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桃抿着嘴,點點頭。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潘夫人提着裙襬,扶着樓梯的扶手,小心翼翼的上樓。

小閣樓的窗戶都關着。光線暗沉。

潘夫人推門進去,朝陽的晨光隨着木門敞開的瞬間投射進去,肉眼可見浮塵在金色的光影中飄蕩。

小閣樓是潘琇平素裏練習書法繪畫和看書的地方,入門的左側擺着一個檀木書架,黝黑的漆質上蒙着淺淺的一層灰,上面整齊的排着各類書籍,中間擺着八扇絹紗畫屏,畫屏後,是一幾一榻,几上有文房四寶和各種繪畫的道具。長榻靠牆而放,牆上有一扇一丈寬的楠木大窗。

潘夫人打開窗戶,小閣樓瞬間明亮了起來,溫暖的陽光鋪滿整個空間,彷彿又恢復了生機。

潘夫人沒有忘記自己此行的目的,她迅速地在書架上翻起來……

片刻後,小閣樓內一片狼藉,各種書籍散落一地。潘夫人也顧不上意態,跪坐在地板上,一本一本的尋找着。

沒有發現琇琇的記事本……

記事本沒有了,連浩南與她往來的書信也沒有了……

潘夫人心裏焦急,眼淚在眼眶裏打着轉兒。

還有什麼地方沒有尋找的?

迷濛的淚眼在閣樓裏來回掃拂着,最後停留在窗下的長榻上。

潘夫人急急起身,差點兒不慎踩到自己的裙襬兒摔倒,穩住後,挪過去,用勁兒將長榻拉開。

靠牆的木榻下面,放着一個方方正正的匣子,潘夫人喜出望外,將匣子抱了起來。

匣子上掛了一把鎖,潘夫人認得,這是去年自己送給琇琇的生辰禮物,這把鎖比較特殊,鑰匙是一支簪子。琇琇很喜歡,所以一直戴着那支簪子。案發的時候,琇琇恰好沒有戴,所以,那支簪子還留在她廂房裏。

潘夫人心念一動,抱着木匣咚咚下了小閣樓。

金子在百草莊內用過早膳後,便領着笑笑出發去偵探館。

偵探館門前,有小廝在灑掃。

金子簡單的亮了一下通行證後,便徑直入內,往樓道口走去。

笑笑沒有跟上去,轉入茶水間,準備煮水泡茶。

樓上很安靜,金子走到房門口的時候,便見辰逸雪負手站在窗前,望着東市長街上的車水馬龍,修長的手指在空氣中輕輕晃着。俊白的臉上,掛着淺笑,眸光映着外頭的初升的日光,澄澈而璀璨。

他剛剛在長街上就看到了金子主僕的身影。瞧她步履匆匆的模樣,辰逸雪不覺漾起了笑。

金子站定,凝着他。

這表情……

“我回來了!”金子清了清嗓子,走近室內,兀自在幾邊的蒲團上坐下。

辰逸雪轉過身來,踱步走回軟榻,修長的身姿往靠背上一倚,袍角掀動,雙腿交疊,姿容閒適而放鬆。眼眸中,光芒流轉。

“辰郎君如此看着兒作甚?不會是還在生氣我上公堂驗證七叔臉盲症的事情吧?”金子有些心虛的乾笑道。

“昨天的午膳,很好!”辰逸雪神態依然倨傲,答非所問。

金子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心頭不覺一陣甘甜。

“昨天的驗證,我聽昊欽和慕容瑾說了。”辰逸雪看着她,話鋒又陡然一轉,微笑道:“時間剛好差不多!”

什麼意思?

辰逸雪的思維還是那麼跳躍,金子必須要高度集中精神,才能跟上。

金子微怔間,修長白皙的直接夾了一份資料遞過來。

她信手接過。打開,看了起來。

這是之前調查車伕遊順獨子游浚患了氣疾的情況,因爲七叔的證供推翻了車伕的證詞,在加上後期金子的推斷,證明撞死潘琇的不是普通馬車,所以。車伕遊順的證供無效,衙門將要治遊順僞證供之罪。

此前遊順儘管被大刑伺候卻一直閉口不提與之達成交易的人是誰,理由是爲了自己的兒子可以得到後續的治療,所以,他寧願受皮肉之苦。也不願供出幕後之人。可這兩天,情況如辰逸雪猜測的那般,遊浚的主治大夫,已經不再上門給遊浚治療了,剛好這幾天天氣漸漸變得乾燥,遊浚的氣疾時常發作,當靠湯藥已經有些控制不住病情,而遊順又深陷牢獄,後續治療無繼,遊順的妻子昨天上牢房探監了,幕後之人背叛協議,遊順應該不會再硬扛着罪名。

還有另外一個調查結果也出來了。

潘家是書香世家,祖輩都出大儒學士,到了潘亦文這一代,卻開始沒落了。潘亦文一直想着有一天能重新振興潘家,他給自己的壓力過大,在生活中的脾氣也不大好。在娶潘夫人顏菁之前,曾有過兩任妻子-蕭氏和溫氏。

蕭氏病故,溫氏和離。

據溫氏講,潘亦文爲人非常虛僞,在外是一套,在家裏又是一套。她曾經一度懷疑潘亦文的精神有問題,因爲她曾看到潘亦文半夜一個人跑到宗祠裏,跪在祖先的排位面前,一會兒痛苦流涕,一會兒又發了瘋似的拿着鞭子對着空氣抽打。這個發現讓溫氏萬分恐懼,再加上她長期受到潘亦文的打罵,最後以自殺要挾潘亦文,要求他跟自己和離,並承諾不會對外透露他們和離真相的一絲一毫,潘亦文才答應放了她。

辰逸雪依然一動不動的靠着,聲音懶懶的:“看了這些資料,有沒有蠢蠢欲動的感覺?”

蠢蠢欲動?

這是什麼形容?

金子擡起一雙波光瀲灩的眸子,煙眉微擰,不屑道:“兒認爲溫氏沒有說錯潘亦文,這樣的人豈止是精神方面有問題,簡直就是心理嚴重扭曲的變態!”

“那你現在知道他爲什麼要弄那個密室,又爲什麼要做出凌虐女子的行爲了吧?”辰逸雪眸色清亮的望着金子。

ps:

求各種~~~

感謝@鵝是老五打賞和氏璧!很感動~

感謝夜雪初霽0407、米蟲人生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慕枳、千羽駕到、子伽打賞平安符! “潘亦文他虛僞,自然也是虛榮的。潘家到了他這一代便沒落了,他接受不了這樣的落差,一心想着重振潘家,於是便給自己過多的壓力。每個人心理的負荷能力不同,潘亦文有可能承受不了自己強加在身上的重壓,於是人格也開始變得扭曲。所以,他纔會在宗祠祖先的靈前痛哭流涕,又因爲自己未能完成這樣的願望而憋屈,他需要發泄,所以纔會對着空氣抽打鞭子。漸漸的,他越來越嚴重了,不再滿足於自我排泄,所以,便將自己的痛苦,轉移到別人身上……”金子捏着掌心裏的資料,聲音也隨着情緒的起伏,微微變得低啞。

辰逸雪淡笑不語。

金子有些疑惑,難道她說的不對?

他剛剛問她看完之後可有蠢蠢欲動的感覺,難道他已經有了答案?

金子整了整容,將資料放在几上,看着他,認真道:“辰郎君說一說你的發現吧!”

辰逸雪翹着手,調整了一下坐姿,四目對視了片刻,才慢悠悠的說道:“三娘你剛剛說潘亦文心理嚴重扭曲,這點毋庸置疑,不是心理變態的人,根本做不出那種匪夷所思的行爲。至於你所說的潘亦文爲了振興潘家而心理負荷過重,這個只說對了一半!”

一半?

金子眨了眨眼,一副願聞其詳的謙遜表情。

辰逸雪脣角勾動,這態度極好……

“潘亦文有過三段婚姻,你從這三段婚姻中發現了什麼?”辰逸雪引導道。

金子在腦中重新過濾了一遍。

蕭氏病故,溫氏和離,現任的潘夫人顏菁是喪偶二婚,帶着潘琇改嫁的。

腦中電光火石的一閃,金子睜大眼睛,開口道:“潘亦文的三段婚姻,都不曾生育過一兒半女!”

“腦袋終於跟上趟了!”辰逸雪笑意淡然。

金子瞪了他一眼。

太傷人了……

不過發現這個問題之後。似乎關於潘亦文身心上的變化也漸漸明朗起來了。

古人常說的一句話便是:‘不孝有三,無後爲大’。

潘亦文年近半百,卻連一個繼後香燈的孩子都沒有,等他身故。潘家一脈在他這裏就要徹底的終結了,這纔是他對不起列祖列宗最重要的地方。

而他的三任妻子都沒有爲他生育,只能說明問題是出在潘亦文身上,他患有不育症。

這無疑是對一個男人自尊最大的打擊……

潘亦文生理上的缺陷,也給他帶來了心理上的缺陷,那個密室之所以存在,或許他是爲了證明自己。因此纔有了像小月那樣的受害者出現……

不過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的猜測,金子覺得有必要去向潘夫人再次瞭解一下潘亦文的生理情況。

如果證實潘亦文真的患有不育症,那麼令潘娘子的懷孕的,一定就是鄭玉這個人渣了。

金子剛打定主意下午尋個時間去潘府問問潘夫人。便聽辰逸雪不緊不慢的說道:“根據英武查探回來的消息,潘亦文之前只有吸食菸草的習慣,而正式吸食阿芙蓉,是從三個月前開始的。潘亦文去淮南道講學,受鄭玉與一衆弟子所邀吃了一頓謝師宴。鄭玉當時送了一盒禮物給潘亦文。只說這東西千金難求。”

金子無語了,這鄭玉真夠會孝敬自己的老師啊,竟然送‘千金難求’的阿芙蓉?

“三娘有沒有想過,鄭玉爲何什麼都不送,只送阿芙蓉?”辰逸雪端坐在軟榻上,直直望着金子。

金子也想不明白這一點。胤朝禁止阿芙蓉流通,這染上了毒癮容易。讓若是後續鄭玉不能提供阿芙蓉給潘亦文,那他豈不是會受毒癮折磨?

她沉吟了一息後,心下恍然。

鄭玉此舉難道就像潘亦文用阿芙蓉控制那些淪爲密室女郎的婢女一樣麼?

可鄭玉他爲什麼要用毒品控制潘亦文呢?

“還想不明白麼?”辰逸雪含笑問道。

金子抿着嘴看他,只見他薄脣微啓,懶懶反問道:“潘亦文爲何要不遺餘力地拆散潘琇和江浩南?”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哦,我明白了!鄭玉或許對潘琇的美貌早有耳聞、垂涎已久。而潘亦文作爲一個愛慕虛榮的人,也希望潘琇能高嫁,只可惜潘琇有婚約在身,所以,他就千方百計的想要拆散潘琇和江浩南。可因爲潘琇和潘夫人的堅持最後沒能成功。而鄭玉這個人之前也有風傳,凡是被他看中的女子,沒有一個逃得掉的,偏偏潘琇是個例外,因而更加激發了他的征服慾望。他將阿芙蓉作爲禮物送給潘亦文,其實是想要潘亦文在這件事情上更給力一些,能給他提供便利。而潘亦文吸食阿芙蓉之後,就徹底淪陷了,爲了得到後續補給,這纔有了後來的七公子拜訪潘府的一系列發展。”

金子一口氣說完,只覺得口乾舌燥,剛好笑笑送了茶湯進來,她忙不迭地端起一杯,送到嘴邊抿了一口。

笑笑見她喝得急,忙提醒道:“娘子,注意燙!”

金子嗯了一聲,粉脣貼在杯沿,輕輕地吹着氣。

辰逸雪伸手接過笑笑遞上來的茶湯,只放在幾前,看着金子笑道:“三娘你分析得算是八九不離十。潘亦文的密室之迷還有他扭曲的性格、心理,算是解開了,但鄭玉的殺人動機,還未完全清楚。他既然喜歡潘琇,又爲何要殺了潘琇,是我們目前要接下來調查取證的方向。”

金子認同的點點頭。

證實潘亦文是不孕患者的話,那潘琇肚子裏的孩子,便是鄭玉的無疑。

而鄭玉既然喜歡潘琇,又得到了潘琇的身子,再加上潘琇懷了他們的孩子,那他不是應該高興的麼,怎麼會那麼狠心下毒手殺了潘琇,造成她一屍兩命的慘劇呢?

目前只能跟着調查到的線索,繼續摸排分析了。

氣氛安靜了下來,房間裏的兩個人對坐着,各自沉思間,野天悄然上樓了。

“郎君,金娘子……”野天恭敬的朝二人施了一禮。

“什麼事?”辰逸雪擡眸望去,神色淡漠。

“趙捕頭帶消息過來了,潘亦文剛剛被帶回衙門審訊!”野天簡單的說道。

“哦?”金子放下茶杯,探着身子問道:“可是七叔的供出了他?”

野天也不清楚情況,只道:“趙捕頭說大人一會兒要開堂審訊潘亦文,金娘子若想知道具體情況,可以上衙門旁聽。”

金子有些興奮的看了辰逸雪一眼,眉眼彎彎,笑道:“兒一會兒想去公堂聽審!”

辰逸雪從容站了起來,窗外,金黃的陽光穿透薄薄的高麗紙照射進來,在他身上灑下一層淡淡的光暈,藉着耀耀日光的勢頭,越發俊美不凡,清雋逼人。

“在下陪你一塊兒去!”

他說完,徑直繞到金子身後,往樓道口走去。

金子還在微鄂,便見他停下來,回頭,凝着她,“走不走?”

“現在?”

“不然呢?”

“哦,那就現在吧……”

金子和辰逸雪抵達縣衙門的時候,堂審還未正式開始。

趙虎還在牢房那邊審訊潘亦文。

金元端然跽坐在後衙堂屋裏的案几後面,潘夫人顏菁臉色蒼白的坐在一側的席子上,婢女春桃在一面伺候着。

有捕快送了茶湯進來,金元接過茶盞抿了一口,看着還在瑟瑟發抖的潘夫人,開口安撫道:“這個案子,本官一定會爲潘夫人你主持公道,莫慌,先喝口茶定定驚,在將事情的經過細細講與本官聽。”

潘夫人神色木木,春桃將茶盞端過去,小聲提醒道:“夫人,喝口熱茶湯吧,您的手很冰冷!”

潘夫人點了點頭,雙手抱着茶盞,顫顫巍巍的打開蓋子,馥郁甘醇的茶香撲鼻而來,嫋嫋升騰而起的白煙後面,一雙美眸微微轉動,似有水霧氤氳。她趁熱喝了幾口,溫熱的茶湯順着食道往下滑,讓她感到一陣陣溫暖。

喝了大半杯之後,潘夫人才將茶盞遞給春桃,開始講一個時辰前發生的事情。

她從小閣樓找到了琇琇的小木匣後,便匆匆的趕回潘琇的閨房,尋找那支可以打開木匣子的髮簪。

潘夫人讓春桃守在門外,一個人在妝臺邊翻找到髮簪之後,便帶着木匣進內廂,坐在木榻上,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木匣子。

木匣子裏面整整齊齊的摺疊着這些年江浩南寄給潘琇的每一封信,潔白的信封上都寫着兩個筆韻俊逸的字體:琇琇。

潘夫人翻了一下後,在裏面找到了一封沒有任何署名的信箋,信封比起其他的要新且潔白,而且所有的信箋基本都是江浩南寫給琇琇的,唯獨這一封的收件人是空着的。

這是琇琇準備要寄給浩南的信麼?爲何夾在這裏頭沒有寄出去?

潘夫人心裏有些疑惑,琇琇託給自己的那個夢,是不是提示?

她忙將信封拆開,取出裏面的信紙細細看了起來。

看完了信的內容,潘夫人只覺得天旋地轉,心,撕裂一般的抽痛起來。

ps:

感謝小肥蕊童鞋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jessiewu、東京巷尾綻放的薰衣草、雪花飄飄、lele樂了童鞋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雋眷葉子打賞香囊!

感謝雪の妖精打賞桃花扇,感謝子伽、慕枳打賞平安符! (ps:又到了週末了,祝大家週末愉快哦!順便求一下粉票,親們手裏有粉票的,請支持一下醫律衝榜!偶爭取下週雙更啊,我用更新換你們手中的票!拜謝!)

那封信是潘琇對潘亦文和鄭玉所犯下的惡行的控訴。

字裏行間的血與淚、痛苦與掙扎都讓潘夫人五臟菊俱焚,感同身受。

事情發生在七月初四,也就是潘夫人外出上觀音廟還願的那天。

婢女春杏給潘琇帶話,說老爺有請,讓她過去一趟。潘琇一向對潘亦文的印象不是很好,特別是在潘亦文幾次三番想要插手干涉潘琇與江浩南的婚事後,她便對這個繼父更加的排斥起來。

她本不想過去,但潘琇從小飽讀詩書,儒學思想對她的影響很深。潘亦文是她名義上的父親,她不能不孝,不能違背長輩的意思。所以,只能領着小月一起隨春杏去了書房。

шшш ttκд n ¢ ○

讓潘琇沒有想到的是,她這一去,竟是萬劫不復。

在去書房的路上,潘琇已經從春杏的口中得知七公子又結伴上潘府拜訪潘亦文。

美曰其名是拜訪老師,其實就是一羣癮君子聚衆到了潘府去吸食阿芙蓉集體自甘墮落了。

潘琇推開書房進去的那一刻,他們已經在潘亦文的書房內吸得很亢奮了。

室內煙霧瀰漫,几上擺着酒盞,衆人已經喝到微醺。

潘琇雖然不曾見過阿芙蓉,但在書上曾看到過對阿芙蓉的介紹以及吸食阿芙蓉後會產生狀態的描述。她看到一室的烏煙瘴氣,只是下意識的想要逃避,卻被潘亦文給喚住了。

他說昨天鄭公子送了很多禮物來潘府,都是送給潘琇的,作爲主人家,她應該要好好的跟人家道謝。

潘琇回過頭,只看了眼脈脈含情望着自己的鄭玉,微微躬身。道了一聲謝謝,並明言告訴鄭玉她即將要與江浩南成親的消息,婉拒鄭玉再次做這樣無畏的舉措。

她致謝完要走,鄭玉卻不讓。

鄭玉稱潘琇的感謝沒有誠意。至少要敬酒才行。

潘琇第一次向潘亦文發出求救的訊息,潘亦文含笑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出來打圓場,說琇琇是女子,不勝酒力,就讓她以茶代酒。

鄭玉同意了。

潘亦文讓春杏下去沏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