不理她,那一切都無所謂了。

小小的屋子裏就剩下晨曦一人,晨曦坐到顯示屏前不停地回看錄像,可怎麼也看不清那男人的模樣,這個人到底是誰?

該看的也看了,該見的人也見了,剩下的調查等靈魂出來以後再進行好了,明主在樓下,還是先去見見明主好了。

晨曦關上小屋的門走在了樓道,手機叮鈴想起,原來明主發來了一條微信。

“我先走了,改日再見吧,這幾日不回別墅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