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抗拒,是怕我尷尬的表情出賣一切,然後讓大家更加的尷尬。

2020 年 10 月 22 日

可是,我的婆婆說,這個人是我老公的叔叔時,我的頭皮‘度昂’的一下炸開了!

直到她將我拉到了陰鷙的面前,我的心臟還在‘度昂’,‘度昂’,‘度昂’。

……

尼瑪,都這個時候了,能不能不要再自我逗比了?!

“陰鷙,這是你的侄媳婦,初五!”,雨桐笑眯眯的介紹。

“初五?!不錯,呆呆的模樣和熾烈倒是很配!”,陰鷙突然出手,“我是你叔叔!”

“哦!”,我左顧右盼,就是不伸手。

“初五,你幹嘛呢?!”,熾烈突然湊到我的旁邊低語,“叔叔在跟你握手呢!”

“這孩子膽子有些小,別介意!”,雨桐突然打圓場,拍拍我的肩膀。“做我的兒媳婦,可得懂禮貌喔!否則,我會不高興的!”

靠!看吧看吧!我直接懷疑雨桐之前對小臺的所作所爲就是殺雞儆猴,可是這句話說出來,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嘛。

無奈,我伸出手握住了陰鷙的手,硬生生的扯出了一絲笑容,可是!抽回手的瞬間,這個爲老不尊的男人居然用指尖撓了一下我的掌心!媽蛋,當衆調戲我是吧!

我正想發火,陰鷙卻意識到一般,爽聲大笑着走向了夜煞和他抱了抱,而後跟着那些人各種寒暄。

算你躲過一劫!

我憤恨的望了陰鷙一樣,便徑直大步的走向旁邊的樹蔭下。一屁股坐在長椅上,熾烈走了過來,攬住了我的肩膀。

“怎麼?不喜歡熱鬧嘛?”,熾烈輕聲問道。

“不是啦!”,我將頭靠在了熾烈的肩膀上,“我是孤兒,身邊只有院長,所以沒有人陪着熱鬧罷了!



想起過去,什麼假日生日,身邊都是那屈指可數的兩個人,開始還有梓書,到後來就只剩下院長和我了。其實,我很想要感受一下熱熱鬧鬧的感覺,因爲我覺得,那樣我的心都能被熱乎起來。

“以後,有我陪你!”,熾烈突然和煦如風的輕笑出聲,眼神溫柔的落在了我的臉上。

“要一直陪我!”,我揚起脣角。

可是那脣角的弧度,卻在對上陰鷙犀利的眼神之後凝固住了,這個男人眼中有着許多不爲人知的東西,似火似冰夾雜着冷漠好凶悍,看的人觸目驚心。

直覺告訴我,他不是個好對付的人物,我不能斷定他的善惡,可是至少我知道得離他遠一點,越遠越好!

“熾烈,你的叔叔他……”

“哦,陰鷙叔叔?!”,熾烈扶正我的身體,滿臉的笑容。“他和父親是同父異母的雙生兄弟,和母親也是極好的朋友,不過不怎麼經常呆在冥界,每次都在我們快要忘記他的時候纔出現。你能遇到他,真的很幸運!”

幸運?!是不幸吧!我纔不要和這個道貌岸然的老男人,共處一處!

“熾烈!”,我突然拽了拽熾烈的衣服,有些羞澀的望着他。

“恩?”,熾烈垂下眼瞼。

“大美人說,我可以解除你的詛咒!”,說到這裏,我緊張的呼吸都快要停止。“只要……只要我和你……”

“和我什麼?”,熾烈挑眉,滿眼的茫然。

“你來!”,我勾勾手指頭,待到熾烈伸出頭,我便將嘴巴貼上他的耳畔。“只要,我們那個!”

“那個?!哪個?!”,熾烈蹙眉,楞了許久終於恍然大悟,英俊的臉上竟然泛起了紅暈。“那個……這個……我有些緊張!”

“一回生二回熟嘛!你到底要不要!?”,我笑眯眯的摸了摸熾烈的下巴,“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你想清楚,要是不要,就算了!”

說到這來,我洋裝起身離開,可是才轉身就被懶腰抱起。

“我覺得,你說的對!”,熾烈的眼中恢復了以爲的邪魅,而後瞬間帶着我飛向天際。

……

(本章完) 可是,那些隱私密事我自然不會詳加描述,可是當熾烈領着我邁入巔峯的時候,卻看到他昂起頭眉頭緊蹙,而後在他的背後瞬間有光閃爍。等我定睛望去,那一黑一白兩隻翅膀緩緩的展開,而後撲扇了幾下便‘哧溜’一下脫離了肩胛骨。

見此,我裹着毯子滾到一邊,卻看到兩道黑色的光在熾烈的後面,慢慢的撐破皮膚鑽了出來。

像是很圓潤的骨頭,又像是溼滑的小蟲子,總之很讓人感覺到恐慌。

“熾烈,你……你的後面……”,我指着熾烈,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沒事!也許,我要脫變了!”,熾烈眉頭鎖的更緊,額頭上的細汗密佈。

脫變?!又是合體又是蛻變,這真是個充滿着詭異的世界。

看着熾烈的表情似乎很痛苦,我想要接近卻不敢,便只能穿戴整齊躲到一邊,剛站穩,先前那一對黑白翅膀便撲扇着跟了過來,彷彿比我還害怕似的直哆嗦。

“過去過去!”,我揮手,因爲那對翅膀的毛毛撲扇着,有意無意的撓到我的鼻子,癢死了。“快點過去,你們這對新奧爾良烤翅!”

可是,對我的不悅,那對翅膀彷彿聽不見一樣,虧得我之前還覺得他們有靈性。

可是這個時候,我能計較這麼多嗎?!我正想着要不要叫雨桐他們過來看看熾烈的時候,熾烈肩胛骨後面的兩個黑色的骨頭瞬間閃耀着光芒破皮而出,估計是硬生生的擠了出來,所以濺起了些許的鮮血。可是,還沒有等我來得及去心疼卻看到從後背鑽出來的,捲縮成一團被粘膜包裹住的東西突然展開,就在我的視線中變成了一對漂亮到爆的大翅膀。

這對大翅膀黑的發亮,每根羽毛都透着光澤,看起來比那個陰鷙的差不多大呢!我的天,我的男人從鬼變成了鳥人!

熾烈背對着我,翅膀展開,很好的將他赤裸的身體遮擋住,等翅膀上面的

溼潤乾透,熾烈緩緩的轉過身,一身貼身的黑色袍子早已整整齊齊的穿在了身上。

“熾烈!”,我笑着迎了上去,“你長出新的翅膀了?”

“恩!”,熾烈淺笑,“這纔是我的真身!謝謝,初五!”

“哈!這對翅膀比那對新奧爾良烤翅好看多了!”,我伸出手想要拉住熾烈的手,卻沒有想到他不留痕跡的閃開。

大步的走到了一邊,熾烈收回了翅膀,轉過身時,眼中卻不似之前那般的溫存。

“初五,等打掉孩子,我便送你回去吧!”,熾烈望了我許久,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可是,他在說什麼?!打掉孩子?!

“打掉……孩子?”,我緊蹙眉頭,隨後輕笑。“你在開什麼玩笑?!正經一點好不好?!”

“這是我和你認識以來,唯一正經的一次!”,熾烈的眼神冷了下來,“你肚子裏面的孩子,留不得!”

留不得!?對,之前所有人的種種表現,都似乎是在忌諱我腹中的孩子,可是到底是爲什麼?!

“是因爲孩子賦予我的能力嗎?”,我小心翼翼的問,我覺得熾烈讓我打掉孩子,不會沒有必須打掉的原因。

“是!這個陰胎藉助着你的身體迅速的滋長,等到他成熟分娩之時,也是耗盡你的生命之時!所以,你必須把他打掉!”,熾烈面無表情。

怪不得!原來,熾烈是在關心我!之前,他一直不讓我動用那種能力,估計也是怕孩子成長的胎迅速,而我的生命會受到威脅吧?!我就知道,他是愛我的!

想到這裏,我揚起了脣角徑直走到了熾烈的面前,挽住了他的胳膊。“好!若是如此,你幫我打掉就是了!”

我的手在熾烈的胳膊上面沒有停留三秒鐘,便被他拿開,而後退後一步淡淡的望着我。

“初五,等孩子拿掉,就回人間好好的生活!”,此時熾烈的眼中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寵溺,“你不屬於這裏,拿掉了陰胎之後,你的身體便受不了陰間的寒氣。”

看了看自己的手,我的心底

突然空蕩蕩的,而後硬生生的扯出一絲笑容望向熾烈。

“那……那你和我一起嗎?”,我小心翼翼的問,極力撇去心中的不安和恐懼。

“不!”,,熾烈搖頭,將臉別向一邊。

“你等辦完這邊的事情,纔去找我嗎?”,我的拳頭握緊,悄悄的放到了背後。

長腿姐姐 “初五!你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熾烈突然衝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和你在一起,就是等今天!等我脫胎換骨的這一天!”

“那我在人間等你好了,反正你知道家在哪裏!”,我輕笑,而後撥開熾烈的手。“那麼這個孩子怎麼拿掉呢?!找大美人嗎?”

我故作鎮定,卻慌亂的轉了半天不知道門在哪裏,等看到門準備推開走出去的時候,熾烈一個閃身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一下子捏住了我的下巴。

“你是不是非要我說的很明白?!”,熾烈皺緊眉頭目不轉睛的盯着我,“我和你在一起,是爲了讓我自己恢復真身!因爲,只有你這個純陰之氣,純陽之體的女人才能讓我解除詛咒!”

“別和我開玩笑,你知道我會當真的!”,我別開頭,下巴脫離了熾烈的掌控。

“固執!”,熾烈蹙眉,冷笑。“我很早就告訴你,我愛青嫙的!我們數萬年的感情,你覺得會那麼輕易的消弭嗎?”

聽了這話,我突然轉過身,死死的盯着熾烈。“你的意思是,之前和我的所有,包括愛我,都是假的?!”

“是!”,熾烈的聲音擲地有聲,絲毫沒有愧疚的意思。“我要你愛上我,只是爲了恢復我的真身,恢復屬於我的能力,這樣我才能和敖烈抗衡,這樣我才能贏得青嫙的心!”

哈!這些話好傷人!

“熾烈,我全當你今天對我說的是胡話,就這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狠狠的指着熾烈。

“初五,我愛青嫙!所有的犧牲,都是爲了可以變成她想要的模樣!”,熾烈的聲音突然像是萬箭穿心一樣,硬生生的刺進我的耳膜。

……

(本章完) 好!話已經說到這裏,我真的不能當做開玩笑了!沒錯!熾烈剛剛是非常清晰的告訴我,他愛的是青嫙!他和我在一起,只是利用我來恢復自己的能力,無關於感情,而這個孩子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哈,我似乎再一次被甩了!

“所以說,你根本不愛我?”,我極度冷靜的望着熾烈。

“是!從頭到尾,我愛的都是青嫙!縱使她不愛我,我還是愛她!”,熾烈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眼中的濃情再度復甦。

“所以,你和我的相遇相識,都是有計劃的?”,我指了指門外,“所以,你是聯合着你的家人一起演了一出好戲給我看!?你所有的表現都是在給我潛意識下一個‘你也是愛我’的指令好讓我死心塌地的愛上你,然後給你解除詛咒?!”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這也是我最欣賞你的一點!”,熾烈的眼神淡漠,“我知道你聰明,你也夠獨立,所以當事情結束之後,你也有足夠的勇氣自我癒合!”

說的好輕巧啊!有足夠的勇氣自我癒合?!那麼,這個癒合的過程,這過程中的痛苦還是我一個人承擔的是嗎?!這些陰間的人,集體演戲,拿我當猴耍是不是?!真是夠了!

“熾烈,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讓你道歉!否則,我真的不會原諒你的!”,我異常冷靜的望着熾烈。

沒錯!只要熾烈跟我低頭認錯,我全當這是胡話是笑話,我不會認真,還會繼續愛他的!因爲,我愛上一個人,就是那麼的沒有骨氣!

“對不起!”,熾烈對着我深深的鞠了一個躬,“我不愛你!”

前面的‘對不起’和後面的‘我不愛你’一樣的坦蕩,沒有一絲猶豫,絕對是由心而出的!原來,這個男人,真的不愛我,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演戲而已。

我該哭嗎?!現在,我能把最後的尊嚴化作眼淚落下嗎?!不!我想,我不能!難受?那麼,忍着!其實一切都怪自己太過單純,若不是自己還天真以爲有真愛,怎麼會那麼輕易的愛上,不愛

上又怎麼會傷痛?!說來說去都怪自己不自量力,以爲上天會垂涎!

“沒關係!謝謝你的坦誠!”,我輕笑出聲,“那麼,青嫙呢?她答應和你在一起了嗎?”

“青嫙說,願意嫁給我!”,熾烈蹙眉,小心翼翼的望着我。

“很好!不錯!”,我低着頭,隨後緩緩的擡起。“打掉孩子,送我回陽間吧!”

也許我的態度太過的平靜,所以熾烈倒是錯愕起來。

“你爲什麼不大吵大鬧?!如果,你難受,可以打我!這是我欠你的!”,熾烈的聲音有些愧疚。

“我就是讓你永遠都欠着我!”,我冷笑,胸膛卻一陣陣緊縮的疼痛在蔓延。“好了,帶我去做掉孩子!”

說完這句話,我徑直走出房間,掩着旋轉樓梯下來,在大廳裏面看到了正圍坐在一起的雨桐、夜煞還有那個眼神冷漠的陰鷙。

這些人,都是幫着熾烈助紂爲虐的,可是我能怎麼辦?我只是一個凡人,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便只能承受!

“初五,你來了!”,雨桐起身,笑眯眯的望着我。

哼!這演技真棒,當真看不出來一絲虛情假意。

“給我打胎!”,我淡淡道。

聽了我這話,雨桐和夜煞對視了一眼,而後將目光投向我的身後。

“我已經把事情告訴她了!”,熾烈緩緩的走了過來。

聽了這話,雨桐走到我的面前,輕輕的握住了我的手。“孩子還會再有的,只是需要一個合適的時機,你不要難過!”

難過?!我難過的是我的再一次的被欺騙吧!不過,就算痛,我也得憋死在心裏!

“別說那麼多了!告訴我,怎麼能打掉這個孩子!”,我輕輕的抽回自己的手,心在顫抖,面卻毫無表情。

“敖烈!”,聽我這麼說,雨桐突然對着空中輕輕喚了一聲。

話音剛落,敖烈便揮着翅膀落在了我們的面前。

“大美人,叫我有事?”

,敖烈走上前攬住了雨桐的肩膀。

“給初五佛翼,墮胎!”,雨桐的眉頭輕蹙,撥開敖烈的手坐回了椅子上。

敖烈聞言,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而後伸出手,一根白色的羽毛瞬間落在了他的掌心,一陣金光閃爍之後,那翅膀迅速的化成白色的粉末,那粉末聚集一團凝結成一個圓形的小顆粒。

“吃下去,三天之後,孩子就會流掉!”,敖烈將那白色的小顆粒遞到了我的面前。

這被全家人當做猴耍的感覺,真的不好!特別的不好!看着敖烈指間的顆粒,我揚起嘴角,而後想都沒想一把接過便塞進了嘴巴里面,當我就着口水將它吞下去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只是差點,我不會讓自己在那些自以爲了不起的鬼面前表現出懦弱的!

“好了!我吃完了!我走了!”,我故作瀟灑的對着衆人揮手,大步流星的往大廳門外走去。

“我送你出去!”,熾烈突然叫住了我。

“不用!”,我迅速的轉身伸出手製止,“這一次,我要自己離開!”

是你帶我進來,因爲一場騙局!可是,這一次,我要清清楚楚的離開這個虛僞的世界!原來,不管陽間還是陰間,都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完美!

ωwш▲ Tтkд n▲ c ○

一步一步像是踩着刀刃一樣,那麼的艱難那麼的痛!甚至這一刻,我還在奢望,熾烈會追上來的!可是,沒有!他的心,的確比他的嘴還要狠!

咬着嘴脣,硬是沒有讓眼淚流下來,可是那些不爭氣的眼淚還是溼潤了眼眶。可是,在一個人進入我視線的時候,我還是把那屈辱的淚給憋了回去。

青嫙一改以往的火爆,穿的極其端莊的走了進來,連笑容都是那般的甜美。快要走到我面前的時候,她的餘光望向我,卻閃出了一絲寒光。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腳下一崴,便要跌倒,而在我下意識的伸出手準備扶住她的時候,一個身影更快的閃了過來,將快要摔倒的青嫙摟在了懷裏。

……

(本章完) 我敢肯定青嫙是故意的,她故意讓我看到熾烈怎樣將她呵護與手掌心,怎樣愛她愛到發了狂。儘管我知道接下來的場景將會刺痛我的心,我卻不能刻意撇開不看。

熾烈託着青嫙纖細的腰肢,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睛癡癡的望着她的臉,仿若抱在懷裏的是絕世無雙的珍寶一般。別說是男人,就算我看久了青嫙怕是也會愛上的。

可是,生氣歸生氣,傷心歸傷心,現在的我除了維護最後的那絲尊嚴,還能做些什麼?!

可是,就在我準備大步跨出別墅的時候,雨桐暴怒的聲音突然出裏面傳了出來。“熾烈,你這是在玩什麼把戲?!”

此話吼完,我的手臂從背後被抓住,而後一把將我拽轉過了身子。看着雨桐緊握住我的手,和她盛怒的表情,我輕輕掙脫。

見此,雨桐蹙眉望了我一眼,便徑直走向了正抱着青嫙的熾烈。

“給我放下來!”雨桐指着熾烈。

熾烈愣了愣,彷彿有些不情願,青嫙見狀,徑直跳了下來。

瞪了青嫙一眼,雨桐犀利的目光落在了熾烈的臉上。“你敢騙我?”

熾烈見雨桐發火,沒有膽怯只是淡定的望着她。“是母親的要求太苛刻!又要找一個可以幫我解除詛咒的,又要愛上她!可是,我愛的是青嫙!”

“混蛋!”,雨桐一巴掌打在了熾烈的臉上,隨着那清脆的巴掌聲響起,衆人錯愕。“若是不愛,你和她在一起,就是毀了她!若是早知道如此,我也不會透漏她的行蹤讓你刻意接近!”

“可是不愛就是不愛,你叫我怎麼辦?!”,熾烈大吼,“愛是那麼簡簡單單就能產生的話,你嫁的就是二叔而不會是父親了!你該比我更懂得,愛情不能勉強!我和她發生關係,就得愛她嗎?!”

哼!話有多傷人!原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熾烈的母親安排好的!好大的本事啊!

似乎是看到了我錯綜複雜的眼神,雨桐眼中閃過愧疚,而後伸出手狠狠的指着熾烈。

“可是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不愛就別去招惹!”,雨桐眼中似有火在燃燒,“你知道,這樣的欺騙對於女人來說會是多麼沉重的痛嗎?!現在,她還懷着你的孩子!你竟然……”

“母親,說來說去都是因爲孩子,你纔對初五格外偏愛的吧!”,熾烈突然揚起脣角,一下子握住了青嫙的手。“忘記告訴你了,青嫙也有了我的孩子,比她的還要久了,這樣你該不必這麼斥責了吧?!”

這句話,讓所有的人都驚愕在了原地,包括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