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上眉梢,唐宋在她周圍包裹著濃厚的黑水,讓她浸泡在黑水之中。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果然,她的器官衰竭停止,居然真有效。只不過,因為空氣稀薄,她的呼吸還是有些困難,臉色依舊蒼白。

唐宋吐了口氣,低聲道:「閉上眼,沉睡過去,這樣會好一些。放心,不會讓你死。」

周錦很想回應,只是她已經沒有任何力氣,閉著眼漸漸陷入沉睡。等到她的氣息平穩,唐宋控制著下方冰山釋放出來的空氣,一縷一縷的進入到黑水裡邊。

感覺就是創造了一個呼吸艙,只要脫離黑水,她應該會馬上死掉……

轟,轟!

空間忽然晃動,唐宋眉頭凜然,趕忙盤腿坐下,運轉法訣。

打死也不能出去,只要這個世界不破裂,他們怎麼轟都行。

空間晃動得厲害,隱約還有毀滅之力入侵進來。唐宋運轉著世界內的所有力量,儘可能阻擋。同時心頭不停的默念《天》法訣。還就不信了,天道讓自己創造的世界,還擋不住他們的攻擊!

好一會,晃動停止,毀滅之力也漸漸消退。唐宋剛要鬆一口氣,空間又開始顫動。只不過,這回跟之前不一樣,好像是打鬥引起的晃動。

奇怪,外邊怎麼打起來了?

打得還很火熱,雙方實力應該都很強。先前可都是百級高手,難道有人來支援自己?

忽然想到黑靈族,唐宋心神一顫。趕緊調息,讓自己的力量稍稍平復。然後,神念一閃,人也跳出世界了。

還真是打鬥,而且他正好就在戰鬥現場。更讓他沒想到的是,是一群人在對打,場面極為混亂。

黑衣老者四個高手都被纏住了,對方居然也有四個超級高手,同時還帶了好多九十級,正好跟皇庭的人對抗。

握草,沒想到黑靈族居然也有這麼強的實力!

不及細想,唐宋猛地朝著其中一個百級高手衝過去,強行撕裂對方的防禦,三叉迅猛甩出。

嘭嘭……

三叉還沒等沖入到對方身旁就被震飛出來了,對方強勢反擊。好在,黑靈族的高手也不是吃素的,旗鼓相當的對轟。雙方雖然都很強,卻沒有引起太大的空間崩塌。

飛靈大陸這個世界相對於天靈大陸來說更加穩定,這裡的人對打似乎很難引起空間漩渦。在那邊,這樣的對轟,早就是崩塌一大片。

往後倒飛一段,唐宋緊咬著牙想要繼續攻過去,後邊一個老人飛過來:「唐先生,你先撤。放心,他們不敢與我們死纏到底。」

唐宋一怔,咬著牙拱手道:「多謝!黑靈族之恩,唐宋銘記在心!」

「哈,你果真知道我們黑靈族。」老人大笑一聲,奮勇朝著對面衝過去了,「皇庭,戰!」

明明是白天,可天空早已經是黑壓壓的,層層能量散發,只是始終沒有引起太大的空間崩塌,倒是悶響很大。

雙方旗鼓相當,唐宋抬頭看了一眼,到底還是沒忍心自己跑了,再次飛身衝過去。腦子靈光一現,忽然將之前得到的那把千萬靈魂凝聚而成的戰刀拿出。

戰刀一出現,天空立即形成一個漩渦,四周圍能量順勢翻騰。唐宋也顧不得多想,力量灌輸進入戰刀,暴怒朝著對面一個皇庭高手劈砍而去…… 嘭!

讓唐宋沒想到的是,戰刀居然硬生生將對方的防護撕開,直接把人給轟得飛出去。

殺傷力不是一般的彪悍,那可是一個超過百級的高手,雖然對方的注意力不在這,可防護在那啊。

楞了一下,唐宋喜上眉梢的翻轉戰刀,繼續朝著另一個高手飛撲過去。戰刀劈砍而出,黑色的刀芒順勢迸發,又是硬生生撕裂對方的防護。這回那人稍微警覺,防護被撕裂之後就往後撤退,躲過了刀芒。

握草,這戰刀真特么牛叉,殺傷力也太強了!

「撤!」

伴隨著一聲怒喝,皇庭的人紛紛往後倒飛。黑靈族一群人追了一段距離就沒再追上去,地上倒是落了好幾個傷員,有黑靈族也有明國的,可都是高手啊。

「唐先生,你這戰刀如何得來?」一個老人飛過來問道。

唐宋鄭重道:「此乃你們黑靈族數千年前千軍萬馬的靈魂所化,我無意中得到。前輩,這戰刀,本該屬於你們黑靈族,現在我還給你們。」

老人一怔,並沒有伸手接過來,拱手道:「唐先生,何須客氣。走,我們先離開,明國之人很快會回來,他們高手繁多。」

唐宋也沒多想的點頭,跟著隊伍一塊飛掠過山林。飛掠離開的時候他注意到,黑靈族的人沒有預想的殘暴,他們並沒有將下方明國的傷員打死,只是將自己的傷員帶走。

飛了很遠很遠一段距離,這才進入到山林深處,遠遠地便見到山谷中有不少房屋。不過,這個地方可不是那麼容易攻進來,易守難攻,即便是超級高手也很難攻打。

難怪黑靈族能長存到現在,原來躲在這麼一個地方發展。這裡很像是黑風谷,無論是周圍環境還是自然條件。裡邊的黑靈族比蛇族要多得多,感覺就是一個隱藏的城池。

進入到城池內,唐宋被帶到一個房子,裡邊有個光頭老人等著。一身黑衣,臉上堆滿了皺紋,看起來好幾千歲了。

唐宋拱手道:「小子唐宋,見過前輩。」

這老人實力很強很強,應該跟擁有土元的南宮老祖一樣強大,根本不是唐宋能對抗。看來,他應該屬於飛靈大陸最強的兩個人之一……

老人微微點頭,皺紋變成笑容,發出沙啞的聲音:「原先,他們說你不過是二十級,如今卻已經是八十幾級,著實驚人。你身上的力量很怪,與飛靈大陸不同,與天靈大陸也不同,難怪明國覺得你是異類。」

唐宋苦笑:「我本不想參與明國與你們的恩怨,可如今……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樣。」

「這世間之事,誰有能說得清楚?」老人抬起眼皮,「也許他們最開始也確實不想把你怎麼樣,你當時實力弱,而且能給他們配藥。可如今,你的朋友擁有空間之力,想來你也會。明國的野心可不小,他們監視天靈大陸幾百年,從未斷過入侵的念頭。」

唐宋暗暗嘆息,野心,這個詞總是讓人著迷。唐宋真的搞不懂,明知道那邊是鏡像世界,明國為何非要搞入侵?

只聽老人繼續道:「他們白靈族素來喜歡入侵,要不然又怎會有明國?先前,黑白兩族旗鼓相當,可惜,我族曾失去了方向。但如今,想來是重新崛起的時候了。你,可願意幫我黑靈族?」

說得還真直接,而且看樣子這個老人對自己非常了解。 罪女成妃 又或者說,他們的情報系統很厲害,對整個明國的動向一清二楚。

唐宋遲疑了一下,嘆道:「前輩,說真的,我並不想插手,只是想把我的朋友救出。我不喜歡戰爭,雖然知道有時候不可避免。」

老人並沒有意外,笑道:「不錯,我也不喜歡戰爭。其實,多一人少一人,並不見得能改變整個戰局。只是,你既是特殊,我想總歸是有用。方才他們說,你手中有一把我族戰刀?」

唐宋也沒隱瞞,直接將戰刀拿出來:「前輩,這戰刀是我在南陵城的後山得到,那裡埋葬著黑靈族千千萬萬的戰魂,這把刀就是那些戰魂凝聚而成。我想,這把刀在你們手中,也許更有用。」

老人右手輕輕一招,戰刀便飛了過去。伸出蒼老的手撫摸著戰刀,老人的臉上泛著一絲苦澀,嘆道:「千萬冤魂。」

深吸了口氣,老人又轉移話題,「你既無意參與戰爭,那便好好想想如何救你朋友吧。我想,你的到來,會成為這次戰爭的開端。我黑靈族,終於又要重見天日了!」

忘婚負愛 說話間,老人忽然將戰刀扎在地上,嘭的一聲悶響,戰刀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戰意。

唐宋暗暗吃驚,這戰刀,果然是在他們黑靈族手裡才更有威力。畢竟,他的戰意不夠……

沉默了一會,唐宋尷尬低聲道:「前輩,我能不能問一下,你們有沒有什麼計劃?」

光靠他一個人去救珠兒肯定是不可能,而且唐宋知道,黑靈族也不會允許明國得到掌控空間的辦法,他們必定會出手。

老人微微抬頭,閉著眼深吸了口氣:「明日,進攻皇庭!不過,我們不會強攻,你要想辦法進去救人。 他的春風和煦 你的朋友必須離開,亦或者,死。」

唐宋一抽,雖然很難聽,卻也是實話。珠兒的到來,應該嚴重影響到黑靈族的計劃。也許他們並沒有打算這麼快進攻,可要是讓白靈族得到掌控空間的辦法,黑靈族會變得弱勢很多。

沒等唐宋多問,老人微微擺手:「你先去調理吧,事到如今已經沒什麼可商量了。」

唐宋拱手作揖後退,如果是強攻,確實沒什麼好說,就是混戰,然後整個明國陷入戰爭之中。黑靈族肯定在每個城池都有人潛伏,只要皇庭那邊一有動靜,立即揭竿而起。

剛走到門口,唐宋猛地想到什麼,不由停下腳步。遲疑了一下,還是退回來,沉聲道:「前輩,你可聽說過飛靈大陸有什麼寶物是能掌控整個大陸的?」

老人一怔,睜開眼看著他,微微搖頭:「怎會有如此寶物……」

「不,一定有。」唐宋鄭重回答,「前輩,你好好想想,可曾有過什麼傳說,哪怕一絲一毫的線索。一定有,很可能是一個東西,也可能是好幾個東西合併,然後能改變這個世界的秩序。」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天靈大陸有五元,這邊也一定有相應的寶物,只有這個寶物出現,戰爭才可能徹底挑起…… 華離逃走了之後,張旺和冰窟窿跑了過來,問我什麼情況。我說李慕顏被蝠王抓走了,劉宇已經追出去了,不知道追上沒有。

“難道他們的目的就是李慕顏?”冰窟窿很是納悶,爲什麼蝠王在抓走了李慕顏之後,就和華離一起選擇離開了,並沒有要和我們決一生死打算。

我搖了搖頭,說不太清楚,只是那個蝠王看樣子好像對李慕顏很感興趣。之前他就對我和劉宇說過,只要把李慕顏交給他,他就會放我們離開。

就在我們三個談話的時候,劉宇從樹林子裏跑了回來,他面色凝重,很是着急,看樣子應該是沒追上蝠王。

“那個厲鬼呢?”他往四周望了一眼,沒發現華離,然後問道。

“在你去追蝠王的時候,他也跟着逃走了。”張旺有些氣惱,回答道。“怎麼樣,沒追上蝠王麼?”

劉宇搖頭說沒有,那個蝠王在樹林子裏的速度太快了,林子裏又太黑了,他追了一會就沒看到蝠王的蹤影了。“師妹被他帶走了,我們必須找到他才行。”他很擔心李慕顏的安危,着急的說道。

“那怎麼辦,現在我們失去了蝠王的蹤跡,就連那個華離也都逃走了,我們要上哪裏去找師姐?”不僅是劉宇,我也很擔心。

冰窟窿沒有說話,不過明顯眼中也露出一絲憂色,平陽山這麼大。沒有什麼線索的我們想要找到人,真的很困難,而且深山裏處處都可能有危險,我們也不可能四處亂找一通。

見我們都很着急,張旺急忙安撫我們,讓我們冷靜一點,他應該能有辦法找到蝠王。

“張叔,真的麼?”劉宇一聽很是激動,抓着張旺的手臂,問道。

我和冰窟窿也都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他這話肯定不是亂說的,不知道他有什麼辦法。

張旺說蝙蝠喜歡陰暗的環境,所以都在晚上處現,像是白天它們一定會躲在洞穴裏不出來。就算蝠王已經能化成人形,但這個習性對他還是有一定影響的,所以他和那隻厲鬼華離纔會在抓到了李慕顏之後,急忙離開。

“你們現在擡頭看看,是不是天已經要亮了,我想大概就是因爲這個原因,他們才急着走的。”張旺讓我們擡頭看天色,然後解釋說道。

冰窟窿也點了點頭,很是贊同張旺的說法。“張叔說的很有道理,不然他倆沒有理由那麼快撤走。”

“哪能有什麼地方找到他的藏身之處呢?”我繼續問道。

張旺說蝠王肯定有自己藏身的洞穴,在加上那個和他一起厲鬼,洞穴裏肯定充滿了妖氣和陰氣。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如果只單獨有妖氣或者陰氣的話,他要找會很困難。但是現在這兩個混在一起,會有很明顯的特徵,他用風水羅盤好好推算的話,應該能推算出這個洞穴的所在方位。

“只是能不能找到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但也只能試試了。”張旺嘆了口氣說道。

“前輩,那就拜託你了。”

“放心,我會盡力的。”

說完,張旺拿出了風水羅盤,初次之外,他還取出了幾枚銅幣。他一邊端着風水羅盤走,一邊把銅幣撒到地上,然後蹲下身子看,接着開始推算起來。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不是立馬就能出結果的,我們只能在一旁等着。

在張旺用風水術法推算的時候,劉宇還是很着急,來回踱步。最後,他似乎不願意只靠張旺一個人來找,從包裏取出了不少黃符。他把每一張黃符都對摺了之後,然後把黃符撕成了相等的兩半。

撕完後,他開始用黃符折起小千紙鶴,原來他是想用追蹤術法來找人,雖然這樣做能找到的機率很小,但也不是完全沒可能,於是我和冰窟窿也開始幫着他折小千紙鶴。

折完後,他把小千紙鶴都捧在手心裏,然後對着小千紙鶴唸咒,唸完咒語千紙鶴開始撲扇着翅膀飛了起來。劉宇對它們說了一聲去,然後那些飛在空中的小千紙鶴就都四散飛走了。

小千紙鶴飛走了之後,劉宇的臉上還是帶着焦急的神色,我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兄,能做的我們都做了,現在只能等了。”

他也知道自己乾着急也沒有用,露出一抹苦笑,然後點了點頭。

我們一直等到天色已經完全亮了起來,平陽山開始沐浴在陽光中,只是不管是飛出去的小千紙鶴,還是還在四處走動,推算的張旺,都還沒能找到蝠王的蹤跡。

“有了,找到了。”終於,端着風水羅盤滿頭大汗的張旺露出笑容說道,他通過風水術法推算出了蝠王洞穴大致的位置。

我們三個立馬跑到他身旁,問他在那個方向,他指了指西南方,說通過風水羅盤和銅幣的反應來看,蝠王的洞穴就在西南方向,只是具體有多遠,在哪裏他還沒有那個能力推算出來。

“沒事張叔,你辛苦了,知道方位就行,這樣我們也不用像無頭蒼蠅一樣在寬闊的平陽山裏亂找了。”我說道,心裏對他由衷的佩服,沒想到他的風水術法還能這麼用,讓我對風水術又有了新的認識。

事不宜遲,於是我們開始往西南方向出發,當然這個方向與我們想要找到的山谷方位不同,不過爲了救出李慕顏,這也是沒辦法的。只能是在把李慕顏救出來後,我們重新繼續往山谷那邊走。

我們沿着西南方向認真的找,劉宇甚至把那些分散的小千紙鶴都招了回來,然後讓它們飛到前面,沿着這個方向幫我們找。走了大半天,我們一無所獲,小千紙鶴也還沒有想劉宇發來訊息。

最後,終於有隻小千紙鶴傳來了訊息,說在前面不遠處發現了一個可疑的洞穴,讓我們趕過去。劉宇收到消息之後,立馬帶着我們跑着往千紙鶴說的那個地方趕去。

大概跑了十幾分鍾,我們終於到了千紙鶴那裏,在這裏果然有一個比較隱蔽的洞穴。

來到這洞穴附近,我們就已經感覺到了洞裏散發出來的妖氣和陰氣,看來蝠王藏身的洞穴絕對就是這裏沒錯,終於是被我們找到了。

洞穴裏很黑,沒有一點光亮,安全起見,劉宇直接用黃符招出了火團照明,雖然這樣做很容易打草驚蛇,讓蝠王和那個叫華離的厲鬼發現我們找來了,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劉宇拿出了打鬼鞭,他交給了張旺使用,自己拿出桃木劍握在手裏。冰窟窿也提着斬鬼刀,一臉冰冷,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我也不敢怠慢,把石頭武器拿在手裏。

我們走進洞裏之後,發現洞裏很潮溼陰涼,不管是蝙蝠還是鬼物最喜歡待在這種地方了,難怪蝠王會選擇這裏成爲自己的藏身之所。

我們剛走進去沒一會,頭頂上就飛下來不少蝙蝠,這些蝙蝠雙目泛着紅光,在昏暗的洞穴裏顯得更加明顯。看樣子就知道這些蝙蝠是蝠王的妖氣化成的,既然我們被這些蝙蝠發現了,相信蝠王也知道我們找來了。

這些撲向我們蝙蝠,很快就被我們收拾乾淨了,我們正準備繼續往裏走,四周突然亮起火光,把昏暗的洞穴照亮了一些。接着,蝠王的聲音傳來了。

“沒想到你們竟然找到了這裏,不知道說你們傻,還是笨。明明本蝠王已經好心放你們一命了,你們卻還特意找到這裏來送死,那行,今天本蝠王就成全你們。正好許久沒有吸到術士的鮮血了,我可以好好的補一補了。”說完,蝠王和厲鬼華離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眉頭緊鎖的看著唐宋,看他那堅定地樣子,老人很是困惑。搜遍了記憶,沒有任何關於什麼寶物可以掌控飛靈大陸的線索。

老人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沉聲道:「我從未聽說過有此等寶物,你確定會有?」

「一定有!」唐宋非常堅定的回答,死死的盯著老人,「因為,對面的天靈大陸已經出現這樣的寶物。」

老人猛地一驚,微微顫抖的站起來:「你是說,有某種寶物,可以將他們白靈族一舉打敗?」

「不是。」唐宋哭笑不得,「是這個寶物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的秩序,就是,讓你們的戰爭變得理所當然。重整秩序,意思就是,到最後掌控這個寶物的人,很有可能將成為這個世界的霸主。」

甚至,會成為天主!

這是唐宋的猜想,珠兒為什麼熱切於追求五元,她想要改變天靈大陸是一個很大原因,但唐宋估摸著,她想成為天靈大陸的天主。

雖然珠兒從未提起過,可唐宋知道,因為她本身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天主,不可能為了改變一個更高層世界放棄原有的掌控能力。唯一的解釋就是,她要拿到天靈大陸的天主之位,從而聯通她那個世界與天靈大陸這個世界……

當然,一切都是猜想。具體是不是,得再見到珠兒之後才能知道。而且五元是否真的靠譜,他也不知道。

老人極力壓制著顫抖,重整秩序,他雖然沒聽說過,卻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一旦真的重整秩序,他們黑靈族就不是背水一戰,而是出師有名!

可是搜遍了幾年前的記憶,他都沒有想過任何關於這等寶物的傳說……

猛地想到什麼,老人瞳孔驟然緊縮,重新坐下,低沉道:「兒時,我曾聽我阿爹說過,但那是在講故事。」

唐宋喜上眉梢:「前輩,不妨說說,興許真有呢?」

老人沉了口氣,低聲道:「我阿爹說,在遠古時代天地混沌,人還不懂修鍊的時候,有個人從千山走出,看到愚昧的眾生,便把自己變成另一個太陽,照亮所有人。於是,人就懂得修鍊了。」

說著老人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在他看來,那是阿爹瞎編亂造,為了哄自己睡覺。而且阿爹每次都只會講這個故事,他都不知道聽了多少次。

他問過阿爹,這個故事從哪裡來,阿爹說自己想的。後來他發現,別人家的阿爹也會這麼說……

確實很像是童話故事,聽起來也很玄乎。可在唐宋看來,這並不見得是虛假。也許,真有一個人變成太陽,但不是普度眾生,而是重整秩序。

很久很久以前,飛靈大陸肯定也是家族制度,後來有人創立了國家。這個人,也許就是第一個掌控這個寶物的人。

盤算著,唐宋又問道:「前輩,你可知道飛靈大陸第一個皇帝是誰?」

老人一怔,搖著頭:「太久了,無從得知。飛靈大陸萬萬年,很早很早就有了國。明國,往前是我黑天國與他們白日國,再往前還有好幾個。太遙遠了,誰又會記錄這些?」

坑爹,居然沒有史學家。也對,在這種崇尚武學的世界,誰會有心思記錄什麼歷史。

「那,千山在哪,我得過去看看。」唐宋硬著頭皮,「興許,是真的呢。」

老人一抽,哭笑不得:「那不過是我阿爹為了哄我睡覺……也罷,千山離這裡不遠,你去看看也好。他們都知道,讓他們帶你去。」

唐宋拱手告辭,其實他也沒多大把握,萬一五元不能重整秩序呢?

可如果真有,必須要得到這個東西,要不然黑靈族絕對是送死。沒有重整秩序,黑靈族不可能推翻明國,即便他們只是想跟之前一樣……

對了!

唐宋猛地拍著腦袋,之前明國滅掉黑天國,應該也屬於重整秩序。那麼,肯定也有人掌控過寶物。

不對不對,如果這個東西在明國,他們不可能讓黑靈族存活到現在,早就利用那個東西把黑靈族徹底滅了。只有一種解釋,在明國創立之後,那個東西消失了。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可現在的問題是,沒有任何線索可尋。看來,只能先去千山看看,碰碰運氣……

已經是夜黑風高,在兩個中年人的帶領下,唐宋飛到了千山。所謂千山,其實就是無窮無盡的山,山脈正好形成一個「千」字。

漂浮在空中,唐宋苦笑的四處張望。這麼多山,怎麼找?

坑爹的,難道是自己想多了?

「唐先生,這千山極為遙遠,而且自然怪象繁多,很少有人會來這裡,應該不會有什麼東西吧?」左邊的中年人苦笑,「我們黑靈族的人都喜歡拿千山開玩笑,因為這裡實在太遠了。」

沉了口氣,唐宋輕聲道:「你們先回去吧,我下去看看……」

不等出發,中年人慌忙道:「唐先生,不可。千山怪就怪在,只要下落到下方就不能飛行,只能走。」

唐宋反倒是喜上眉梢:「真的?那更好。別擔心,天亮之前我會想辦法回去。」

越是怪象,就越有希望。

看他飛下去,兩人均是哭笑不得。這唐先生可真是,明知道有危險還下去,這不是找死么?

下落到一百米左右的高度,果然感應到強大的空間重力,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往下落。唐宋暗暗驚奇,天眼順勢打開。

山林里瀰漫著濃厚的靈氣,可這裡的靈氣很活躍。唐宋剛下去,那些靈氣就瘋狂洶湧過來,強行進入他的體內。

不敢吸收,唐宋強行抵擋著。落到山林之後,發現自己的實力被壓製得厲害,爆發力剩下十分之一都不到。

難怪他們不敢來,這種地方如果打鬥,基本上就是搏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