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用這樣的方法騙其他女孩子的確可以,但是這樣的方法對我沒有用。本女俠其他的或許會怕,但就是不怕鬼。”莊欣然怨毒的看着我說道。

2020 年 10 月 22 日

騙女孩子?我的天,她不會以爲我是想利用這樣的手段。讓她害怕,然後讓我留下來保護她吧。

我像是那種人嗎?小爺雖然沒有碰過女孩子,但也不會餓狼撲食啊。

“是不是被我揭穿了目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如果你還有羞恥之心的話,就給我滾出去。”莊欣然指着房間門,大聲的喊道。

“來,我帶你看看,你就清楚了。”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對於女孩子除了證據,其他的都是假的。

我用力的把莊欣然拉了出來,我一定要讓她看看樓梯口的那張臉。我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想成爲小人。

我打開門指着樓梯口說:“你自己看,現在知道我沒有騙你了吧!”

“看你妹啊,給我滾!”莊欣然突然掙脫了我,一腳踹在了我的屁股上。

我沒有想到莊欣然會來這麼一出,一時沒有防備,身體一個踉蹌摔倒在走廊裏面。

我也顧不得莊欣然踢我這一腳,連忙看向樓梯口。誰知道此時的樓梯口什麼也沒有,什麼女鬼,什麼慘白的臉統統沒有。

現在我才知道莊欣然沒有會說看你妹啊,還一腳把我踢出來。原來她以爲我在騙她,這一下我在莊欣然的心裏估計比色狼還要下流了吧。

我無奈的站了起來,現在只能找蔡大力了,雖然他不會捉鬼,但是他全身的力氣,至少可以讓我心裏踏實一些。

我來打蔡大力的房門前,才敲了兩下門就開了。果然還是從小長到大的兄弟靠譜,早知道就不找他們了,一個個都是小人,自私鬼。

“兄弟你可算來了,給這是房間的鑰匙。”蔡大力笑着把鑰匙遞給了我,一把把我推進了房間說:“兄弟去泡妞了,這個房間今晚就是你的了。”

“唉,那個……”我聽到蔡大力說要離開,我連忙握住蔡大力的手。

蔡大力用力的掙脫開,快速的把門給帶着了說:“那個什麼啊,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莊欣然是我的,你不可以和我搶!”

誰要和你搶莊欣然了啊,兄弟來你這裏是想要你保護我的啊!聽着逐漸走遠的腳步聲,我有些恐懼的坐在牀上。現在就我一個人在這個房間裏面,如果那個女鬼真的來的話,我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還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我突然聽到房間門口傳來陣陣的冷笑聲。這個聲音我十分的熟悉,就是那個蘿莉女的笑聲。

來了,她真的來了!

(本章完) 冷笑聲越來越近,房門突然閃動了一下,一張慘白的臉竟然出現在房門上。

慘白的臉漸漸的清晰,隨後女鬼的身體也慢慢的顯現出來。蘿莉女竟然就這樣穿了進來。

這是我第二次見鬼,第一次是爺爺,那時候一點都不害怕。這一次可是和我素不相干的人,而且這個人的死有可能和我有關。她這麼一直跟着我,難道是要報復?想要來索命!

我拉開被子,快速的鑽了進去。雖然知道這個被子不可能擋住蘿莉女,但是我此時也只有這樣來自我安慰了。

我在被子裏面瑟瑟發抖說:“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不知道蘿莉女是逗我玩,還是在逗我玩,她竟然真的沒有過來掀開我的被子。

我在被子裏煎熬的等着,不知道蘿莉女在外面幹嘛?我想要伸出頭看看,又害怕蘿莉女那慘白的臉。

我就這樣緊張的躲在被子裏,如果蘿莉女一直不來招惹我的話,我情願就這樣一直躲到天亮。

往往事情都不會如人所願,就在我感覺沒有那麼緊張的時候,我的身體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壓住一般。

我本來是抱着雙腿,縮成一團的。現在我的身體竟然自己動力起來,我的雙腿開始伸直,身體平躺在牀上,雙手也放平的打開,擺成了一個大字形,平攤在牀上。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身上的被子沒有被拿開。

我的身體被擺平之後,就感覺一雙手開始從我頭往下摸,直到那雙手摸到那個地方之後,她竟然停了下來。

她的手停下來之後,我的心就開始緊張了。雖然我不知道蘿莉女是怎麼死的,但是在她死之前可是幫我吃棒棒的啊。她現在把手聽到這裏,難道她還想……

我白天第一次被人吃棒棒,難道現在又要體會一次被女鬼吃棒棒嗎?我不敢往下想象了,是人的話是享受,是鬼的話還是享受嗎?被女鬼吃過之後,會有什麼後果呢。

我想要掙扎,可是我的身體就像是被人釘在這張牀上似的,不管我怎麼用力的掙扎都無濟於事。

蘿莉女的手還在動,我還以爲她會掀開被子,然後褪去我的褲子。誰知道她的手竟然直接穿過被子,直接握住了我的那個。

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流遍我的全身,上一次蘿莉女是火熱的嘴脣,這次竟然是冰冷的手。冰火兩重天啊,要不要這麼刺激啊!

眼看着我就要失守了,我現在真的痛恨吃棒棒了。以前看大片,都幻想片子裏的女主角幫自己吃棒棒,以後誰要幫我吃棒棒,我一定跟她急。

我現在多麼希望瘦子他們可以出來救我,就算現在讓我答應他們任何事情,我都樂意。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感覺蘿莉女的手不動了。她只是摸摸,就沒有繼續下去了。

蘿莉女停止讓我心裏有些小小的安慰,只要她放過我那裏,就算讓我給她咬一口,我都同意。

我剛感到安慰,突然我身上的被子就被掀了起來。一張慘白的臉瞬間就出現在我的面前,而且距離我的臉只有一釐米。

我想大聲的喊叫,可是我光張嘴,卻沒有辦法發出聲音。面對近在咫尺的鬼臉,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現在我真的想暈過去,只要不讓我看到這張慘白的臉,讓我死我也願意。

可是我現在

偏偏就是不暈,而且女鬼好像知道我剛纔的想法,竟然張開嘴,向着我的脖子靠近。

你該不會真的要咬我一口吧,殭屍咬過人之後,人就會變成了殭屍。那麼被鬼咬過之後會不會變成鬼呢。

我可不想變成鬼啊,要死就死,變成鬼多麼痛苦啊。我閉上眼睛大聲的喊:“救命啊,我不想變成鬼啊!”

還以爲我不可能喊出聲音,誰知道這次竟然喊出來了,而且聲音還很大。就連蘿莉女都被我的喊聲嚇得愣在哪裏,沒有咬下去。

“瘦子,你們快點來救我啊,再不來的話我就死了!”我發現自己能喊出聲音了,第一句就是喊救命。

我的話音剛落,就聽“咚!”的一聲巨響,我的房門竟然開了。

緊接着就跑進來一個人影,這個人動作很快的繞道蘿莉女的身後,右手一動,一張黃色的靈符就貼在了女鬼的後腦勺。

“你妹的,靈符不是治殭屍用的嗎?她可是鬼啊!”我見到瘦子拿出靈符的那一刻,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當靈符被貼在蘿莉女的後腦勺的時候,蘿莉女真的定在哪裏不動了。瘦子右手一握,快速的一抖,蘿莉女身體快速的變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光點,直到消失。

“這都什麼年代了,靈符也要與時俱進好不好!”瘦子瞥了一眼我說道。

被瘦子這麼一說,我還真的無力反駁。不過我還是想到了說瘦子的話,只是在我剛要說的時候,瘦子突然對我做了一個禁語的手勢說:“都躲了這麼久了,也該出來了吧。”

躲了這麼久了?這個房間還有其他人!我緊張的看了一圈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人。難道還有鬼?我突然感覺身體毛毛的,剛纔解決了一隻鬼,現在還有一個,我難道這麼受鬼喜歡嗎!

不過瘦子喊了半天也沒有人回答,更沒有見有人或者有鬼出來。

“鬼州七子難道都是畏畏縮縮的小人嗎?既然做了,就大大方方的出來。這麼鬼鬼祟祟的,有失鬼州七子的名聲啊!”瘦子再次繃着臉說道。

“哈哈,不愧是玉樹真人,竟然可以察覺到本尊。”房間裏面突然出現一聲爽朗的笑聲,然後從我對面的牆上走出來一個男子。

我擦,還真的是鬼!看着男子從牆裏出來,我嚇得連忙靠近瘦子。不過看上去這男子臉色正常,穿的衣服也很正常,根本就不像是一隻鬼啊。

“原來是鬼州七子的老六,人送外號玲瓏夜叉的張君瑞。真實聞名不是見面,久仰久仰!”瘦子突然客氣的對着面前的男子說道。

“玉樹真人的大名我也是如雷貫耳,今天有幸見到,也是張君瑞的福氣。”張君瑞也客氣的說道。

我暈,看來這個人真的不是鬼,而且還和瘦子認知。不過他怎麼可以穿牆呢?難道瘦子也會。

“不知道張兄爲什麼三番五次找我們麻煩,我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 朝妻相處 瘦子突然收起微笑,嚴肅的說道。

“我沒有爲難你啊,我的目標是這個小傢伙。只要你不管這個小傢伙的事情,我們不就沒有誰爲難誰了嗎?”張君瑞也不兜圈子,直接指着我說道。

他的目標是我?我好像也沒有得罪他吧。難道那個蘿莉女是他女朋友?可是那個蘿莉女不是我殺的啊。

除了蘿莉女和我有點關係,其他的事

情我什麼都沒有做,應該不會招惹到什麼仇人啊。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張君瑞,突然我想到了一個可能。雖然我沒有得罪過人,可是爺爺有啊,這個人一定就是那個暗處的那些人。而且蘿莉女一定是他殺死的,現在有利用蘿莉女的鬼魂來嚇唬我。

想到他有可能是暗處的人,我就擔心的看向瘦子。很顯然這個人的實力不弱,現在瘦子會站在那一邊呢?是會幫我,還會是做一個旁觀者。

瘦子好像也在猶豫,如果他現在選擇幫我的話,他就要和張君瑞爲敵。張君瑞是鬼州七子的老六,和他爲敵就等於和鬼州七子爲敵。我雖然不知道這個鬼州七子有多麼厲害,但是看到張君寶就知道,鬼州七子一定每一個人都和張君瑞這麼厲害,甚至更強。

“他是我的兄弟,你感覺這件事情會和我無關嗎?”瘦子嘴角微微揚起說道。

聽到瘦子說兄弟兩個字的時候,我心裏特別的舒服。沒有想到瘦子竟然站在了我這邊,竟然願意和鬼州七子爲敵。雖然我知道瘦子是利用兄弟當作幌子,其實他另有目的。

瘦子選擇了我,也就是因爲我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而且這個東西比鬼州七子還要重要。

“不錯,你帶種!竟然有勇氣和我們鬼州七子爲敵,以後有你好受的!”張君瑞冷冷的看了一眼瘦子,然後轉身離開了。

看着張君瑞就這樣離開了,我有些鬱悶。既然都和你爲敵了,你爲什麼不打就走了呢。不過不打也好,免得打鬥的時候傷及無辜可就不好了。

張君瑞走到陽臺邊,就消失不見了。在張君瑞消失的同時,莊欣然和蔡大力也趕了進來。

“他走了?”莊欣然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嗯,走了。”瘦子拿出煙點了一根,用力的抽了一口說道。

“我靠,我們演了這麼久,他竟然沒有打就離開了,這也要可氣了吧!”蔡大力氣憤的喊道。

“至少把他引出來了,如果我們不演戲的話,你感覺能逼出張君瑞嗎?”瘦子用力的吸了一口煙說:“這次他沒有攻擊我,估計也是猜到你們在外面。看來以後的路,我們要更加的小心了。”

演戲?躲起來?我對他們的聊天一點都沒有聽懂。不過我又好像懂了一些什麼,只是現在腦子還有些糊塗,一時半會還無法整理出一個頭緒出來。

“算了,大家都去睡覺吧。折騰到現在,我也困了!”瘦子對着我們揮了揮手說道。

睡?都鬧成這樣了,你感覺還有心情睡覺嗎?而且這一切我還雲裏霧裏的,沒有弄明白我可睡不着。

瘦子說完,就轉身準備離開。我連忙跑到門口攔住門說:“你們給我把話說清楚,你們今天這是鬧的哪一齣啊!”

“還能有哪一齣,引蛇出洞唄!”瘦子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走了出去說道。

“如果還有女鬼的話,你可以去我的房間哦!”莊欣然也笑着趴在我的耳邊說道。

看着莊欣然笑着離開,我終於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其實進入這個旅店之後他們都發現這個旅店不對,只是他們沒有說出來,一直都在騙我。

他們知道女鬼後面的人是鬼州七子,但是要逼出鬼州七子現身,就必須讓他認爲我孤立無援。所以纔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演了這麼一齣戲。

(本章完) 青城山是道教的四大名山之一,按理來說這裏遊客應該很多。不說人擠人,也應該可以看到遊客。

可是這裏恰恰相反,不但沒有遊客,甚至放眼望去根本就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而且這山體陡峭,四周全部是濃郁的樹木,連一條像樣的山路都沒有。怎麼看,怎麼和道教的四大名山沒有一點關係。

“我說瘦子,你是不是帶錯地方了啊?這荒山野嶺的,怎麼看也不想是青城山啊!”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

“是啊,青城山起碼也是道教的四大名山之一,這裏像是名山嗎?”蔡大力也疑惑的看着瘦子說道。

“我在這裏生活了這麼多年,我會帶錯嗎?”瘦子跳到一個大石頭上面說:“你們不要只看到這山的外表,等你們爬到山上你們就知道了。”

“裏面還有乾坤!”我突然被瘦子的話給勾起了興趣說道。

“那是,要不這樣的荒山也配稱爲道教的四大名山之一。”瘦子自豪的跳下大石頭,大步的向前走去。

被瘦子這麼一說,我們剛纔疲憊的身體再次充滿了活力。現在已經在半山腰了,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到達山頂,那時候就可以看看青城山裏面的風采了。

瘦子在前面開路,蔡大力在後面斷後,我和莊欣然走在中間。 揪住指腹小逃妻 走這樣的荒草地,我真心提不起什麼興致。要不是小師傅在青城山,要不是瘦子說青城山裏面另有乾坤,我真的就想轉身回去。

我一邊走,一邊無聊的用樹枝抽打着路邊的荒草。面前的荒草都被瘦子弄斷,我只好上前一步抽打哪些站立的荒草。可是我的腳剛跨出去,突然什麼東西拉住了我的腳。

“啊!”

我大叫了一聲,身體就快速的被拖入了荒草之中。蔡大力見我被拖走,他連忙撲向我,一隻手緊握着我的手。可是那個東西的力氣太大了,竟然把我們兩個都拖走了。

“瘦子快點來救我們啊!”蔡大力對着瘦子大聲的喊道。

由於拉我們的那個東西速度太快,瘦子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們就消失在荒草之中。

我只感覺身體不停的被拖動,我用腳拼命的去踩,去掙扎都無法掙脫開拉住我腳的東西。

我的後背被拖得火辣辣的痛,直到我的意識模糊,我的身體還在不停拖動。

等我再次清醒的時候,我面前有熒熒的火光。我試圖站起來,卻發現後背痛的厲害,根本就沒有辦法直起腰。

我趴在地上,看向四周。這裏十分的潮溼,在我的前面還有一條兩米多塊的水溝,水溝裏面的水是深綠色的,十分的腥臭。

在我的手不遠處還躺着一個人,這個人不用說一

定是蔡大力。我咬着牙,忍者後背的痛站了起來。

現在我不可以躺在這裏,我要想辦法離開這裏。我走到蔡大力的面前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腦袋,我都醒了過來,他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我拍了兩下之後,蔡大力真的醒了。他疼苦的睜開眼睛說:“奶奶的,這裏什麼地方。”

“我也不清楚,這裏這麼陰暗,應該是在地上吧!”我看了一眼四周,周圍是石頭砌成的牆。牆上長滿了青色的苔草,還有很多水珠,就像是城市裏面的下水道差不多。

“我靠,全部都掉皮了,到底是什麼東西把我們拖進來的啊!”蔡大力看了一眼胸前,衣服已經被摩的破爛不堪。身上也是摩的血肉模糊。

我也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把我們拉進來,它爲什麼把我們拉到這裏呢?我看了一眼被拉住的腳,沒有留下任何的抓痕或者是咬痕。現在還真的無法判斷到底是什麼東西拉我們了。

“算了,我們還是想辦法離開這裏吧。”我的身後是死路,看來只能往前面走了。

“兩邊的石壁上竟然有燈火?這裏不會是古墓吧!”蔡大力走在前面,好奇的說道。

“也有這個可能!”我點了點頭說道。

我們順着這條路一直往前走,周圍十分的安靜,靜的只能聽到彼此的心跳。突然我感覺這裏除了我們的心跳聲,竟然還有水滴的聲音。

我快速的向着兩邊看去,雖然牆壁上很潮溼,但是不至於滴水下來的。而且這個水滴的聲音,竟然是從我們的身後傳來的。

我好奇的轉過頭看向身後,發現後面什麼都沒有啊。難道是我聽錯了?我無奈的再次轉過頭向前走。

可是當我頭過來來不久,再次聽到背後有滴水的聲音。這個滴水的聲音很清脆,就在我的身後。

我家王妃超凶的 我猛地一轉頭,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滴水的。可惜的是我這次還是沒有看到什麼,我的後面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我有些疑惑了,明明聽到有滴水的聲音的啊。難道我出現幻聽了,不可能啊!

沒有發現東西,我只要再次回頭繼續趕路。就在我回頭的時候,發現有些不對。距離我不遠的路上竟然真的有水滴,而且在水滴的盡頭,河邊竟然有少量的水漬。

這個足以證明剛纔真的有東西在滴水,而且這個東西還是從旁邊這個兩米寬的水溝裏面上來的,現在有溜了回去。

這個水溝裏竟然有東西,還會在我們轉過臉的時候上來跟着我們一起走。這個東西是什麼,會不會是把我們拖下來的東西。

想到這裏我就一陣後怕,我恐懼的向前跑了兩步,來到蔡大力的身後說:“水溝裏面有東西!”

“水溝裏面有東西?”蔡大力一愣,轉過頭看向水溝。

“不要看,我們裝作不知道,它就會自己上來。”我說着開始在包裏翻着東西。

這個包是蔡大力的,他是一個喜歡耍帥的人,所以包裏不會缺少鏡子。我翻了一會,還真的找到了一個圓鏡子遞給蔡大力說:“我們就這樣往前走,利用這個鏡子看身後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好主意!” 奶爸的肆意人生 蔡大力拿着鏡子調好了角度,就繼續往前走。

我們走了一段時間,再次聽到水滴的聲音。我快速的看向蔡大力手裏的鏡子,這一看嚇得我差一點喊了出來。

鏡子裏出現一個高大,長着四肢的綠皮怪物。它的頭和人的頭差不多,只是整個臉上除了兩個眼睛,就只有一張巨大的嘴了。它的身上是一層綠色的厚皮,身體要比人類魁梧的多,還有一條巨大的尾巴在後面不停的擺動。

他好像在模仿我們走路,一開始它是四肢在地上爬,後來慢慢的直立身體,像人類一樣,用兩隻腳在走路。

“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我早已經嚇得渾身發抖,身體緊靠着蔡大力說道。

“它現在是對我們很好奇,也是在試探我們。如果發現我們不是很危險的話,一定會對我們發起攻擊。”蔡大力眼睛一直盯着鏡子裏的怪物說:“我們現在也不知道它的攻擊力如何,要不等它攻擊的時候,我們再攻擊如何。”

“那樣太被動了吧,我感覺先下手爲強。”雖然我這樣說,但是我真的不敢看這個怪物,別說去攻擊了。

就在我們議論的時候,這個怪物竟然把雙手放在地上,身體弓着,像是要發動攻擊的樣子。

還真的被蔡大力說對了,它就是一直在觀察我們,等發現沒有我們對它沒有威脅的時候,它就會發起攻擊。

“你快點躲開,讓我來!”蔡大力見怪物準備發起攻擊。他連忙轉身把我擋在身後。然後右腳猛地一用力,身體一躍,如獵豹一般飛奔而出。

怪物還沒有完全發起攻擊的時候,蔡大力的拳頭已經落到怪物的身體上了。

蔡大力可是神力啊,這一拳打在人的身上,就算不死也殘廢了。就算這個怪物的皮很厚,相信蔡大力這一拳,也給怪物帶去不少的傷害。

“嘭!”

一聲巨響,怪物竟然被蔡大力一拳擊飛了。怪物的身體重重的摔到了牆上,鮮紅的血液四濺開來。

怪物的身體從牆上慢慢的滑進了水裏,鮮血也把綠色的溝水變成墨綠色。

“戰鬥力這麼弱,還真的有點對不起它的造型!”蔡大力見如此輕鬆的就搞定了這個怪物,得意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