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看來這件事情非常的棘手,一時半會兒是找不到的了。”我難過的說道。

2020 年 10 月 22 日

主人現在的狀態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但是他非常的安靜,他安靜的看着我們屋子裏的所有人。

這下是不是真要變成一個安靜的美男子了。

鳳念突然開口說道,“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當初的那一劍的話,也許蒼燁現在不會變成這樣。”

我還沒有說話,倒是陸梵音先跟鳳念說話了,“那件事情不怪你,如果不是你的話,可能我和主人都會沒命的。”

聽到陸梵音的話,我有些疑惑,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主人那一劍還要感謝鳳念不成? 墨九狸知道修鍊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按照原主的記憶顯示,凌天大陸上的孩子們,三歲可以測試靈力,最早的也要五歲后才能開啟修鍊之門,最晚的甚至有十幾歲才開啟修鍊之門的……

因為開啟修鍊之門需要很久的時間,據說凌天大陸上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在開啟修鍊之門的時候,也整整用了半個多月的時間,而且人家當時用的還是地級的修鍊功法……

一般人第一次開啟修鍊之門,少則幾個月,多則一年多的也大有人在……

這也是為什麼要5歲以後才讓孩子開始修鍊的原因,試問一個三歲大的奶娃子,你要是讓他們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好幾天的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吧!三歲大點的小娃子,能坐著都不錯了,更別說一動不動了……

墨九狸仔細回憶了下,剛才看過的那本不靠譜的天書中,記載的幾句口訣,深深的做了一個深呼吸,準備開始修鍊……

其實她心裡也是有些忐忑的,先不說修鍊原本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就是自己手裡這本不太靠譜的天書,還有那上面幾句不知道是什麼功法的口訣,墨九狸就有點抓狂……

可是,想要她這麼放棄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反正現在自己被困在這裡也沒啥事情能做……

墨九狸閉上雙眼,按照口訣氣沉丹田,引氣入體……

隨著墨九狸不斷的運行口訣,她沒有看到自己所在的密室四壁中,不斷的有點點的熒光飛出來鑽入她的體內……

那些熒光越來越多,速度越來越快,一點點,一絲絲,最後一片片的瘋狂鑽入墨九狸的身體。因為墨九狸吸收的速度有限,那些熒光一層層的落在她的身上,最後直接將她包裹成一個銀色的蠶繭……

隨著熒光落到墨九狸的身體,原本青墨色的玄鐵密室,一點點由墨色變成了青色,再從青色變成了淡綠色,最後變成了薄薄的一層結界,隱約可見外面是茂密的森林……

時間如水,一晃三日時光已逝……

墨九狸感覺到自己丹田處,彷彿有什麼要破體而出一般,微微咬緊牙關,用力凝氣控制著體內的氣流沖向丹田的壁障……

一下,兩下,三下……

轟的一聲,之前阻礙的壁障,成功被撞擊開來,墨九狸只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舒爽無比,彷彿身在暖暖的雲端一般……

緊接著一道紅色的光芒直衝天際,等到紅色光芒落下,又是一道橙色的光芒飛升起來,然後是黃色的光芒消失,一道淡綠色的光芒,微微閃了閃才終於停了下來……

而原本包裹著墨九狸身體的熒光,也早就被她吸收的乾乾淨淨了……

墨九狸震驚的看著自己指尖淡綠色的玄氣,小嘴張大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自己現在難道是綠玄的實力了?這怎麼可能?她不是廢物么?怎麼一下子就修鍊到綠玄了呢……

要知道在凌天大陸上她這個年紀,綠玄的實力那可是堪比天才的存在啊……

玄階晉級可不是喝水那麼容易的,除了好的功法,還要有丹藥的輔助,才能讓修鍊的速度提升的更快……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原主的外公,現在也是她的外公,華夏國的老將軍墨青天,今年已經50多歲了,也不過是青玄初級的實力啊……

可是自己就按照那本不靠譜的天書上那麼幾句不靠譜的口訣修鍊了一下子,竟然直接就給她修鍊到了綠玄了!這要是被別人知道,還不得羨慕嫉妒恨死過去啊啊啊……

墨九狸望著指尖淡綠色的玄氣,終於傻傻的笑了!她終於不是廢物了,不管怎麼說她穿越過來的起點雖然倒霉了點,但是忽略那倒霉的開頭,貌似現在還不錯的樣子呢……

這時,墨九狸也發現了原本青墨色的密室,亮了不少,她甚至都能隱約看到外面茂密的森林了……

墨九狸直接走到密室的一邊,伸手觸碰四壁,發現還是跟之前一樣,堅硬,冰冷,除了越發的亮了一些之外,根本就沒有太多的變化……

反覆試了幾次,哪怕她現在已經是綠玄的實力了,依舊無法出去,因為她用玄氣去攻擊四壁的時候,悲催的發現,這看起來明顯薄了許多的牆壁,竟然能夠吞噬她的玄氣。這個發現,讓墨九狸險些吐血,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啊啊啊啊……

無奈,墨九狸終於放棄攻擊,又回到原地拿起那本不靠譜的天書看了起來……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墨九狸就嚇了一跳,原來之前她發現最後那特別厚的一頁變薄了一些,竟然又打開了好幾頁,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墨九狸還是認真的看了起來……

看過之後墨九狸深深覺得,自己真的是撿到寶了,後面幾頁寫的是正是一些修鍊的功法,前面是開啟篇,現在是修鍊篇,真不知道後面還會有什麼呢?而最特別的就是,這是一部沒有屬性的功法……

所以墨九狸才會覺得自己撿到寶了,沒有屬性也就以為著全屬性了!一般的功法都是一本功法一個屬性,火屬性的功法只有火屬性的修鍊者適用。而這本天書卻是沒有屬性的,那就代表著上面的功法,是所有修鍊者都能夠修鍊的……

墨九狸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屬性的,所以她立即按照上面寫的開始凝聚自己的玄氣,不多時指尖就跳躍著一股紅色的火屬性玄氣……

墨九狸開心不已,她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夠擁有火屬性的玄氣了,因為她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誰讓前世她是名醫呢……

現在她擁有了火屬性,只要以後找到異火,或者契約一隻火屬性的靈獸,她就可以成為一名煉丹師了,想到這裡墨九狸的唇角揚起一抹笑意……

墨九狸又按照上面的方法試了幾次,發現自己除了火屬性外,竟然還有一種罕見的黑暗屬性,雖然還有些微弱,但的確是黑色的暗屬性玄氣……

她反覆試了幾次,發現暗屬性的玄氣彷彿體內只有一點點,半天才發出那麼一絲,儘管是帶有腐蝕性的暗屬性玄氣,打在地上也沒有在地面留下一點痕迹,可見自己所在的這個小密室有多強悍了……

繼續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求包養啊啊啊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我?”我震驚的看着鳳念和陸梵音。

結果陸梵音和鳳念都沒有說話,我也是不明白了,現在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好瞞着我的?

我只好對他們說道,“好吧,你們不說就算了,我現在也不是很想知道了。”

我再次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主人的身體,發現主人的靈力雖然沒有了,而且我之前感覺到主人的靈根也沒有了,可是經過我的仔細檢查,卻發現主人的靈根不是不見了,而是被什麼給壓制住了,一團若有若無的能力,很難檢查到。

主人靈力的消失,跟他的靈根被壓制有關,我想想要主人恢復靈力的話,必須得清除掉壓制着靈根的那團無名能量。

шшш •тt kдn •C〇

現在的事情演變正一個頭兩個大了,簡直是不知道要從哪裏着手了。

在這之後,就由陸梵音在家照顧主人,而我和鳳念出去尋找殭屍牙和黑靈珠。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主人還是那樣,一點變化都沒有,除了笑就是安靜的坐在哪裏,時不時的看着我。

也許主人是真的很喜歡我,儘管現在變得有點傻了,可是他本能的想要看着我,看得我心酸不已。

我以爲主人會一直這麼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在外面尋找黑靈珠,陸梵音打電話告訴我 主人又不見了!

我心裏頓時一沉,這是怎麼回事,這才找到沒有多久,怎麼又不見了?

這真是要急死人!

“怎麼了?”鳳念在我的身邊問道。

我無奈的對鳳念說道,“主人又不見了,我要回去找。”

說完這些我和鳳念一起回去了,可是當我回家的時候,我卻發現主人在家,而陸梵音一臉驚訝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我趕緊進屋一看,發現主人的白襯衫上,全是鮮紅色的血,我瞬間就震驚了,我還以爲是主人受傷了,我趕緊檢查了主人的身上,卻發現主人身上並沒有傷痕,而陸梵音的身上也是沒有傷痕的,那主人身上的血是哪裏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 囧神養成記 我震驚的問道,“主人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

陸梵音有點恍惚着搖着腦袋說道,“我不知道,我本來是讓主人在家的,我出去買點東西就回來,可是等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主人不見了,我就出去找,沒有找到,結果回來的時候,主人就是這個樣子了。”

那在這期間主人是發生了什麼,我看着主人的時候,他突然扭頭看向我,一雙眼睛裏冒出了熊熊燃燒的怒火,像是誰惹怒了他一樣,那眼神根本不是我平時看到主人的時候的眼神,此刻他的眼神特別的恐怖,嚇得我都不敢出聲了。

主人就那麼狠狠的瞪着我,似乎是想將我吃掉一般,我和其他兩人就呆呆的站着,也不見主人有任何的動作。

“主人……”見主人就這麼的瞪着我,沒有任何的動作,我不禁輕輕的喚了一聲,結果我不喊還好,這一喊,主人突然像是狼一般,朝着我就撲了過來,那眼神中閃爍着濃烈的殺意!

我一驚,趕緊朝後面一蹦,迅速的躲開了突然撲過來的主人。

“主人!你這是怎麼了?”我邊躲邊驚訝的問道,同時我感覺到主人的身上冒出來了一股特別的力量,不是主人以前的力量,這股力量特別的純正,而且帶着濃烈的仙氣!

我眼眸一瞪,這是天界的力量!竟然是來自天界的力量!

可是主人明明是屬於六界之外的,他不屬於任何一界,怎麼會擁有天界的力量呢!

我的老公有點冷 不過好在這股力量並不是那麼的強烈,我趕緊催發出體內的魔王力量與之對抗,這纔將暴走中的主人給控制住了。

主人一頭黑色的長髮在空氣中狂舞,金色的面具散發着冷冽的光芒,一雙輕微上挑的桃花眼散發邪惡的光芒。

天,主人爲什麼會這樣!

當我完全的壓制住主人體內的力量後,主人突然雙眼一閉,然後倒了下去,還好陸梵音眼疾手快將主人給抱住了。

暈過去的主人特別的恬靜,陸梵音安排主人睡下後,我們在客廳裏展開了討論。

“相信你們都看見了,壓制主人靈根的那團力量是來自天界的。”我冷靜的說道。

“嗯,感覺到了。”陸梵音和鳳念都點了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鳳念託着下巴說道,“天界能有這種本事的人其實也不對,而且最近天界的人隕落得厲害,有這種實力的人,我想除了天界,應該沒有其他人了。”

聽到這裏,我皺了皺眉頭,“如果主人的事情是天帝搞出來,他到底有什麼樣的目的?”

陸梵音恨恨的說道,“真是沒有想到那個老小子竟然這麼的卑鄙,我真是看錯他了,原來天界的人都這麼卑鄙,那根妖魔兩界又有什麼區別?還老是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真是讓人噁心!”

我對陸梵音說的話,感到非常的贊同。

“可是他這麼做的目的又是爲什麼?”我疑惑的問道,我感覺到現在的主人有點像是瘋掉了一樣,他那一身血是人血!我想他應該是出去傷人了!

鳳念想了想說道,“如果真的是天帝的話,恐怕他是想利用蒼燁來完成一個功法吧,煉成了那個功法的話,世界上將會少有人是他的對手。”

“什麼功法?”我和陸梵音同時問道。

鳳唸的眼神變得悠遠起來,“其實每個界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的禁術,禁術除了威力大之外,煉成的機率小而且還非常的邪惡殘忍,所以纔會被稱爲禁術!”

我的眼睛一亮,隨後問道,“聽你的意思,我覺得你們天界的老大,天帝,肯定在練什麼邪功!”

“我也覺得有可能。”鳳念小聲的說着,然後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我現在嚴重懷疑,蒼燁會不會是天帝的爐鼎!”

爐鼎?!我的眼珠子差點沒有凸出來,這爐鼎的說話未免有點太誇張了吧?畢竟這天帝是男人啊,一個男的培養另外一個男人做爐鼎?

想到我的主人即將成爲天帝那個猥瑣老小子的爐鼎,我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句話簡直是我的噩夢。

而且爐鼎被宿主給吸收後,面臨的結局就是死。

臥槽,我纔不要我的主人當那個死變態的爐鼎,我得將主人身體裏天帝留下的力量給取出來!

聽到我和鳳唸的對話,陸梵音一個直接愣在了原地,她肯定還不能接受自己的最愛最崇拜的主人被人當做爐鼎,說實話我也不能接受啊!

要是我有這個能力的話,我真想手撕了那個死變態老頭子。

鳳念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他對我說道,“小絃樂,你想要和天帝對抗?”

我幽幽的看了鳳念一眼,然後說道,“我倒是想,有那個膽子,沒有那個力量。”說到這個我就鬱悶,再怎麼說,我也是擁有魔王力量的人啊,以前聽說擁有魔王力量的人可以掌控魔界,不過掌控魔界就算了,畢竟冷筱若是肯定不會同意的。

就算我不用掌控魔界,以魔王的力量和天帝單挑,不知道有沒有希望。

“別灰心,其實只要你會魔王的魔功的話,對付天帝的話還是有勝算的。”鳳念說道,不過隨後鳳唸的語氣一變,非常嚴肅的對我說道,“但是我並不想你這麼做,畢竟有的魔功非常的邪性,練了的話會使人心性大變,這種事情交給我就好了,你還是乖乖的躲在我的身後吧。”

我撇了撇嘴巴,“我能乖乖的躲在你身後嗎?畢竟,我現在並沒有什麼好感好麼”

鳳念無奈的低着我對我說道,“好吧,只能慢慢的來了。”

陸梵音這時候在我和鳳唸的身邊說道,“現在快想想辦法救主人啊!他體內的那團力量能驅除掉嗎?”

現在我沒有能力驅除掉主人體內的那能量,我看向了鳳念無奈的問道,“你有辦法嘛?”

“除非找天帝親自解除。”鳳念說道。

找天帝那個老變態親自驅除?怎麼可能啊,我完全不相信天帝這個老頭子會解除主人身上的力量。

“我覺得不靠譜。”我說道。

陸梵音在我的旁邊狠狠的點頭,“我也覺得。”

“其實我也覺得,可是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去找天帝試一試。” 重生詠歎調 鳳念也是無奈的說道。

“可是現在我和你都是天界的通緝犯,帶着主人回去的話,豈不是自投羅網?”

“對。”陸梵音說道,“我猜現在天帝肯定恨不得將你們都給殺掉。”

可是主人……

按照主人這個樣子下去的話,他殺了更多的人,就聚集到了更多的戾氣,到時候就真的變成了天帝的爐鼎了!

“天界的天帝那麼無恥,就沒有人能管管?”我氣呼呼的說道。

六界則分爲“神、魔、仙(天界)、鬼(冥界)、妖、人”。

其中神魔兩界力量最爲強大,想要干涉這件事情,不管是神界還是魔界出手,這件事情貌似都有挽回的餘地。 一晃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將天書上面記載的玄技修鍊的非常純屬,一道道火刃從她的指尖飛出去,最多的時候她可以同時打出數百道火刃玄氣……

雖然每一道火刃不像天書上面描述的那麼強大,卻也讓她心裡小小的激動了一下子……

而且現在她也終於發現了,這本天書雖然看著有些不太靠譜,可是上面記載的東西卻是非常強悍的,就說她這幾天修鍊的玄技吧,天書上面沒有寫這是什麼等級的玄技,不過卻說了此玄技一共分為三式……

她現在所修鍊就是第一式天刃,上面記載著天刃修鍊到極致時,可以瞬發萬刃,一招即出,千里無人,可謂是群攻的強悍招式……

墨九狸不過修鍊了七天的時間,現在基本每次可以發出數十上百道火刃,最多一次發出了三百多道火刃……

而且,墨九狸也發現,這本不靠譜的天書,每一次打開幾頁,她都要按照上面寫的去完成,才會繼續打開後面的幾頁,估計她想要從這個地方出去,似乎要先收服這本天書才行了……

果然,玄幻的世界玄幻的書啊……

不過,這樣的結果卻是墨九狸目前非常滿意的,穿越過來發現自己是個廢物,不得不說她還是有些小失落的。現在有天書的幫助,她已經不是廢物了,雖然不知道何時能出去,但是她有信心,她一定會出去的……

到時候,那些欠了她的,一個都別想跑。前世她就不是什麼大善人,白蓮花.今生她更不會去做什麼好人,既然她代替原主重生了……

那麼,從此以後,她就是墨九狸。墨九狸就是她! 一等帝妃 以前那些吃了她的都的給她吐出來,欠了她的都的給她還回來……

墨九狸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外面,顯然此刻已經是晚上了。 情獵腹黑總裁 自從自己能夠修鍊后,就可以根據外面的天色判斷時間了……

前面她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時間突破了綠玄,但是修鍊玄技到現在已經七天了,雖然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她修鍊的這些日子,不餓也不渴,但是對於現代來的她來說,嘴裡還是淡出個鳥似的,她真的好想吃點東西,哪怕喝點水也好啊……

可是看著除了一本天書,空空如也的地方,墨九狸已經不知道自己嘆息了多少次了,只能認命的開始繼續修鍊……

一晃又是10天的時間過去了,終於天書中傳來微弱的聲響,讓墨九狸欣喜不已,急忙停止修鍊,拿起天書……

沒想到她的手還未碰到天書,天書中就忽然閃過一陣白光,白光散去,墨九狸驚訝的看著憑空多出來的東西……

只見天書的周圍放著一籃子紅色的小蘋果,然後是一個紅色的小鼎,再旁邊則是一堆草藥……

墨九狸沒有理會小鼎和草藥,直接拿了一顆紅色的果子吃了起來,果子小小的,長得跟現代的蘋果差不多,入口香甜,肉厚汁多,讓墨九狸忍不住在心裡點了個贊……

一邊吃著果子,墨九狸看著天書的眼神都跟著變了變。不虧是天書啊,真是太神奇了,裡面竟然還能冒出果子來……

書中某個不知名的孩紙,看著墨九狸的樣子,鄙視的挑了挑眉,真是個土包子,自己可不是一般的天書行么,給她幾個果子就傻笑半天,真不知道這丫頭有什麼好的,竟然能夠將自己吵醒……

不過,想到墨九狸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從廢物突破到綠玄,17天時間就能瞬發百刃,某孩紙覺得墨九狸也不是那麼廢物了!至少是它以往所有主人中,年紀最小,修鍊時間也最少的一隻了……

墨九狸自然不知道書中還有一隻活的了,她連著吃了三顆果子,才感覺自己終於活過來了。人啊,還是要以吃為天,才是硬道理啊……

吃完了東西,墨九狸摸了摸紅色的小鼎,鼎身鮮紅如血,似乎周身還圍繞著淡淡的紅光,看起來有點詭異的感覺……

接著墨九狸又看了一眼那一堆藥材,有的是她在現代就認識的,也有她不認識的,想來這是天書給的新考驗才是……

於是,墨九狸再次將天書拿了起來,果然,這一次天書足足打開了20幾頁,前半部分記載的都是各種藥材的名稱和屬性,生長環境,採集方法還有功效等……

後半部分則記錄著各種丹藥的名稱和等級,還有煉製的方法。最後一部分記載的則是各種毒藥的製作方法,和一些毒花毒草的特性……

看的墨九狸唇角的弧度不斷的擴大,這還是她穿越過來第一次露出這麼開心的笑容,看的書中的某隻口水直流……

墨九狸看的非常認真,她本來就是醫學天才,又過目不忘,20多頁的天書,用了幾個時辰的時間,她就已經全部記在了腦海中了……

看完天書之後,她掃了眼地上的藥材,就知道這些藥材是煉製20分洗髓丹的藥材。不過,這時她的眉頭微微皺起了……

因為,現在她有了藥材,也有了鼎,可是她沒有火啊!沒有火如何煉丹呢?

難道要用火屬性的玄氣不成?小手一揮指尖一道火屬性玄氣打進鼎底,卻絲毫沒有起火的意思……

墨九狸有些無奈的瞪著天書,希望能瞪出一團火焰來……

結果,她心裡不過是這麼一想,就聽「噗嗤……」一聲,小紅鼎的底部便出現了一團黑色的火焰,微微弱弱的,但是卻努力的在燃燒著……

看的墨九狸的嘴角狠狠一抽,為毛她覺得那黑色的火焰,看起來有些害怕和緊張的樣子呢?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火焰而已,哪裡會有什麼情緒……

不管怎麼說,現在火焰的問題是解決了,雖然看起來不太靠譜。總是有剩過無不是……

按照天書上面的記載,想要成為煉丹師的首要條件,是擁有火屬性玄氣的修鍊者,然後必須擁有自己的火焰,火焰可以通過契約火屬性的魔獸,也可以想辦法收服異火……

PS;推薦同類文文囂張娘親腹黑寶貝,親愛的們去戳戳,據說收藏有糖吃哦. 說道神魔兩界,我就更加的鬱悶了,神界到現在我都還沒有接觸過,而魔界現在的掌管人貌似是冷筱若,想讓冷筱若幫我的話,那太陽簡直是真的可以從西邊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