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黑衣人為什麼會死,明明昨天晚上陸叔叔將他制服住的。

2020 年 10 月 22 日

官寧錚小小的腦袋略微一轉,立刻感覺自己掌握一個可怕真相!

「從胎教考慮看,我認為我們還是少看這種新聞比較好點。」

身後傳來陸司寒聲音,官寧錚嚇到直接彈起來,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

「陸叔叔,今天寧錚全部都是聽從您的吩咐,全程監督南初姐姐吃飯,全程監督南初姐姐散步。」

官寧錚恭敬的說,看起來很不得再去敬禮。

「做的非常不錯。」

「謝謝陸叔叔誇獎,你們好好溝通感情,小的先上樓休息。」

官寧錚說完跑的比兔子還快。

「這麼感覺這個孩子好像怕我?」

「估計看到新聞上面的人,這位就是昨天被抓的吧?」

「只是為什麼會死,為什麼死後還會上新聞?」

「司寒,是不是又有人陷害你,會不會你有麻煩?」

姜南初握住陸司寒的手掌,觸摸到層層紗布,擔心的詢問。

「沒有想到,你是這種反應。」

「正常情況,不是應該像官寧錚那樣嗎?」

「懷疑人是我殺的,立刻露出害怕的目光,然後躲得越遠越好。」

陸司寒笑著打趣道。

誰知姜南初臉色立刻拉下來。

陸司寒完全沒有想到這句話會惹嬌妻生氣,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

「難道認為我是那樣的人?能夠和你一起享福,但是不能一起共苦嗎?」

「哪怕人是你殺的,哪怕會有麻煩,我們都要一起面對!」

「好好好,是我亂說話。」

「不過從嚴格意義來說,人不是我殺的,安排他上新聞,卻是我做的。」

姜南初聞言,不解的看向陸司寒。

「為什麼?人明明是被你抓起來的,而且上新聞,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乖,坐下來,聽我慢慢說。」

陸司寒將南初摟在懷中,狠狠的親上一口。

懷孕過後,姜南初身上似乎就有一股奶香味,格外純凈。

每每聞到這股味道,陸司寒都會感覺心靈被洗滌。

「不要胡鬧,快點說!」

「好好好,第一,對方派出一名死士,擔心我們用刑,所以牙中藏有毒藥,經不住嚴刑拷打,死士索性吞下毒藥自殺,與我無關。」

「第二,之所以想要通知警方,是因為有個更好的計劃。」

剩下的話,陸司寒在姜南初耳邊,輕聲開口訴說。

這套計劃目前還是絕密,只要他與沈承知道,姜南初就是第三個人。

姜南初聽完整個計劃,心中想著,怪不得寧錚怕他,誰要犯在他的手中,絕對沒有好下場。

「怎麼,該不會是害怕,覺得我的心眼壞吧?」

見到姜南初沉思,陸司寒有些緊張。

「不會,只會覺得充滿安全感,有你在,什麼事情都可以處理很好。」

說完,姜南初看向陸司寒的手掌,都是血肉之軀,昨晚說是一點不痛,但是怎麼可能沒有感覺。

「今天我讓祝林媽媽燉豬腳湯,你必須喝,這樣傷口好的快。」

「知道,我的管家婆。」

琉璃別院客廳內,一片和諧。

議長內,今天只有胡芹一人。

戰錚樺昨夜前往F國,交流兩國發展事宜,至於戰材昱昨天開始同樣前往醫院,尋找一位可靠的心理醫生正在接受治療。

胡芹看著電視上面不斷循環播放的錦都街頭死屍,心中激動不已。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名死士,突然出現街頭,但是昨天明明說過安排他去盜取醫院監控,現在他一死,殺人兇手的帽正好可以扣在陸司寒身上。

來不及與戰材昱細細商量,胡芹直接拿出一張匿名電話卡,撥打錦都警局電話。

「你好,今天出現街頭那具死屍,我呢稍微懂點內幕,人是陸司寒殺的,請你們立刻出動警力調查。」

胡芹掐尖嗓音,說完這番話,立刻掛斷電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等到戰材昱回來,說不定就能傳出陸司寒被逮捕,成為殺人犯的消息,到時候材昱一定非常高興。 舒暢一聽到卡牌升級成功的提示音,心神就立刻沉入了識海。只見那張藍色的技能卡牌已經變成了綠色,顯得非常高大上。

吞噬卡牌除了變色之外,簡介也多了很長一截。

二級技能卡牌,吞噬(綠卡)

——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此技源於鯤,能吞噬萬物,化爲自己的力量和養分。可不固定吞噬對象的強弱,只要幽能足夠,漫天神佛也可吞之。(備註:幽能10點以下靈魄,無法制作惡靈卡牌。)

舒暢心裏一喜,吞噬卡牌升級後,竟然取消了吞噬對象強弱的限制,而是視自己的幽能上限值的數量有多少,來對應吞噬鬼怪的成功與否。 重生之幸福寶典 想到這裏,原本興奮的他,猛地又心裏一冷。

奶奶的,不對啊,他這弱渣幽能值上限只有70點,剛剛還連續觸發過兩張惡靈卡牌,現在也僅剩下五十多點不到了。那附身妹妹身上的厲鬼,花費五十點幽能,真的能吞掉嗎?他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糟了,那該怎麼辦?

舒暢沒敢怠慢,一邊想辦法一邊往外奔逃。很快剛剛被打蒙的厲鬼又追了上來。厲鬼深深感覺舒暢身上縈繞着一股它都看不破的神祕,不止自己兩個咒法被他連續看破,這小傢伙還陰魂不散,總是有逮到翻盤的機會。

無論他是不是某個大佬轉世,都留他不得。現在不是他死,就是自己亡。

產房內,護士小姐姐張甜也嚇傻了,她當了6年護士,恐怕這輩子見到過的驚駭事,都沒有這幾分鐘內多。

“好痛!”苗問薇臉色痛的煞白,她艱難的一把拽住張甜的手腕:“護士,幫我殺了他們。絕對不能讓這兩個孽種生出來。”

“你,你在說什麼傻話。”護士張甜渾身都在抖,她看着苗問薇的肚皮突然凹下去,之後皮肉開始古怪的凸了起來。這可怕的場景,實在是匪夷所思。

張甜連忙拿起呼叫鈴,語氣哆嗦:“舒醫生,你快來。我這裏有一個產婦,她肚子裏的兩個寶寶拼命在往外爬。太,太恐怖了!”

“醫生,快來,快一點來。產婦就要堅持不住了!”

幾個有經驗的老護士和醫生很快就趕到了病房,而將戰鬥到了白熱化的舒暢和厲鬼,也到了拼命最激烈的時候。

舒暢和他背後的厲鬼一追一趕,雖然對舒暢來說距離出生的那個瞬間並不遙遠,但是每一釐米都要用盡他渾身的力氣。厲鬼也不敢再使用咒法,它想要抓住舒暢的腿,哪怕這小子只是被它捱到,它也有辦法令舒暢神魂破碎,讓他氣絕於出生的盡頭。

兩個人,費勁了洪荒之力。舒暢頭暈目眩。而對厲鬼來說,這條路也艱難無比。厲鬼感到越是臨近出生,舒文瑤的靈魂越在拼死掙扎。

天道強大,但是卻被生產時的那一絲人類初開的道法自然所遮障。厲鬼要的就是這一層遮障,一旦它出生,魂魄就能和肉體徹底結合,就能徹底的佔據這具百萬挑一的驚人肉體。

苗問薇已經被醫生推進了產房,產房內的幾個產科醫生甚至護士,臉上都浮現出一絲茫然和恐懼。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怪的事情。明明產婦還沒有完全到預產期,卻怪事連連。

牀邊的所有醫護人員都感覺自己的醫療常識受到了挑戰。

這特麼叫做什麼事?鬧鬼了?可超聲波顯示,產婦肚子裏這兩個娃,明明都是健康正常的嬰兒啊。

“要不,做個剖腹產?”一個醫生用上了疑問句。

“剖腹產個屁,兩個胎兒都快生出來了。”主治醫生搖搖頭。

“但是這樣下去,產婦有可能大出血死掉。”助理醫生驚疑不定。

主治醫生搖了搖腦袋:“先給產婦做局部麻醉,先讓兩個胎兒順利生出來。小王,一會兒看到第一個胎兒的腦袋,就給我鼓足勁抓住他往外拉,給後邊的嬰兒讓路。”

醫生護士在產牀前眼睛一眨不眨的嚴陣以待。舒暢這邊,也確實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刺眼的世界,就在前方。突然,一雙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腿,硬生生將他往前的力量給拽停了。

就差一釐米不到,舒暢的頭頂,幾乎已經暴露在了空氣中。

“舒家血脈,我決不允許你出生。能活着出去的,只有我青雲道人。”厲鬼用撕心裂肺的可怕語氣尖利的吼叫着。摸到了,它摸到了舒暢的腿。只需要再用上一個咒法,就能將他給殺掉。

舒暢心裏冷哼,他也絕不會允許厲鬼佔據妹妹的身體活着出世。還有一個辦法,想要吞噬掉這隻厲鬼,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早在他自己還是怨蠱態,完成第一個新手任務的時候,系統曾經獎勵過他一張極其雞肋的一次性消耗卡牌轉化卡。這張卡片能夠消耗可重生次數,轉化爲自身的幽能。眼看着厲鬼就要對自己下毒手,舒暢再也沒有猶豫。

他在識海中一把捏碎轉化卡,冰冷的系統聲闖進腦中:‘成功激活轉化卡,請選擇您將要轉化爲幽能的可重生次數?’

舒暢皺了皺眉頭。既然是能令時間重置的可重生次數,每一點恐怕都蘊含着他完全無法想象的幽能。浪費一點夠不夠?不,如果不夠呢?那兩點?三點?

他一咬牙,還是覺得不保險,決定奢侈一次。

“轉化五點。”轉化卡瞬間化爲白光,飛入他靈魂中。不光如此,隨着可重生次數降低成了45次,他體內的幽能值開始瘋狂的增長。

70點滿值,超過了。

200點。

越過了2000點。

增加了1萬點。

5點可重生次數,足足讓他增加了五萬點幽能值。他感覺身體都快要撐爆了,每一個細胞都在發出崩潰的疼痛。舒暢不敢浪費時間,他身體根本就撐不了太久,他立刻觸發了升級後的技能卡牌:

“吞噬!”

豁然,以第五人民醫院爲中心點擴散,沒多久整個C城,都因爲那恐怖強大驚人的道法氣息,而瑟瑟發抖。

所有盤踞在C城的勢力以及厲鬼妖魔,全都驚呆了! 第678章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立刻精準定位電話地址,馬上發送到沈承特助手機。」

「快點快點!」

「局長,根據定位顯示,就在議長府內。」

「什麼!?」

「發吧,該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

局長發布最後命令,答應為陸司寒調查定位,已經意味站在他的那邊。

琉璃別院內,一中午陸司寒都在陪在姜南初看電視,聽音樂。

當包著紗布的手摸到肚子時,寶寶突然打出一拳,陸司寒驚訝的半句話說不出來。

「他他他,是不是不喜歡我,所以想要打我?」

「不是吧,我看寶寶這是心疼爸爸的手受傷,對不對?」

寶寶自然不能回應,但是陸司寒覺得妻子說的有道理。

溫馨時光僅僅持續到傍晚,這時他們正要吃飯,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看到這是沈承電話,陸司寒立刻接通。

「嗯嗯,好的,我知道。」

「現在立刻過去。」

掛斷電話,姜南初正在不解的看向他。

「恐怕不能陪你一起吃飯,臨時有事,需要過去一趟議長府。」

如果其他地方,姜南初肯定想要跟著一起過去,但是對於議長府充滿深深厭惡,連看都不想看到一眼。

「去吧,但是早點回來,如果沒有你的晚安,寶寶容易睡不著覺。」

權少的閃婚新娘 「咦咦咦,真是肉麻死我啦!」

官寧錚雙手抱胸,打了個冷顫。

議長府內,胡芹獨自吃飯,一邊喝著一碗蘑菇濃湯,一邊看著新聞。

按照正常情況來看,現在時間過去半天,陸司寒應該已經被警方控制起來開始調查才對,可是為什麼電視上面沒有半點關於他的新聞?

正想著,門外傳來一道汽車引擎聲。

難道材昱少爺現在已經回來了嗎?

胡芹幾乎立刻興高采烈的跑出去迎接,但是讓她失望,看到汽車牌照那刻,胡芹感覺後背冷汗已經冒出來。

陸司寒長腿邁出車門,居高臨下打量著胡芹,發現對於她的了解完全不夠深。

之前張叔在沙發放紅花的事情,就是出自胡芹手筆。

那時陸司寒以為胡芹只是想要利用姜南初討好戰錚樺,但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

胡芹如果真的只是在意父親,現在父親明明已經決定放過南初,為什麼她還要動手?

「陸先生,您來做什麼,今天議長閣下,材昱少爺通通不在。」胡芹努力平復心情,盡量溫和的開口。

「沒關係,不是過來找他們的,而是看看你,胡芹小姐。」

「胡芹小姐曾經D國留學,近段時間剛剛回到錦都,我們之前似乎根本不認識。」

「所以完全想不通,究竟陸某哪裡得罪到你,讓你幾乎不擇手段,一定非要傷害我的妻兒!」

陸司寒幽幽開口,語氣之中充滿危險。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到現在還在裝什麼無辜,你以為街頭那具死屍是意外嗎?」

「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幕後黑手看到那具死屍,一定能夠一眼認出,然後立刻報警來反咬我一口。」

「所以我一直都在等待,只是沒有想到警方調查到的具體方位,居然是在議長府。」

胡芹緊張的吞咽一口唾沫。

所以儘管數次逃脫,但是最終仍舊被陸司寒揪出來。

胡芹此刻有些後悔,如果當初不要自作主張,如果當初將這件事與戰材昱商量,說不定根本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什麼方位,什麼信息,這些能夠證明是我嗎?只是猜測而已!」

「猜測就夠,我的做事原則從來都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說話間,陸司寒一步一步來到胡芹面前。

議長閣下不在,反而好,省去不少麻煩,根本沒人能夠拯救她的性命!

哪怕冒著等戰錚樺回來會被教訓,陸司寒今天也要除掉胡芹,因為胡芹的存在徹徹底底威脅到南初的安全。

骨節分明的手已經掐住胡芹纖細脖頸,微微用力。

「不要,不要,你們全部都在愣著做什麼,救我,救救我!」

胡芹這句話是對所有女傭說的,但是她們聽命陳管家,懼怕陸司寒,此刻根本無人敢動。

胡芹感覺完全不能吸收空氣,整個人都快窒息,臉色逐漸變的紫紅。

「大哥,求您饒她一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