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難道你不知道人家是小頭目,嬌生慣養了,所以不禁中。想當年我們在街道和其他幫會火拼的時候那才叫男人。”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武林在一邊說着風涼話,手指搗鼓着耳朵,不耐煩。

“武林哥,你說的對!我們這些做小的在外面拼死拼活,可是這個人自以爲做了小頭目了不起,嬌生慣養了?孃的,沒有我們打江山哪裏有他今天的風光?”

小弟聽到武林的話點頭,心也向着武林。

“哎,就是因爲這樣,人家好高騖遠居然做了叛徒。真不知道別的幫會給了他什麼好處。沒有我們,他能有今天?而且拷問了那麼久居然還說自己冤枉,裝無辜。這種人我特碼的第一個想煽他幾巴掌!”

武林旨在殺了猥瑣,因爲眼前的猥瑣是唯一知道他武林已經叛變的人。這個世界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這也就是他出現在這裏的原因。他武林不是無聊在這裏瞎混,外面郭勇佳正等着他載歌載舞呢,他又怎麼會把時間浪費在這個快死的“吊死人”身上?

但是沒辦法,事情不辦妥,他始終內心不舒服。這也就讓他不得不來這裏,並且等待機會“一不小心”殺了他。

這個殺不能經過他的手,而是那個拷問的小弟。大哥說拷問,不能殺,武林又怎麼敢得罪大哥呢?所以只好讓這個拷問的小弟做替死鬼了。

“武林哥,你也覺得這種人很可惡不是?嗎的,我真想抽死他!”小弟氣憤,手中長鞭揮空啪一下發出響亮的聲音。

急如閃電晴空霹靂,春雷滾滾轟隆聲響嚇人。

武林臉上動容,他等的就是這句話,等的就是這個時候。看來之前他的煽風點火還是起效了。事實上一直有效果!

“這可使不得呀,兄弟。讓大哥知道你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武林哥我還是奉勸你能壓住怒火。 聯盟之冠軍之路 雖然我也巴不得將這個猥瑣殺了,免得他禍害其他兄弟。”

武林說到這裏一臉怒意,最後用手對着虛空揮舞幾下表達自己的怒不可泄。

小弟看的真切,也從武林身上感受到了更大的怒意。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親手殺了這個已經昏迷的猥瑣。

幫派“開片”的日子幾乎每天都有,所以他是親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個兩倒下,渾身是血,住院……

可是他們打下的江山卻出了這樣的叛徒,這完全吃了好果子好要反自己流血流汗兄弟們的人呀!

“該死!武林哥,我要是等下錯手殺了這個混蛋請你不要告訴大哥!”小弟終究忍不住了,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殺了這個人。有一個殺一個,一直殺到這些蛀蟲全部死了!

武林內心暗喜,臉上爲難。

“兄弟,你這樣……我不好做,你也知道,大哥說過不要把猥瑣弄死,並且是千叮囑,萬叮囑的。我們做小的就應該聽大哥的話不是,你……”

“武林哥,這件事要是被大哥知道我絕對不會拖累你的。我一個人做事一個人當,武林哥不用擔心。老子爛命一條,拼了!”

小弟已經是怒火中燒,看着昏迷,渾身血跡斑斑的猥瑣沒有半點同情,反而感覺自己下手太輕了。對付這種垃圾人就應該千刀萬剮,直到對方流血流乾死去!

武林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呀!

“兄弟,不可以!你這樣是拿自己性命開玩笑,不如我們等上一段時間,大哥肯定會弄死他的。”武林一臉關心。

“武林哥,謝謝你。”小弟已經下定決心,所以就是天打雷劈都阻止不了他解決這個叛徒!

說完,小弟向猥瑣走去,手中長鞭被他猛的一抽,拉直髮出嗡聲和啪聲。隨即長鞭伸長向着猥瑣已經垂下的腦袋套去,這次,他要勒死猥瑣!

武林看着,嘴帶笑意。

好,很好!就是要這樣,立馬解決掉,把猥瑣解決掉!

武林內心得意,跋扈囂張掩蓋自己的真實表情,而是有些擔憂看着眼前一幕,欲言又止。

“猥瑣,你是時候上路了!”小弟忍了許久,現在只想一圖爲快!殺了,好讓自己內心舒暢,痛痛快快!

說話的時候他手上的皮鞭也用力拉緊,一點點,直接把被打暈死過去的猥瑣勒的雙目大張,青筋直冒。

猥瑣失去呼吸,難受和死亡,痛苦和恐懼各種感覺齊聚在一起,同時他的眼睛看到了眼前的武林。他憤怒,他恨不得將武林挫骨揚灰。可是,他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同時他的眼睛也變的模糊。

一點點,一滴滴的記憶也如老式黑白電影一般播放着。

死了,要死了……

“喂,勒脖子的。你這麼叼你父母知道嗎?”宋德華出現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開口說話的時候手中撿取小石頭對着小弟手上彈射過去。

石頭如子彈,咻一聲直接彈在小弟手上,如黃蜂扎的疼痛瞬間而來,使得小弟手一鬆,身子後退。

“你是誰!”小弟左手按住被擊中的右手,驚恐看着來人。

這裏是他們幫會的地方,這個人居然闖進來了?難不成是要找死?

“你勒的人已經跟我混了,你造嗎?”宋德華已經上前,在他身後兩個鬼魅也緊隨跟上,接着越過宋德華的身邊向猥瑣撲去。

只差一點,猥瑣就死了。這讓兩個忠心的小弟如何不緊張?要不是他們剛成爲鬼魅,連頭七都沒過的話他們肯定附身將這個差點勒死猥瑣的小弟弄死!並且弄的他一家雞犬不寧!

“猥瑣跟你混?”武林也很意外在這個時候居然有人營救猥瑣,按理說在這個峯尖口上沒人給自己找不愉快的吧?而且這個人貌似不是道上的呀!

“好呀!原來猥瑣背叛幫會就是因爲你!來的好,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了!”

現在武林纔不管這個人是誰,誰來誰死!剛好可以把猥瑣的的黑鍋讓這個人背上!

“來人呀!!”武林說完繼續吼道。

這裏是什麼地方?龍潭虎穴!這個人隻身前來簡直是找死!

宋德華聽到武林吼叫聲後卻是仰頭大笑起來。

“哈哈……”

宋德華的笑聲很大,蓋過了武林的聲音,使得武林呆滯,突然有些驚恐看着眼前的宋德華。

他敢那麼大聲笑,難道……外面的人都被他解決了?怎麼可能!!! “叫吧!我會告訴你今晚就只有我們幾個人?”宋德華既然敢進就自然已經計劃周全。所以任憑眼前的武林吼叫吧,吼叫只會讓他更加絕望。

“怎麼可能!”之前的小弟歇斯底里吼叫起來。這裏是他們的地盤,有着上百號兄弟在。這個人不是隻有一個人?難道全部人已經被他解決?這不可能!

“你很喜歡玩皮鞭嗎?”宋德華沒理會已經驚恐的兩個人,而是冷漠出聲。

“我不怕你,有種你來呀,來呀!!”小弟衝着宋德華吼,人也已經衝着宋德華撞上去。

只是小弟怎麼可能是宋德華的對手,但見宋德華一巴掌甩過去的時候小弟直接被煽飛,身子半空旋轉一圈落地,發出啊啊痛苦慘叫呻吟聲。

武林雙目瞪大,驚世駭俗。

“你、你……這事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武林怕了,身子哆嗦後退,靠牆移動,準備奪路逃跑。

“你不是叫武林嗎?怎麼會不關你的事?”在進來的時候猥瑣兩個小弟已經幫宋德華指認了武林,這個禍首。

武林臉色刷一下變的蒼白,身子踉蹌後退。接着,他的畏懼突然變成咬牙切齒,怒目看着宋德華張嘴咆哮道:“混蛋,你有種就來,我會讓你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哈哈!!你知道我有幾個大哥嗎?揍了我,你也沒在這個都市混下去了!!”

武林猖狂,右手直指着宋德華。

“自己找死!”宋德華又豈是好欺負的人,但見宋德華欺步上前,右手閃電一般動了捉住武林的右手冷意森森。

“你、你要幹嗎?!”武林這次發覺自己勢單力薄,恐懼再襲。背後冷汗如水滴落,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沒幹嗎。”宋德華淡然,抓住武林的手一動只聽咔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同時伴隨着的還有武林痛不欲生的慘叫聲。

“啊……我的手!我的手呀……”

房間裏只有武林的慘叫聲,宋德華折斷他的右手後返身右腳踹中他的腹部將他“送”出三米外,原本的慘叫聲咽然而止,使得四周恢復安靜。

“這傷足夠你躺半個月醫院了。”宋德華沒有殺人的習慣,他也沒有權利殺人。所以宋德華丟下這一句話後離開算是給這個武林足夠的教訓。

當然,猥瑣的仇肯定要他自己去報才行,宋德華現在只是收取一點利息。

“去死吧!”

“王八蛋,混蛋,連我猥瑣哥也敢惹。臭王八,你還敢讓人殺我,我讓你死無葬身!”

……

就在武林昏死在地的時候猥瑣兩個死去的小弟來到武林面前對他拳打腳踢。可惜他們的攻擊即便很凌厲,但對武林沒有起到點作用。除非過了頭七,等他們正式成爲鬼界一員後倒是能纏上武林讓他壽命縮短,身體健康受影響變的病痛多,還能讓他一輩子倒黴……

頭七纔是新死的鬼魅入職時間,七天之前只不過和孤魂野鬼相差無幾。

“沒用的,你們還是趕緊到你們屍體附近別走開的好。鬼差來了找不到你們就沒戶口,以後可就要成爲孤魂野鬼了。”

看着那兩個拳打腳踢的小弟,宋德華苦笑。

“大哥,你說什麼?鬼差還要來登記戶口的呀?”兩個小弟剛做鬼,又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情。

“鬼界和陽間差不多,剛死的人就是新來的鬼,所以鬼差會在二十四小時左右找到你的屍體,接着登記。如果沒戶口……”

“我去,尼瑪坑爹,老子不要做孤魂野鬼呀!”

“等等我!”

沒等宋德華說話,這兩個小弟嗷叫着衝了出去,成爲陰風,消失。

宋德華看到這裏只能搖頭,因爲這兩個傢伙也太“可愛”了點。

搖頭後宋德華沉臉擡頭,看着已經被鞭打的不成人形的猥瑣,皺眉。

“下手狠呀……”這種鞭打絕對是暴君一般的手法。看到這裏,宋德華向猥瑣走去……

玉魂殿今晚有燈,只是沒有鬼魅排隊。不是因爲道士青年還在,而是宋德華今晚不治鬼,治人。

猥瑣的傷只能用四個字形容,慘不忍睹。

還在,宋德華好歹也算是個醫生。在確定猥瑣魂魄沒受傷後他只負責治療外傷就行了。雖然宋德華治療人的手法不利索,但總算還是能把該上的藥都上掉,把該包紮的都包紮好了。

“呼……”

閉目躺在椅子上,宋德華長舒一口氣。

總算是完了,宋德華當然要好好舒一口氣。

擡頭看天花板,又看看掛鐘。快天亮了,宋德華忙碌的一天又要結束,所以他只有那麼一兩個小時休息,因爲天亮之後他還要趕到陶媛家去。

爲了今天能讓陶媛順利睡眠,宋德華叮囑陶媛晚上別睡覺。所以今天按道理會比昨天要順很多,起碼不需要和陶媛費口舌,直接可以看着她睡眠,這樣宋德華也可以更快進入狀態。

又看了眼包成糉子一般的猥瑣,宋德華閉眼休息。

武林是被痛醒的,那種沉睡都能感受到的疼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受不了,此時全身無力在地上掙扎着。他前進速度很慢,同時因爲疼痛身子微微顫抖。

若是仔細看就能看到此時武林嘴巴喃喃在說着什麼,同是雙目堅定,透射野狼一般的幽光之眼。兇殘、歹毒、陰森森……

時間輾轉就過去了,當一縷陽光照射在宋德華臉上、雙眼上面的時候,宋德華醒了。

用手遮擋片片驕陽,宋德華起身伸腰。

起牀後伸懶腰是幸福的,那種感覺就如疲憊到極點的人猛然得到釋放一般讓整個人充滿力量,釋放出力量從而身心都達到另一種舒服舒適的狀態。

“外人只羨神仙自逍遙,神仙卻妒凡人伸懶腰。”

據說神仙的身體堅如磐石,所以並沒有人伸展的時候感受到血脈通暢的舒服感,所以凡人能做到的事情,仙人也有不如的。

轉身看了眼猥瑣,見他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宋德華打算先離開。到了陶媛家後可以讓謝文雙過來幫忙照顧猥瑣。這是宋德華唯一能想到的兩全其美辦法。

誰讓宋德華是魂師,認識的鬼比人多。所以現在關鍵時刻卻是體驗到身邊沒朋友的可悲。

可是宋德華也沒辦法,只能說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圈子。何況他認識0鬼魅多也不是沒好處的。他能的,別人就不一定能了。

來到陶媛家的時候陶媛頂着兩個黑眼圈看着宋德華,可憐巴巴的樣子。這讓宋德華萬分驚奇並且心道這女人不化妝夜晚出去的話準能嚇死人。

“我要睡……睡覺了……”陶媛見到宋德華後扯着他的衣服就向房間走去。走路的時候虛浮無力,眩暈一般。

“她怎麼了?”陶媛倒下去直接睡着,姿勢如小狗,手腳打開,姿勢古怪。所以宋德華只好詢問謝文雙,只有他纔是唯一知道內情的人了。

“小姐昨晚爲了不讓自己睡覺簡直髮瘋了……”

謝文雙說話的時候苦着臉。昨晚陶媛爲了不讓自己睡過去先是看電視,接着做運動,然後唱k,跳舞……

反正都是一些劇烈的事情或動作,也因爲這樣昨晚她不單是累,而且還是超級累的那種。身心一起,由不得不累。

“那麼瘋狂?”宋德華聽完後驚歎,隨即又看向躺在牀上如小狗的陶媛。

去掉前進小姐的脾氣,這個女人還是挺不錯的。

謝文雙點頭,表示自己也很驚訝。但是點頭的同時他也微微一笑,似乎是在笑見識另一面陶媛後他更喜歡那個。

宋德華看到眼裏也已經想到了這一點,隨即笑了。他何嘗又不是?

所以說人都有好的一面壞的一面,見到好的一面時會喜歡,看到壞的一面會討厭。但事實上就是同一個人,也沒什麼喜歡討厭好說的。

如今宋德華想起第一次見識到陶媛千金小姐脾氣的時候心中對這個女人的不理睬是那麼的可笑。終究陶媛還是有能令人欣賞的一面。

“文雙,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的……”因爲猥瑣的原因,所以宋德華得託付給謝文雙。

“這個……”謝文雙聽完宋德華的話後顯得爲難起來。他的職責是照顧陶媛,現在離開又是怎麼一回事?

再說,房間裏就只有宋德華和陶媛兩個人?要真的是出點什麼小差錯,那麼他謝文雙第一個該死。

“別這個那個了,你不幫忙照顧就只好我自己去照顧,那麼你們小姐的病就由你們自己處理了。我可以肯定告訴你,我出一次手不代表兩次。”

宋德華不是威脅謝文雙,他說的都是實在話。人敬我三寸,我他人三丈。爲人做事就該這樣,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宋德華不說,謝文雙也知道事情的後果。可是他真的不能走開,因爲他的指責是陶媛父親親自下的。現在走開,那可是得罪大上皇的節奏。

“去吧,再不去我走了。”

“去,我去!”

最後謝文雙妥協,從宋德華手上接過鑰匙才一步三回頭離開。

“還看?放心,不碰你們家小姐。”宋德華知道謝文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所以宋德華開口保證。這樣謝文雙可以安心上路了。

“麻煩你了。”謝文雙開門離開,房子就只剩宋德華和睡過去的陶媛。

端詳看着熟睡的陶媛,宋德華看的很仔細。原本他是想睡覺的,但是走近了他才發現其實看女人睡覺挺好的。尤其是看到她安安靜靜惹人喜歡的樣子。

男人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宋德華覺得應該各有口味。有的喜歡野性十足,有的喜歡調皮搗蛋,也有人喜歡文靜乖巧。

宋德華現在也在問自己,如果將來他有個女朋友,會喜歡什麼類型的。

這種想法來的很莫名,就這樣出現在宋德華的腦海並且已經開始讓宋德華選擇。而宋德華則是盯着陶媛安安靜靜的樣子沉思。

“我會喜歡乖乖巧巧的……”宋德華想了數分鐘後道。

女人乖巧好,在你忙的時候她不會無理取鬧,因爲她知道你在忙,知道你在爲彼此的未來奮鬥。

同時乖巧的女人比較體諒人,不管是自己還是自己身邊的朋友什麼的。男人愛面子,女人要是能做到給足面子的功夫,那麼無疑是讓男人臉上倍有光。

調皮搗蛋雖然好,可是心智肯定不夠成熟,這種女人比較任性。同時太調皮搗蛋的女人藏心事比較深,有人的時候調皮活潑,沒人的時候落寂,孤獨寂寞惹人憐。

至於野性十足的,宋德華怕自己駕駛不了這種女人,畢竟野性十足,瘋狂起來比男人還男人。

至於成熟型、感性類等等,宋德華也沒多想,只挑自己最有感覺和認爲好的就是了。

“女人,爲什麼男人一定要有女人?女人身邊一定會有男人?”宋德華看着陶媛喃喃道。

事實上宋德華自己也不知道,甚至他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些可笑。這種事情能說的嗎?

搖頭,宋德華側身躺在陶媛旁邊小牀上沉睡。昨晚他也是一夜沒閤眼,除了早上那麼一個多小時外,幾乎是忙活在現在。

所以宋德華很快就沉睡過去,再次張開眼的時候居然是昨天宋德華和秦殤霜在一起的地方。昨天他就是在這裏準備教秦殤霜劍術,結果陶媛一醒,他這個藉着陶媛魂魄進來的“夢中人”也就消失了。

“是老地方,看來以後都是這樣。”宋德華下結論道。

說完宋德華環顧四周,向老村長的住處走去。

秦殤霜從小就沒有父母,所以她由老村長收養着。所以要找這個小傢伙不是到村長家就是到林子裏。這是一個身負血債的女孩,比別的孩子失去了很多本該有的樂趣。所以,宋德華對她很喜歡。

“騙子!你這個大騙子!”就在宋德華從林子裏向村子方向走去的時候萬萬讓宋德華沒想到的是在他走了不到三十米的樹上突然從上面跳下來一個身影,在宋德華準備出手將其放倒的時候又猛然住手,因爲這個人正是秦殤霜! 聽到秦殤霜喊自己騙子,宋德華就知道昨天的事情一定讓她很失望和傷心了。

“誰、誰是騙子了?我那個時候是有事所以遁走了,你懂什麼。”宋德華解釋。雖然有些牽強,但是秦殤霜是小孩子,應該不會懂太多問太多吧?

可是宋德華錯了,當他解釋完的時候秦殤霜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看的宋德華整個人不自在起來。

“你當我三歲小孩嗎?”秦殤霜語出驚人。

“額……”宋德華臉色微變,終於知道這個世界早已經改變,現在的小孩子比鬼都要精……

還在宋德華這次來是有備而來,所以宋德華將昨天蒐集到的一些資料整理爲自己的武功祕籍一一分享給秦殤霜聽。這個傢伙癡迷武學,聽的如癡如醉倒也就把之前的騙子事件忘掉了。

十界村多了個新成員,並且這個成員和村子裏的秦殤霜都是武功狂人,試圖成爲武林衆人的未來之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